紫玲忆

【TSN/ME】专属条文 7、8

7

第二个月起因为一个新软件的开发,整个FACEBOOK变得异常忙碌,Eduardo虽然对编程天赋与热情成正比,但对于Dustin兴奋得手舞足蹈的描述还是感到振奋异常。显然这是对他们相当重要的一次更新,即使是Sean也积极投入工作之中,而且他现在随时随可都是一张因为禁欲而苦逼兮兮的脸,Eduardo面对那张面孔真的快捧腹了。

Mark是个人人憎恨的古罗马奴隶主,但显然他用鞭子抽打自己的力度是最狠的,Eduardo不得不拜托Linda把已经准备好的食物放在Mark伸手可及的地方,并告诉她实在不行就拿在手里喂他吃下去。

“显然,Mr.Saverin,这样的工作你来做也许更好。”Linda歪歪头对他说。

“不,这不合适,况且我也有自己的事情。”他有些心虚地看一眼自己算得上空荡的办公桌。

“好的,我会的。”女助理点点头。

“麻烦了。”Eduardo长舒了一口气,然后他余光撇到Sean在百忙之中冲他做出了一个“你真悲催”的表情,他迅速逃回了自己的办公室。

Linda虽然也时常为Mark的非人类举动头痛,但她显然比前几任更有一套,她让Mark按时吃下了那些东西,Eduardo松了口气。

当新软件开发进行了快一个星期时,Eduardo听到Mark在办公室里大发雷霆。他急匆匆地走进去,Chris焦虑不安地走来走去,而Sean和Dustin显得沮丧又无可奈何,Mark此时正以他机关枪一样迅疾的语速大声咒骂着安全部的蠢货们,他挥舞着手里的西洋剑,愤怒得像只被挑衅的狮子。

“怎么回事。”Eduardo面对这场景不知所措。Dustin呻吟一声:“Ed,我们的东西被剽窃了,我们的竞争对手在开发几乎一样的东西,而且进度和我们差不多。”

“确定吗?”Eduardo问,“市场出现相似产品并不奇怪。”

“当然不奇怪。奇怪的是他妈的他们是在我们开始的第二天开始研发的。”Mark吼道,“起始程序完全一样。”他的剑猛地向前一击,Dustin为此尖叫一声。

“Calm down,Mark。”Eduardo不赞同地看着他,眼神沉静如水。

Mark安静下来,他把剑扔在一边,泄气地坐在沙发上。Dustin总算安心了一些,他伸出脚像只惴惴不安的兔子把剑又踢得远了一些。

“你们怎么知道的?”Eduardo挑起一边的眉毛。

“因为他们有个蠢货在FACEBOOK上大肆炫耀,可真是有趣极了。”Mark讽刺道。

Eduardo看一眼Mark的电脑显然那条状态已经被删除了,而那个蠢货也永远上了封禁名单,他捏捏眉心,叹了口气,看来他总算有事情做了。“Mark,你希望以法律手段介入这件事吗,即使你比他们更早完成发布。告诉我你是否需要我这么做。”

“当然,这不就是我雇用你的理由吗?”他看着昔日好友美丽的棕色瞳仁,那里一如既往地摆放着自己的面孔,他忽地冷静下来,紧绷的神经松弛着。

“这就好办了。”Eduardo微笑起来,“我会以最快的速度帮你们找出我们亲爱的商业间谍,完成取证给出合理的解决方法,而你们只要集中精力更早完成就可以了,我不担心他们恶人先告状,倒不如说我其实挺欢迎他们这么做的,但在时间上我们必须占有先机,让用户先入为主更加有利。”

“I need you,Wardo。”Mark开口,他的声音有些疲惫,但显得冷静而温柔。

Eduardo愣了一下,他抿着嘴唇有些犹豫,然后就如六年前一般,他半蹲下身子,纤瘦的五指一点点握住对方的手,棕色的眸子清澈动人:“So I am here fou you。”

“而现在。”Eduardo站起身,他拉着Mark走到他的电脑前,“你不觉得留着那么一个笨蛋也有些作用吗?”他冲对方眨眨眼睛。

Mark显然再清楚不过,因为Eduardo话未中断他已经解除了那些封禁。“当然。”他回答对方。

8

Eduardo站在办公桌前,整个程序部一片热火朝天,时间现在对他们而言尤为重要,Mark坐在办公室里戴着他巨大的耳罩,再一次进入干入魔状态。

Eduardo把自己陷进椅子里,现在问题的关键是找出泄密者,Mark现在不会事事躬亲,整个部门每个人的分工各有不同,所以不可能是系统漏洞导致的黑客入侵盗取信息,更何况这里坐着全美最以此为乐的两个人,只可能是内部员工泄密,但这样,对方可有点蠢了,最初的程序都是简单易行的,核心程序的编写Mark还没有编写完成,对方显然急于求成,Eduardo捏捏眉心,他得超负荷工作了,他微眯起眼睛,透过玻璃窗子环视整个FACEBOOK,然后迅速俯下身在便笺上写下些东西。

Eduardo想自己一定是疯了,他每天关注Mark是否有正常进食,但他本人已经三天没吃过什么正经东西了。超负荷工作和长时间的空腹让他的身体发出严重抗议,那些从胃部传来的疼痛最初只是轻微的隐痛,而如今演变成令他冷汗涟涟的剧烈绞痛。他又一次对Chris露出抱歉和安慰的表情,他今天已经不知做了多少次了,他明白现在所有人压力都很大,他不想给任何人添麻烦,尽管他告诫自己他不能一辈子依靠这个,但他还是把药片吞下去了。疼痛有所缓解,他的手指迅速在键盘上移动,虽然对于找出间谍他的头绪依旧少得可怜,但他必须做好一切准备。这是他的工作,也是他想做的,从内心深处想为那个人做的,抛开那些道貌岸然的理由。他背道而驰狂奔了那么久,终是忍不住退后着回到了最初的那个位置,Mark.Zukerberg是黑洞,他吸走了Eduardo.Saverin所有的光,他却又是他永远逃不开的引力,他是他的白昼。

又过了一个星期,Eduardo总算有了点头绪,而另一头Mark的工作进展顺利,FACEBOOK上的蠢小子依旧不遗余力地更新着,但正如Mark所言都是些不值一提的小程序,但Eduardo还是不太放心,他们的提高警惕,虽然这作为障眼法依旧很劣质。

对方一直都在主程序外游离,这说明即使他们的公司内部有泄密者,但并没有进入中心地位,八成是负责一些无关紧要的修饰,那家公司是家新公司,说起来他们还算有天赋只是用错了地方,Eduardo遗憾地叹了口气。他利用午餐时间去人事部查阅了新职员的信息,排查起来相当方便,Eduardo很高兴他的工作有所进展,他只希望在此之前他的身体机能不会全线罢工,他感觉并不是很好。

他让Sean帮了点小忙果然发现那台电脑里的非正常电邮,当然他们没告诉其他人,Eduardo花了点工夫搜集其他证据,以便他们在提起诉讼的时候能够保证他们所有的中间过程都完全合法,别给对方留下把柄,Eduardo永远都记得那只该死的鸡的教训,他做了给鬼脸。就在他的不远处,Linda正在逼Mark吃下午餐,姑娘已经试遍了所有的方法,但Mark依旧对他毫不理睬,而此刻Eduardo正为取证和各种有可能发生的问题而焦头烂额,她的耐性终于濒临崩溃了。

“听着,Mr.Zukerberg,把东西吃下去。”Linda看着她的老板,她的不耐烦成倍增长,“听着,如果你再动也不动,我就拔掉你的电源线,我知道你最近几天都没时间充电。”

“那样我会抄了你的。”

“我会在你炒掉我之前拔掉它的。”

Mark抬起头怒视对方,Linda对此不为所动,最终Mark相当气恼地接过了对方手里的三明治,囫囵吞下去后,他埋头工作,以至于忘了想一想不远处的另一个人是否也有按时吃饭。

夜幕降临的时候,FACEBOOK渐渐空了,灯光也一点点稀疏,最终只剩下Mark的办公室依旧亮着灯,Sean和Dustin都坐在里面,简直有点像他们刚开始FACEBOOK的时候,事实上他们很长时间没有这么疯狂地忙碌过了,运气好的话,他们这个周末就可以着手准备发布了,显然这是当然的。

第二天,他告诉了其他人他已经找出来了,他最担心的情况没有发生,Mark并没有直接炒了对方,而是把他调到了自己身边,他颇有些得意的冲Eduardo眨眨眼睛,对方回了他一个我就知道的愉快笑容,这是他们近几天来少得可怜的交流。

FACEBOOK上的更新骤然而停,Eduardo明白他们已经达到目标了,显然对方过于自信,之前的行为不如说是员工的个人行为不如说是安排好的挑衅,而一旦停止说明Mark故意放出去的核心内容已经被传过去了。Eduardo最初相当惊讶Mark这个死阿宅商场手段一点也不差,然后他很容易地想起那份并不愉快的合同,然后他耸耸肩。

当他们在下一周成功完成发布并大受好评后,他们的对手才如梦初醒,正如Eduardo所预料的对方提起上诉,Eduardo很高兴对方就这样轻而易举地上钩了,而现在他决定在某个人仓促辞职之前和他好好地聊一聊。

Eduardo坐在一家平价的快餐店里,他回家换了衣服,看上去轻松又随意,但显然坐在他对面的人显得局促不安紧张异常。

“Hey,guys,放轻松,你看起来相当紧张。”Eduardo冲对方友好地笑笑,他亲昵地拍拍对方,看起来像是关系亲密的朋友。没有任何录音设备,果然是个小菜鸟,Eduardo在心里做个鬼脸,这些招数他以前都玩过所以现在格外小心。

他对面的男孩像是被烫到一样迅速弹开,然后又支吾着不说话了。

“女性对于这项工作会更擅长,他们足够细心,而且必要时会有额外人脉。”Eduardo用薯条戳着芝士酱,他相当讨厌晚餐吃快餐,他看一眼对方吃惊又莫名其妙的表情叹了口气:“你没必要装傻了,你以为我没事约你干什么,显然你的间谍生涯很失败。”

蠢透了,张着嘴不知所措的样子,Eduardo翻了个白眼,他想到那个在FACEBOOK上炫耀的傻瓜,他快笑出来了,他猜他们的老板不会灵光到什么地方的,大概很快就要起诉他们了,Eduardo发出一声嗤笑。

“所以你希望我作为污点证人出庭作证。”可怜的男孩总算找回一点智力了。

“我可没那么说,如果你们败诉,你觉你的老板还会继续雇用你吗?”Eduardo搅着他的草莓奶昔。

“那么如果我出庭作证,你们会继续雇用我吗?”

Eduardo发出一个不可思议而嘲弄的鼻音,他还真是抬举对方了,他颇为遗憾地告诉对方:“不可能,Mark会对你说滚到蠢货该呆的地方。”他顿了一下,“用你的脑子想一想吧,你得自己判断,说起来你的选择只是影响到我们是否可以轻松胜诉。”他付了自己的钱就离开,别傻了,他可不会为对方付钱,稍有含糊他都可能背上贿赂证人做假证的黑锅,而那是他最不愿意看到的。

而现在,他可以着手整理那些东西了,如果不是他不争气的胃一直抽痛,他感觉会更好些的。

TBC

评论
热度(5)

杂食又洁癖,主业追星,不定期掉落产出

© 紫玲忆 | Powered by LOFTER