紫玲忆

【全职高手all叶主周叶】荣耀相声联盟025

刷刷感情线,终于把开头那个一时爽的发糖圆回来了,真是长舒了一口气啊,诶嘿w,傻白甜傻白甜

025

叶修很聪明,从各种意义上都是。

王杰希和微草里头说过,叶修讲的是最老的段子,用的是最土的技巧,但讲的人是他,编排的是他,也就不一般了,不过是他有点不一般的聪明。

感情上莫不过是这样,当初在嘉世,刘皓那点小心思他看得清楚,正因为通透才觉得幼稚无聊得很,便也懒得搭理。

圈子里都嚷嚷着叶修心脏,恶意的善意的,半真半假,却是真的承认这个人总是早一步的,早一步看透你的意图,在你得意洋洋的时候,勾勾嘴角,然后轻轻巧巧把那热手的山芋又回抛来。叶修确实嘲讽,不过真担得起也就那几位大神,大多数的羞愤不过是因为那点自以为是的得意,被对方的不经意就踩了个粉碎。

在没遇到周泽楷之前,叶修就这样晃晃悠悠度过人生的四分之一,没什么情况能让他真的慌张,真的感到不知所措。人再少的场子他也照讲不误,恶意的起哄并非没有过,都不过是他以后一句轻描淡写地调侃。

不过,周泽楷这记直拳确实让他一下愣了神。那句话怎么说,再嘴贱的逗哏也战不过不按常理出牌的捧哏。

叶修没处理过这种问题,也没想过会遇到这种问题。台上什么都说,宝贝儿,亲爱的乱叫,电视台不让播的段子一个接一个往外蹦,但下了台,可以搓出火球的魔法师叶修大大,从某些方面讲,勉强也可以搭上纯情两个字。

我和我的左右手都是柏拉图式的精神恋爱。

不知如何处理,便放着吧,他最初给周泽楷的回复,虽说是出于真心,但也有些缓兵之计的意思。日子还长久,世上变数如此多,等到那时,谁知如何呢,对他,对相声,都是这样。

然而从那一句加油开始,他们的通讯断断续续,那些感情透过电流一点点传过来。叶修之前从没考虑过这些问题,但这并不代表他迟钝,后辈的心意他能清清楚楚地感受,那些小心翼翼的温柔,充斥话语的欣喜,像是在心脏甜腻地打了一针,隐蔽地不容拒绝地侵入每一根血管每一个细胞,终于把他整个人都浸在那杯温度刚好的蜂蜜水里。

最开始的时候,只是在晚上睡前翻一翻手机查看,回复常常也是延时的,之后只要闲下来便瞥一眼,一来一往也渐渐多了。再之后不再只是等候对方每日一次的问候,打招呼的方式想了很多,各种各样,正经的,调侃的,最后还是那一个称呼,里头有千言万语,唤出来的时候有些包容的宠溺,带点无可奈何的好笑,眉眼都不由自主弯起来。

想起那个人的时候,整颗心都是暖的,但有些时候又觉得溢满到酸涩,即使是叶修,也是在很久以后才明白,这种心情是该称之为喜欢的,甚至说是爱也不为过的。

兴欣最开始的时候运营的并不顺利。新班子,基础尚不牢固的新人,纵然有叶修这样的老牌子立着,能拉拢的观众其实也不多。毕竟叶修那一套,换了个地界,并非是人人都买账的。

在H市时,叶修找黄少天救场,却也是迫不得已,但同时,那次黄少天能来,说到底还是H市的场子碍不着蓝雨在B市的票房,既是老朋友,自然不过是一句话的事。如今却是不行了,来了北边,朋友自然还是朋友,却绕不开那一层实实在在的竞争关系,况且叶修也是不愿意的。在茶馆时只他一个,也只是为老板娘救场,如今班子已经拉扯起来,拽着别的班子的人气,未免太难看了。一心想着出名和捞钱,就不该来说相声的。毕竟,哪门民间艺术,起来的时候,都绕不过一个贫字。

周泽楷去的那一场,也是兴欣来B市后的第一场公演,其实人也不是特别多,除了一部分死忠粉外,大多是看个新鲜的,但所幸场子小,看起来也不显空。

那天出发前,周泽楷口罩,墨镜把自己捂得严严实实,帽檐也压得低,还好B市春天风大,又多沙尘,他这样,倒也不显得奇怪。可到了剧院还是被叶修笑着调侃:“小周你这副样子,倒是怎么过的安检?”

他抿着唇看许久没见的人,叶修这一年来忙于班子的组件,茶馆里也登台,却不像从前网上便是观众录播的资源,说来也是很久不见了。虽然每日的通讯从未断过,却还是有种道不出的感觉,有些莫名的不真实感,像是积攒了许久的思念和话语,全部都塞在心头,但在见到他的那一刻,全部都变成了一声有些泄气的叹息。

台下的周泽楷向来不善言语,此刻也只能定定看着叶修,他实在是太久没见到这张脸孔了,然而那些细微的变化却清晰地一个接一个浮现在脑海里,瘦了许多那身袍子却未换新,穿在身上有些松垮,但依旧是含笑的,笑意却比之前更真切了些,眼睛也亮得紧。

现在这B市里,轮回当属第一家的,剧场有好几间,最小的也比兴欣大得多,且都是好地段,叶修却是一副哥带你好好见见世面的样子,带着周泽楷逛了后台,又看了看舞台,末了点了支烟,冲着对方眨眨眼睛:“怎么样,要不要来哥这儿。”

那副样子,被其他人看见八成要大喊叶修不要脸了,周泽楷却是认真地摇了摇头,道:“我是轮回的班主。”

这倒让叶修噗的笑出声来,“也是,我这儿庙小容不下你这尊佛,也就养养那边那废物点心。”手指扬了扬,正指着角落里没丁点儿大家风范,蹲着和魏琛对词的方锐。

“卧槽,叶不修你又说我什么坏话了。”方锐觉得背后一阵发毛,回头一看,叶修对他一脸的似笑非笑,嘲讽至极,倒是他身边的周泽楷露出个有些困扰和抱歉的表情,“你别把人周班主给带坏了。”

“这那成儿,不夸您呢吗,四九城名角儿,方锐老师。”叶修无视方锐狐疑的眼光,笑着道,“好好对词儿啊,再出问题,就带着你的黄金右手门口买票去。”

“行行行,你就等着看呗,孙子儿。”方锐应一声,低头继续看词。

“不是,觉得地方小。”周泽楷看着叶修半个明亮的侧脸说道,“前辈这里很好,只是……”

“我逗你了呢,小周你别当真。”叶修笑笑,表演用的那把扇子打在掌心,“节目单都排好了,哪有说改就改的。”

周泽楷话虽少,却不代表他迟钝,大多时候,他想的很多只是不说,此刻叶修这一句,他心里明镜般亮堂。班子之间脱不开竞争,况且他还担着班主的责任,尽管兴欣如今缺人也缺人气,但即使他愿意,叶修也是万万不会要的。况且一家一风格,兴欣的那一张节目单上未必容得下轮回的班主。这么想着,便既不解释也不争辩,只抿着嘴笑,道:

“首演成功,前辈。”

“这还没演呢,一般人都会说加油的。”叶修领着周泽楷出了后台,“不过倒是借你吉言了。”

叶修领着周泽楷挑了个最接近舞台的座位,然后冲对方挤了挤眼睛,“搁以前在嘉世,哥还没这特权呢。”

“我买票了。”周泽楷扬了扬票根,那张也是前排的。

“没事儿,前排哪坐的了那么多人。”叶修把周泽楷按进椅子里,自己回身一步跨到舞台上,站在表演那张桌子旁边,扇子一展,念了首定场诗,才对着台下的人笑了笑,“怎么样,效果不错?”

周泽楷点点头,恍惚间就像回到几年前他第一次看叶修演出时的样子,纵然现在舞台并未开灯,只有后台那点灯光照的剧场里昏昏暗暗,然而台上的那个人整个人都是亮的,像是洒了一室的星辉,然而他的眼睛定定地看着台下的自己,原来那个坐在台下灰暗的自己,终于和他一起,被一道暖光晕染出人生的亮色。

空气间有一瞬间是凝滞的,眼波流转间,周泽楷在那一刻生出些酸涩而又欣喜的情感,经历许多,然最后还是这样的,可以安静坐在台下看他演出,说学逗唱,嬉笑怒骂,说给旁人听,也说给自己听。

叶修倒也没注意到周泽楷在愣神,他绕着桌子踱了一圈,搁下扇子,曲起手指轻轻扣了扣桌沿,那几声闷响在剧场里轻轻回荡,叶修垂下手,慢慢勾起个淡如水一般的笑容。周泽楷瞧着他,却是不由自主地跟着扬起嘴角。

“怎样啊,小周,要不要到老板娘那儿办个年卡啊。”

“什么?”周泽楷这才回过神来,就见叶修已经一步跳下了台,那只玉雕般的手在自己眼前晃了晃,鬼使神差地,他伸手握住那只手。微凉的,没有想象中一瞬间的悸动,然而温度沿着皮肤传来,贴近而安稳。

被抓着手的倒有些不好意思了,叶修觉得耳根有点烫,他抬起尚且空着的那只手摸了摸鼻尖,却也没有把手抽开,“哥问你要不要到老板娘那儿办个年卡。”

“还年卡呢,老叶你真当我们这儿大保健呢?”魏琛从后台掀了帘子出来,咋咋呼呼说。

剧场里两个人一惊,忙是松开了还握着的手,周泽楷有些懊恼,微微皱了皱眉头,叶修一瞬间觉得自己身边又多了一只沮丧的大型犬,惹得他想抬手揉揉比自己高出一些的青年的头发。

结果魏琛也没过来,绕过两个人径直朝外头去了,叶修估摸他是去抽烟了,开门关门带进一阵冷风。

剧场里头又只剩他们两个人,一时没有言语,气氛有些尴尬,叶修刚想开腔说些什么,却是周泽楷伸手再次拉上他的手,抓得不紧,只指尖轻轻勾着,那双黑曜石般的眼睛看着他,慢慢道:

“好。”

叶修一愣,然后他回握住对方的手,才低头轻轻笑起来,慢慢道:

“好。”

TBC

评论(1)
热度(40)

杂食又洁癖,主业追星,不定期掉落产出

© 紫玲忆 | Powered by LOFTER