紫玲忆

【全职高手all叶主周叶】荣耀相声联盟023

023

这是叶修在北方过的第一个冬天。冬至那天,陈果煮了饺子,热热乎乎的一大锅,说是应个景。

叶修便笑,在南边这天都是该吃羊肉的,为了御寒,说完却又想想上次过这节气倒是多年前,尚未离家时。这些年他独自在外,在嘉世的日子里昼夜颠倒地写稿,节日大多是胡乱过去的,苏沐橙自然上心的,却也不太在意这些,况且他们大多跟着班子吃大锅饭,哪会自己开小灶吃这些。

“不过倒是南一套,北一套,老魏你老家那边是不是要吃些稀奇古怪的。”他转头问魏琛。

魏琛拿着个长柄勺搅着锅里的汤,见叶修问他便笑着骂道:“滚,你不懂我大粤菜的精髓就别给老夫扯淡。”锅里的饺子已经浮了上来,一个个滚在水里可爱得很,他捞起来沥干了水,装进盘子里,“你搁浙江呆着的时候,不也没见你冬至吃汤圆吗?”

“这你们就不懂了。”方锐摇了摇手指,“这和汤圆,羊肉都没关系,不是北方冬至要吃饺子,而是北方过所有节日都只有一个习俗。”他顿了顿,瞧着叶修,魏琛都抬眼看他,才勾了勾嘴角笑道,“那就是吃饺子。”

“啧。”

“少贫几句。”陈果瞪他们一眼,伸手接了魏琛手里的盘子摆在桌上,“这也算入乡随俗了,况且,在南边这饺子要叫‘万万顺’的,便是取个好彩头了。”

“就是,而且你们不知道一切关于怎么吃的话题都是分裂国家吗?”苏沐橙眨眨眼睛,摆好调味碟,“对了,你们是蒜泥,酱油,还是醋?”

“刚刚谁说的分裂国家来着?”

叶修扯扯嘴角,摊摊手表示与他无关。

“新时代好啊,株连九族这刑还好给废了。”

一双筷子被塞进手里,人陆陆续续都坐下,陈果张罗着多吃点,屋子里热气蒸腾起来,暖意熏得人有些微醺的醉意,叶修晃着杯子里剩下的那半杯果汁,看着包子,老魏打打闹闹抢作一团,乔一帆忙着给大家添饮料,莫凡仍旧沉默地坐在一边,面前的碟子却像是永远不会空似的。叶修想,这中国的节日啊,过得再多,始终不过是给人一个聚在一起的理由。

然后他想起多年前离家的第一年,在西湖边上过的那个除夕。下傍晚的时候苏沐秋一天围巾扔在叶修身上,道:“出去转转。”

“不看春晚啊?!”

“说得都是电视台能播的有什么好看的。”苏沐秋一边帮苏沐橙缠围巾,一边回头冲叶修笑道:“况且春晚上说得也能看。”

“那你们出去得了,我这还得写稿呢。”叶修在一堆稿纸里头一通翻找,半天摸出一只没笔盖的圆珠笔,彼时他年纪尚小,人也没张开,那双手虽然漂亮,却带着点少年特有的稚嫩,骨节也格外圆润,此刻更是因为没用力气软得有种说不出的懒怠。

苏沐秋帮妹妹打好一个漂亮的蝴蝶结,推推她柔声让她先去换鞋,瞧着苏沐橙出了房间,才过去拽叶修的胳膊拉他起来,

“我去,叶修大大,你这套都没了还敢干活呢。”

“诶呦我去,苏沐秋大大,你这黄的呀,真是沐橙一走,你就露出你那罪恶的本来面目了,我这没成年呢,你能不能收敛点。”就着苏沐秋手上那点儿劲儿叶修站起身。

“我这不是知道你是十五的年纪五十的阅历。”把外套递过去,苏沐秋眨眨眼睛。

“啧啧啧,心真脏,也不想想我那多出来的三十五年阅历是哪来的。”叶修摇摇头,“每次和你说过话,我都觉得自己像是又看了一整季的乡村爱情。”

“怎么,哥的画风这么英俊啊。”

“呸,没内容还死能拖。”说着话,带着点不情愿,却倒是穿戴整齐了,“我不过就是想看看谢大脚的感情归宿。”

“你还是看了……”

“相声演员的肚是杂货铺。我这也是为了博采众长。”

苏沐秋拿了钱包,不说话,只深深地,深深地,深深地……看了叶修一眼。眼神像是无奈地叹气,又带着暗搓搓地好奇,最后变成了一个我知道你是什么人快给我说实话的看穿。

“好吧,还有乡爱三巨头,刘能,赵四,谢广坤。”

苏沐秋为小伙伴的诚实而欣慰地点了点头,然后他带点愉快的问道:“你觉得我像谁?”他本来以为就靠自己这张颜,起码可以混个王天来的,好歹还像某个长腿欧巴。

“赵四,因为他是三个人里头唯一不秃的。”

“妈蛋。”

恭喜叶修大大完成反杀。

终止这番对话的是苏沐橙在门外不耐烦的催促,两个大男孩匆匆穿上鞋子,锁好了门,棉夹克,牛仔裤,脸上仍有着孩子才有的新奇,谁会想得出他们穿长袍的样子。

水饺和汤圆是在一家小铺子里吃的,不足十平的小屋,屋顶低矮,悬着个昏黄的旧灯泡,锅架在外面,屋子最里头是张大圆桌,摆着尚未下锅的饺子。汤圆是现搓的,形状不好看,黑芝麻也没有机器打出的细腻,有时馅料粘成硬硬的一小块。然而热气把店面熏得热气腾腾,就像是今天,带着几分暖人的醉意。

叶修和苏沐秋点了白菜猪肉的饺子,照着苏沐秋的话,平日里什么恶心段子都往韭菜馅身上推,哪还有胃口吃,叶修便笑他这都拎不清算什么职业素养,等他红了,就专门搞个专场,就拉他一个观众,不给瓜子茶水,就搁面前放一大盆韭菜馅饺子,专给他讲韭菜馅段子。

苏沐秋一边骂他心脏,一边把唯一那碗桂花汤圆搁在苏沐橙面前,小姑娘看着两个哥哥在今年的最后一天依旧忙着扯淡,倒是笑得甜蜜,她那一碗一共十个,她拿勺子舀起两个放进叶修盘里,又舀起两个搁在苏沐秋盘边。

“沐橙,这专门点给你的,哥哥不用。”

“就是,哥又不爱吃甜。”

“吃,我要求的。”苏沐橙嘟起嘴,鼻子里哼了一声,瞧见两人不再要把汤圆放回她碗里才满意地点了点头,看着自己碗里那剩下的六个汤圆,小姑娘笑得眉眼弯弯:“我呢,这是六六大顺,我们三个人加在一起,就是十全十美了。”

那天晚上他们去了西湖,沿着苏堤慢慢走,远处有庆祝的烟火,一个有一个在天空里炸开,那些绚烂的色彩染红他们的脸和眼睛,温暖了时光长河中的一段短暂的岁月。

叶修一直认为,如果苏沐秋可以说下去,那么他一定会成为最好的相声演员。叶修不是自负的人,也并非不承认他人的优秀,但他想,如果有一个人,可以让他输的毫无不甘,那一定就是苏沐秋了。

是这个人领他走进相声的门,让他原来单纯的喜爱变成一种可能,一种表演的欲望,虽说他们一直以朋友相处,但叶修清楚,那个最初教会他一切,带领他开始的人正是苏沐秋。

“我有一个朋友,他是很好的相声演员。”

“如果说起来的话,良师益友大概是最恰当,虽说是三俗了点。”

“但我很喜欢。”

他举杯,像是为了敬一个记忆里的朋友,一段多年前的时光,然而有人同他碰杯,敬现在的朋友,此刻和未来的一切。

“干杯。敬一切十全十美。”

TBC

评论(11)
热度(71)

杂食又洁癖,主业追星,不定期掉落产出

© 紫玲忆 | Powered by LOFTER