紫玲忆

【全职高手all叶主周叶】荣耀相声联盟027

027

年末的时候,各大班子都开始忙碌封箱表演,发生了一件不大不小的事,周泽楷的相声通过了春晚的终选。

其实也不是太让人惊讶,今年是摆着接地气的名头办得春晚,语言类节目的橄榄枝也抛向了民间,轮回是近几年来的热门,加上周泽楷上佳的个人形象,被选中也是意料之中,何况邀请函是半年前就送到轮回了。

刚接到邀请的时候,周泽楷其实有点犹豫。他们这些小剧场出身的,若不是心急出名的,其实从心理上对春晚这一类大型晚会是有一些抵制的。何况春晚相声从本质上来说已经可以算是另一个品种了,服装,道具,内容,方式基本上都换了样子,更别说近年出来的所谓相声剧了,其实不过是换个名字的小品。相声虽说是在民间逐渐兴旺起来,但在电视语言类节目里却是愈发式微了。

另一方面,时间安排上节目内容要大幅度缩减,以前常用的那些铺垫很长的包袱都得删去,为了符合电视播出的要求,平时剧场里的小玩笑也不能乱开。改了舞蹈动作也就罢了,还要再带上镣铐,说不难是假的。

也不能说完全没有些私心的,叶修还在嘉世那会儿,前几年的封箱,那轰轰烈烈的百人大合唱“我要下春晚”历历在目,虽说叶修笑着解释那是“下基层的春晚”,但个中意思,明眼人都看得出来。虽然只有一点,但周泽楷难免有些顾忌对方的意思。

自己难以判断,便只好问问搭档,江波涛倒是一副你决定的样子,周泽楷只能道:“我们是搭档。”

江波涛知道他的意思是,我们两个是搭档所以这事儿你也得出个主意,然后他乐呵呵地回应:“那你是班主啊,听你的。”皮球咕噜咕噜就给踢回来了。

“不过如果真的在意,与其一直猜测,不如问问前辈本人的意见。”

周泽楷看了看自己的搭档,慢慢勾起个笑容:“谢谢。”

“哪里,不客气。”

电话打过去,那首移动公司附送的彩铃第一句还没唱完,那个熟悉的声音就带着笑意传过来。

“怎么,小周?”

“春晚。”

“去啊,有机会怎么不去?”

“可是,前辈不是……”

“正好让你教教他们什么才是好相声,我说春晚相声差,又不是不让人上春晚。”叶修觉得有些好笑,他知道周泽楷要做这决定有些困难,可却没想到对方的考量你还有自己这一层意思。他早些年也狂些,当年那一出半是嘲讽,半是好玩,现在想起来,没后悔,倒也没觉得多好看。不过因为自己这些举动而苦恼的小周,还真是挺好玩的。

“时间太短。”

“小周你不是觉得改段子难,也不是怕说不好,我知道你虽然寡言,但自信是最不缺的。”叶修在电话那头摇摇头,他知道对方看不见,笑容有点无奈和宠溺,“你只是觉得这样不再是你熟悉的相声。”

“是。”那头答应了一声,然后又是沉默。

叶修换了只手握住手机,继续说道:“我过去也这么觉得,前几年也抵触这些,才搞了个下基层的春晚。”他回想着,自己也觉得有些好笑,“不过呢,到底还是得跟着时代来的,再旧再好的东西,总是在原地搁着,也是会烂的,总归是要拿出来给别人看的。”

周泽楷不说话只安静听着,叶修知道对方也在想,笑了笑说:“迈第一步总是难得,但也不能总是不试,不过我想,小周你的话,应该可以走得很好了。”

“那前辈你呢?”

“我嘛,有人要试着往前走,但也要有人回头把旧东西拾一拾的。”叶修微微颔首,“毕竟好东西实在太多了,丢了一些也是难免的。所以小周要不要试试看,你向前走,而我把遗落的好东西捡起来。”

“我会好好准备的。”周泽楷抿了抿嘴唇,握着手机的手紧了紧,“前辈也请加油。”

“那自然,舞台上,怎么可能有纰漏。”他挂了电话,看着手边摞起的稿子录音带,揉了揉眉心,继续开始整理。

叶修手里的一件大事是单口相声《张双喜捉妖》的整理工作,这件事他在嘉世的时候就像做了,后来因为演出繁忙就搁置下了,当初只是暂缓了计划,没想到中间各种曲折,直到如今兴欣稳定下来,他才能安心做这一件事,这也就是他和周泽楷说的把旧东西捡起来。

《张双喜捉妖》这一出单口逗乐的成分不大,更偏向于评书,故事长又曲折,着实是个精品。但相声这门艺术很多老段子都是口口相传,少有成文的,这一部也是这样。失传太久,叶修费了好大的周章才找到了一位还能完整说出这故事的老先生,也是不上台很久了,叶修估摸,这八成是中国最后一个会讲这单口的相声演员了。

兴欣演出安排多,他本也没有多少空闲,只能每周末固定去一次。老先生年纪大了,有些东西记得模糊,叶修耐着性子引导,忙了大约小半年,才是把整部给完全复述下来,也录好了音。但这工作才算完成了个初步,尽管录音已经完成,但中间很多内容还是零散混乱的,逻辑上的漏洞也不是没有,要想达到正式表演的程度,还有许多地方要补充完善,整理稿子遇到含糊不清的地方,再次确认也是常事。

B市冬天倒不是冷知识风大得很,叶修从地铁里下来,一阵风刮得他一个哆嗦不得不裹紧了身上的大衣。穿过大路又转进一条小巷子,才找到胡同最深处那座小院子。推了门,院子一角阳光正好,老爷子窝在那张旧藤椅上晒太阳,身边小桌上收音机里咿咿呀呀唱着戏,见有人来了也不起身,只抬了抬眼皮,见是叶修又半阖上眼皮,有点埋怨有点开心道:“怎么又是你,臭小子。”

叶修只是笑,“不是还得麻烦您老人家吗?”

“上回不是给你折腾清楚了,年纪轻轻怎么就是不记事呢?”嘴上这么说,却没有一点生气的意思,手一伸把收音机也给关了。

这年头B市到处城市改造,这小院子也不知道怎么活下来的,夹在高楼大厦中间,院子里阳光也给挡得差不多了,就留下这么一小块地方,正好够摆个藤椅做个人,也不能多了。叶修这一头说着话,整个人都站在背阴处,搓着手,脸颊被大风吹得通红。

“得得得,看你冻得这熊样,先进来说吧。”

叶修便笑,看着老人家起了身整了整衣服掀起门帘进了里屋,这才也超起手跟着进去。

一整理起来也没有时间观念了,叶修是早上八九点到的,两个人连核对加增删,等工作差不多完成,一看钟已经过了一点了。做饭也是吃了,叶修尴尬地笑笑:“要不老爷子我们将就一下,我给你泡个面。”

老先生一听就不干了,“不知道老人家三餐要规律吗?”

“你看都这个点了,你放心,我泡面手艺一流,童叟无欺,老少咸宜。”

“……”

“记得多加个蛋。”

“好嘞。”

叶修搅着锅里那点面条和菜叶子的时候,周泽楷的电话来了。

“怎么有时间打电话,节目审完了?”叶修把火关小,盖上盖子。

“嗯。”

“怎么了,一副提不起精神的样子,不顺利?”

“没有。”周泽楷顿了顿,然后又说,“有一点。”

尽管叶修那番话在前头,他心里也确实有底了不少,但到了实际操作起来还是遇到许多问题。春晚那套制度,节目改来改去,周泽楷自己都快不认识了。他入行来虽说不是一帆风顺,但毕竟也未经历过这样的,心情低落有所起伏也是正常。

这些叶修心里清楚,对方的苦恼自然也想得到,但一时也没什么好安慰的,也确实不需要安慰的,周泽楷心里有郁结自然可以同他说,他会听也理解,但如果这只是为了寻求安慰和帮助,却就太弱了,也自然不是他所认识的周泽楷,那个让他喜欢的周泽楷,无论台上还是台下。

但这次又有点不一样,毕竟对上春晚,两个人都算是新手,周泽楷不知如何应对,叶修虽说调侃不少却也是从没参与过的,他歪了歪头,眼光正瞥见,外头老爷子架上老花镜,对着太阳看稿子。叶修掀了锅盖,又加了一份面,然后依旧不急不慢道:“小周你过来找我吧,我过会儿把地址发给你。”

TBC

评论(3)
热度(32)

杂食又洁癖,主业追星,不定期掉落产出

© 紫玲忆 | Powered by LOFTER