紫玲忆

【TSN/ME】专属条文 9、10(全文完)

9

官司进行的比他们想象的还要顺利,Mark总算见识到Eduardo出色的简直算得恐怖的专业素养,Dustin在中途就离席了,他说比起Mark此时的Eduardo比起来更毒舌重点是他让那些证据和法律条文每句都含讽带刺并且直指对方,仿佛它们身来就该被用在对方身上。Mark显然对Eduardo的表现相当满意,因为这使他不用应付那些蠢货只需要在纸上写点小程序就行了,虽然他依然对他被禁止电脑一事有些不满。

“亲爱的先生,作为原告并不一定会为你抢占先机。你们认为程序和点子是你们的不会只因为你们用了热烈的红色吧。你是热火队的球迷吗?”Eduardo讥讽道,但他的表情无懈可击。

“因为有人泄密了,我们的员工……”

“你们的员工在FACEBOOK上发表你们的工作进度,是这样吗?”Eduardo说道,法庭上传出一阵窃笑,法官敲了敲锤子,Eduardo点头致歉,但显然对方律师已经满脸通红了。

整个过程有点像Eduardo的个人秀,Mark必须承认比起商人律师这职业太他妈的适合Eduardo,虽然这样说起来不太好,但这让工作中的他看起来更混蛋,也更具攻击性。

最后一份打印文件让这场对于Eduardo显得琐碎而烦人的官司提前结束了,他当然知道是谁送来的,事实上在几星期前取证时,他就看到它了,但当时的情况显然不方便拿过来,用Mark办公室的打印机打印出来的代码,还有他感谢Linda贴心的服务,因为她留在纸页背后的指甲油印,这让他们连监控都不需要调了,这也救了那可怜的小子一命。

在结束最后陈述之后,结局显然不言而喻,巨额赔偿虽然Mark显然对此不太上心,但Eduardo猜对方短时间内是不太可能恢复的了。Sean拍拍他的肩膀,“我说你,和那小子谈过了,你不会给他什么好处了吧。”

“怎么可能,我不过是让他看清楚状况。不过他还算有点脑子,这样对双方都有利,他主动辞职还可以换份工作,但如果我们捅破了这件事,他可就呆不下去了。”Eduardo不以为然,“多谢帮助,也真是辛苦你们了。”他露出小小的笑容,阳光把他纤长卷曲的睫毛装扮的闪闪发光。

当晚Dustin打算好好庆祝一下,以弥补本周发布完成后由于官司而错过的,Sean自然对这主意相当赞成,Chris也没什么好反对的,至于Mark,他们显然不把这个当问题,尽管对方表现的兴趣匮乏,但最后还是拖着步子去了,Dustin隔着大厅大声询问Eduardo是否去,但对方现在显然没什么精力,他只觉得自己的胃像是塞进了两斤多的泰国辣椒剧烈地灼烧起来,他苍白着一张脸摆摆手,“我还有不少东西要处理,抱歉了。”他尽力让自己的声音听起来平稳有力,但这着实有些困难,他希望Sean没有注意,因为Sean是为数不多知道他症状的人,如他所愿Sean正忙着和新来的实习生调情,他撇到Mark有些失望的脸,只能歉意地笑笑。

Eduardo陷在椅子里,白日里喧闹的FACEBOOK大厅如今沉静下来,他调暗了灯光,暗想Mark平日就在这样的环境下独自工作。他的胃已经夺走他所有的感官了,Mark忘在他办公室里的外套被他搭在胃上,他蜷缩起身子,汗水从额头上滴落,他刚刚去了一次卫生间,但他空荡荡的胃里除了浅黄色的酸水什么也吐不出来,而绞痛没有丝毫缓解,它们以五分钟一次的频率迅速击溃Eduardo的防线。他抱着Mark的衣服,淡淡的肥皂味涌入鼻腔,还是他熟悉的柠檬味,他的头变得昏昏沉沉,胃痛没有任何缓解,他慢慢陷入昏睡。

Mark再也不会来Dustin的聚会了,酒精大麻到处都是吸高了的年轻人,还有不知有多少想和他滚到一张床上的女孩们没准还有男孩们,以及蠢得要死无休止的飞行棋。Mark找了个空当溜了出去,他开了Dustin的车,但他想这个点应该没人关注他是否无证上路而且这几条街没有红绿灯。

他把车开到了FACEBOOK,走进去时,发现Eduardo的办公室还亮着灯,他本以为对方应该早就回去了,他迈步走过去,对方安静地伏在桌面上,柔和灯光下眉眼并不清晰,却一直延伸着刻进Mark心里,但他很快察觉到不对劲,当他看见对方布满冷汗的额头,和紧绷的嘴角时。

“Wardo,怎么了,你还好吗?”Mark扶起对方柔软无助的身体,然后他看见了那件被Eduardo绞在怀里的自己的衣服。

“不太好。”Eduardo总算恢复点意识,他整个人半靠在Mark怀里,他放任自己在对方肩头松懈下来,“我胃痛,大概还有点低烧,谁知道呢。”

“为什么不去医院,还有你这几天没有好好吃东西吗?”Mark把对方搂得紧一些,他相当气愤,对于Eduardo这种单方面自虐行为,他的关心依旧笨拙而僵硬。

“我不想去医院,这样也不错。”

“和我去医院,这就是你的专业素养,因为自己的愚蠢导致你的身体无法完成你该做的工作,那我高薪聘用你的理由又是什么。”Mark讽刺道,但他立刻为自己脱口而出的话后悔。

“Mr.Zukerberg,我想我的专业素养还不该到被人怀疑的地步。”Eduardo猛地挣脱,他把整理好的文件扔在Mark面前,“这就是你关心的吗,你的担心显然多余了,我自然会处理好那些东西的。”

“我说的不是那个意思,你既然那么关心别人的健康,你就不能把自己照顾的好一点吗?”

“把自己照顾的好一点,得了吧,Mark,你在乎过吗,你在意过我过得好不好吗,你和我父亲他妈的毁了我的人生,我为了一个刻板严肃的老头和一个离了电脑什么都不会的死阿宅浪费了二十多年的时光。你当然不在乎我是怎样一天接三四分文书工作,同时为那些为了从老丈夫手里多抢一点赡养费浓妆艳抹恶心的要死的女人打官司就为了给你一个更好的工作环境,你怎么会在乎我是怎样因为胃溃疡倒在路边送到医院急救当你的网站蒸蒸日上的时候,你他妈的怎么可能在乎。”Eduardo瞪着Mark,他的愤怒灼伤Mark的眼,然后他发出一声痛苦的呻吟,捂着胃部跌坐进椅子里,他垂下头,感到那些积蓄了整整六年的泪水在眼眶里蓄势待发。

“我当然在乎。”Mark吼道,他烦躁地拉扯他杂乱的卷发,“因为我他妈的爱你。”他凑过去,再一次把对方拥进怀里,“我很抱歉,Wardo。”他说,“我一直觉得当初我该选择更好的方法,我一直认为你没来加州是你太过自私,但我在想一直这么想的我是否才是最自私的,我不能捆定你的人生虽然我想这么做,我很抱歉。”他再一次道歉,把吻印在对方发旋上,“当你又一次站在我面前我高兴疯了,但你选择把我推开我很难过,我不知道怎么才能让你再次信任我,我尝试去记住那些细节,我不知道这会不会让我看起来更像你眼里的正常人,但我想试一试。”

被他圈住的肩膀小小的抽动着,然后是Eduardo委屈的宣泄的哭泣,他忍了整整六年,当他走出FACEBOOK时他没有哭,当他父亲在电话里语气冰冷地告诉他你让我很失望时他没有哭,当他刚到新加坡面对质疑孤独无援时他没有哭,而如今,在那个并不宽厚的胸膛里他发泄他所有的痛苦与不甘。Mark搂紧对方瘦削的身子,“我很抱歉。”他告诉他,手抚过的消瘦脊背硌得他心痛。

“需要我送你回家吗,Wardo?”Mark笨拙地开口,“给你弄点汤,然后让你好好睡上一觉,这会让你好一些。”

“我不想去医院,把我送回去。”Eduardo抬起头,他他的眼眶红肿着,泪痕挂在脸上,声音显得沙哑带着浓重的鼻音,他看上去为自己的失态感到尴尬。

“当然,我们不去,好吧如果因为我的无证驾驶出了状况那要另当别论了。”Mark摸摸鼻子,他拍拍裤子口袋里Dustin的车钥匙。

Eduardo总算发出了一个单音节的笑声,“我感觉好多了,不过我想现在路上没有没什么车,而且我一点也不想开Dustin的车,这是对我的奥迪的侮辱。”

“哦,Sam and his BEE。”Mark嘟囔一声,他把Eduardo扶起来,对方的脸色依旧苍白,但看上去好了一些,他们慢吞吞地走向前门,Mark承担了Eduardo大部分的体重,他的手搭在对方腰上,那件旧外套被扔在Eduardo的办公室里,“你该给我打电话的,而不是抱着那件该死的衣服。”Mark抱怨道,终于又换来Eduardo一个微小的笑容。

一路上车开得还算平稳,Eduardo坐在副驾驶座上,他看着Mark一脸严肃地看着前面却用一只手控制着方向盘,他忍不住叹口气,但他什么也没说,只是伸出手慢慢地握住Mark垂在一边的那只手,五指被用力回握,Mark的手指和他的纠缠在一起,手掌相贴,Eduardo感到皮肤下流动的血液正一点点和对方同步,融合。

Mark皱着眉审视Eduardo的公寓,他和他上一次看到的没有任何变化,依然空荡荡的寂静的吓人,他打开灯,Eduardo被新一波的绞痛侵袭着,他冲进浴室,就和上一次一样,颜色更淡的液体,呕吐对疼痛没有起任何缓解作用,他疲惫地走出去,把自己蜷缩进被子里。鸭绒被厚实地盖在胃部,但疼痛仍旧一波波袭来,Eduardo半梦半醒直到Mark端着碗走进来。

“我可没想到你会熬汤。”Eduardo半靠在Mark肩上,他他不情愿地坐起身。

“这没什么。”Mark把勺子递给他,“你知道我妈妈她总说学点这些没用的不会吃亏。”

Eduardo笑了笑,横膈膜抖动让他的胃抽痛了一下,他闭上了嘴。当Eduardo喝完汤,好吧他承认味道还不错,Mark逼他吞下那些药片治疗他的胃病包括一片退烧药,它该死的苦,Mark让Eduardo躺回被子里,然后他在一旁坐下来。

“我的笔电在客厅桌上。”Eduardo闷在被子里说。

“没关系。”Mark摇摇头,他看着Eduardo猛地掀开盖在脸上的被子给他一个惊讶的表情,“事实上我现在没什么工作剩下,网站更新刚刚结束,所以没关系。”

Mark坐了一会儿,直到Eduardo绵长的呼吸在静谧的夜里显得格外的安稳,他关了壁灯,把对方盖到鼻子的被子向下拉了拉。然后他站起身,好吧,他可不是清心寡欲的正人君子,他现在真的很需要借Eduardo的浴室一用。

10

第二天早晨Eduardo醒来的时候他感觉好多了,他走到客厅,Mark坐在沙发上,膝盖上放着他的笔电,Eduardo看着对方露出一个无可奈何的笑容,Mark耸耸肩,他埋头继续工作,Eduardo独自准备早餐。

事实上就在半小时前Mark接到了Dustin的电话,对方向他询问自己爱车的情况,可当他听说Mark在Eduardo的公寓时,他显然立刻调整了话题。

“所以你们和好了。”

“这显而易见,而且。Dustin,我们早就和好了。”

“我是指你们睡了。”

“你指我和我的左手吗?”Mark干巴巴地说,“得了吧,Dustin,Wardo昨天胃疼的厉害。”

“那真遗憾,继续努力吧。”Dustin发出一声怪叫。

“如果我在你的FACEBOOK上看到了什么奇怪的言论,我就炒了你。”

“没关系,我还有个Twitter账号。总之祝你好运,哥们儿。”Dustin挂了电话,Mark爆了个粗口。

Mark和Eduardo一起吃完早餐后,去了公司,当然是Eduardo开车,他们一前一后进了FACEBOOK,Dustin尖叫着,Mark看起来很想炒了对方,但Eduardo不以为然,他以为没有在进门时被彩带搞突然袭击已经是一种奇迹了。

虽然Eduardo现在是Mark的法律顾问,但他还是作为股东出席了一次会议,之后他说他他妈的再也不干了,Dustin拍拍他的肩膀表示可以理解。尽管股东会议糟的要命,但是在结束之后和Mark在会议桌上来一发就要另当别论,撇开事情本身不说,成功践踏了衣冠整整的老人们的道貌岸然总是能让Eduardo内心的混蛋因素得到极大满足,虽然他们的性爱同样美妙绝伦。

Eduardo显然已经完全打破了自己最初定下的条文,同样的,他也放弃了那些包裹他的强势保护自己强迫自己遵守的条文,当他第一次穿着纯棉薄外套和仔裤板鞋而不是他的西装走进FACEBOOK的时候,整个公司的眼光几乎聚焦,Dustin一副眩晕的表情,Sean撞了撞他的肩膀:“亲爱的,你会害我泡不到实习生的。”他冲对方眨眨眼睛。

至于当天中午他和Mark火辣强烈的本垒,他只能说他热爱办公室恋情以及FACEBOOK隔音极佳的公用卫生间。

剩下的几个月时间过得相当快,当他们的合同结束时,Eduardo对Mark说他打算续签,Mark眨眨眼睛,他看起来很高兴,但他一本正经地说:“这是违约,Wardo,我需要你为此支付高额违约金。”

“那么你违约的次数可是数不胜数了,我们扯平了。”Eduardo耸耸肩,“所以你要和我续签吗?”

“当然。”Mark回答道,“更何况物超所值,”他意味不明地说。

Eduardo没理对方,他把一份新合约推到Mark面前,Mark挑了挑眉头,然后他抬起头看见坐在桌子对面的爱人冲他眨眨眼睛。

得了吧,他们的专属条文,从来只有一条的,Mark把文件扫到桌子另一头,他拉住Eduardo的领子精准地吻上对方柔软的唇瓣,当他们结束这个长吻,Mark盯着Eduardo红肿的唇,他们抬高视线注视对方,明亮的眼睛里有着自己的影子。

嘿,伙计,你是个混蛋,更不幸的是我爱你,他们对对方说。

甘之若饴,他们告诉自己。

END

评论
热度(11)

杂食又洁癖,主业追星,不定期掉落产出

© 紫玲忆 | Powered by LOFTER