紫玲忆

【全职高手all叶主周叶】荣耀相声联盟026

026

最初确实是不好过的,老朋友的班子有心和兴欣岔开场次,但最终大多还是放弃了这个主意,毕竟仔细一想,对叶修这个水平的,这样的帮助和好心无异于侮辱了。但最惨还是和轮回撞场那一次,兴欣的剧场里空空荡荡没几个观众,可纵然这样,叶修带着人从头到尾认认真真演,下了台依旧是嗓子冒烟的节奏,灌下一大口茶,情绪被从喉咙冲下去,在心口积成踏踏实实的一块。

周泽楷大体也能想到兴欣那头的样子,演出结束,看着尚未散去,把出口挤得满满当当的观众,心里有些不是滋味。

杜明见他眉头微皱,便道:“班主你若是不放心叶修前辈那边,今日的节目单倒不如不写上自己。”

周泽楷摇摇头,露出个不赞同的表情,说道:“这样,前辈会生气的。”

杜明闭上嘴不说话,周泽楷虽然知道他若私下里做这些小手脚,绝对会让叶修不高兴,但一想两边差异,心里头还是有些不舒服,想了想演出一结束,衣服还来不及换,就忙着给叶修打电话。

叶修演出似乎要结束的早一些,电话那头吐息平缓,不像是周泽楷刚下了台,话语间还带点喘息。

“前辈,表演怎么样?”话出口,周泽楷就后悔了,然后是一阵有尴尬的沉默,周泽楷抬手挠了挠鼻尖,之前他不知说什么的时候常会做这个动作,大多情况下,叶修会帮他接过话头。可隔着电话线,周泽楷不知对方是否感觉到,但这样的想法只是一瞬又立刻让他感到懊恼,两个人的相处,似乎总是依赖着前辈的解围,他咽了咽口水,才问:“包袱抖得都好?”

那头传来叶修的一声嗤笑,“哥的能力你还不放心。”

周泽楷眨眨眼睛,听着那头叶修继续轻轻巧巧道:“倒是你啊,小周你们轮回今天有没有超水平发挥啊。”

“啊?”

“没点超水平发挥,明天视频出来了,还不得被哥虐出翔。”叶修听着那头半天没响声,大概能想象出后辈那副常有的样子了,一时反应不过来的,有些困扰的眨眨眼睛,不服帖的那根头发翘着因为歪头的动作而抖动,便更觉得有些好笑了。

“很顺利。”周泽楷轻声应道。

“那就好,哥这边也没什么问题,不对哥这边能有什么问题啊。”叶修咂咂嘴,“不过真是和以前不一样,不知道是不是老板娘风水选得好,总觉得这一路倒是顺风顺水。”

“不然见面聊。”

“也行,晚饭一块儿吃,你过来还是我去找你?”

“我去接你。”

两个人在一起,有个人总是主导话题另一个的行动力自然要强一些了。叶修端起手边放凉的那杯茶,电话那头已经是占线状态了,他看着屏幕上通话结束那几个字,不由低头笑了笑。

“卧槽,老叶你笑那么恶心是几个意思啊。”

“嫉妒的恶意满得都要溢出来了,别以为你是魔法师我就会怕你啊,老魏。”

“妈的,真当我不会搓火球啊。”

“啊哈。”

魏琛想祝他们有情人终成血亲,但细一回想似乎成了血亲也不会怎么样,一时间又有些说不出的哀婉了,然后追着罗辑打闹的包子把那本稿子呼的就招呼到了他脑门上,魏琛心头那一句卧槽恩爱狗就立刻变成了卧槽熊孩子。

一八八的熊孩子,人生还真是残酷如雪啊,魏老大。

不过叶修那句话倒是没说错,陈果像是自带了幸运BUFF,兴欣一路虽说磕磕绊绊,却是迅速发展起来。但人红是非多,兴欣刚起来,便有人看不过把三俗的帽子扣过来了,主流相声圈开会,主题要反三俗,那张邀请函递到兴欣门上,指名道姓要让叶修去。陈果气得牙痒痒,叶修打了个哈欠,“气什么,人家这邀请函又没送错。”他指指魏琛和方锐,手臂绕了个圈,又懒洋洋地指了指自己,然后挑了挑眉毛,“呵。”

陈果一时无语,她满腔的怒火,指着叶修嘲讽对方两句,结果叶修大大居然就这样不要脸的承认,简直像是一拳打在棉花上憋屈得很。叹了口气,想想在乎了反而不像叶修了,只能把邀请函轻轻搁在桌子上,问:“那你去吗?”

“啊,哥忙着呢,去那儿干吗?”叶修拿起邀请函,翻了翻,“老魏,拿去撕着玩去,这比报纸好。”

“滚,你才老年痴呆呢。”

“哦,那包子你拿去叠飞机吧。”

“好叻,老大。”包子答应一声,手臂一勾,就把那张烫金的邀请函给扯走了。

“我承认我就要去,那哥岂不是很没有面子。”叶修站起身,拍了拍手,“就那几句又不是没听过,我要高雅,他们高雅的都能绕地球三圈了。”

“那怎么办啊?”陈果虽然比叶修还不待见那帮人,但也觉得毕竟现在是个班子不再是个人了,就这么僵着也不太好。

“改明儿让老冯来写块匾呗。”

“老冯,是指冯宪君吗?”陈果睁大眼睛,冯宪君对外挂着相声联盟主席的名号,圈内圈外都有声望,也是老演员,若是有他承认,外面也确实没什么好说的。

“是啊。”

“不要准备点什么?”陈果有些慌张,对方也算大人物了,结果叶修说的轻轻巧巧,就像是请个老朋友来吃饭。

“哦,不用。”叶修摆摆手,“多备点药就好了。”

“啊?”

一周后,陈果切身体会了多备点药是什么意思,但那块联盟主席亲题的,写着兴欣两个大字的牌匾还是顺利的挂上了。叶修这一出不温不火,却是把脚在京城里立稳了。

“之前一直听传闻冯主席不太喜欢你,看来是谣言了。”

“不是,老冯确实不太喜欢我。”叶修笑笑,“野路子到底还是野路子,而且,我过去也没让他少吃药。”

“那他还……”陈果眨眨眼,显得有些困惑。

“喜不喜欢和帮不帮其实不是一回事。”叶修摊了摊手,“而且,哥这么厉害……”

陈果手里那沓纸卷了卷就要招呼到叶修脑袋上,顿了顿又放了下来,“你说话就不能这么气人?”讲完了又觉得自己说这话是多余的,“你还真是……”

他知道是针对自己,他接受却不听从,承认却不改正,不拒绝,不服从,不跟随却也不反身而行,叶修身上有一种圆润的棱角,看起来平和,却是尖锐的,陈果想,这大概就是所说的聪明的骄傲了。

冯宪君那天走的时候,叶修倚在门边上招呼:“老冯,要不吃过饭再走吧。”

“别了,你小子别给我再惹事就谢天谢地了。”

“那哪能啊,是吧。”叶修过去拍了拍对方的肩膀,“我您还不放心吗?”

冯宪君狐疑地看了叶修一脸,总觉得这小子还是笑得一肚坏水样。叶修叹了口气,朝方锐招了招手,“快来快来,快给主席看看你的真诚之眼。”

“去去去,没时间和你们几个贫,既然回来了就给我好好干,别扯这些有的没的。”

“好。”没有嘲讽,没有调笑,就一个安安静静的好字。陈果想她大概懂冯宪君为什么愿意帮叶修了。

叶修是个好演员,不打一点折扣的。

TBC

评论(3)
热度(40)

杂食又洁癖,主业追星,不定期掉落产出

© 紫玲忆 | Powered by LOFTER