紫玲忆

【TSN/ME】专属条文 6

6

为Mark工作的头一个月显得平静而清闲,在处理好衔接工作之后,Eduardo度过了一段可以称之为无所事事的时光,他每天坐在办公室里处理那些无关紧要的事情,观看FACEBOOK总部上演一出出肥皂剧,应付Dustin和Sean无所不在的坏点子和搅混水然后看着Chris一人赏一个爆栗再拖走,以及和Mark的成了固定节目的午餐,好吧,他承认他挺爱这种生活的,尤其是当他有时间为整本美国宪法做批注时。

他和Mark的相处显然没有了最初那么多的尴尬,虽然也算不上过于亲近,尽管Mark单方面对这样的变化相当不满,但Eduardo却觉得这让他感觉坦荡多了,同样的,Chris也欣慰于他既不用为自己准备胃药也不用担心Mark是否摄入了过多的红牛和垃圾食品。

Eduardo只在Sean家呆了两天,他很快找到了合适的公寓带着他少得可怜的行李搬了进去,Sean在帮他完成搬家后摇了摇头:“Ed,我不得不说这只是间放着木箱子的空房子,你不会管这他妈的叫家吧。”

“Just House,Iwill never call it Home。”Eduardo放下一个纸箱:“事实上除了我父母在芝加哥的家,我只叫过Kirkland为Home。”

Sean撇撇嘴,他有些不解地看着袖子一直卷到肘部的Eduardo,对方没有穿那身绷得紧紧的西装,米色V领针织衫和深蓝的牛仔裤让他看起来更像刚毕业的高中生,更何况他还没有抹发胶。

“我只在这里呆五个月而已,我只需要个地方睡觉,如果不是Mark黑了加州大部分的高级酒店系统,我也许不会选择租房子也说不定。”Eduardo摇摇头,“顺便说一句,医生们会告诉你睡硬床有利于腰背健康,你的席梦思糟透了。”

Sean做了个鬼脸,他无可奈何地摊开手:“OK,谁知道呢,不过女孩儿们看起来挺喜欢我的床。”

“他们更像是喜欢和你滚床单这件事本身,而且别逗了,我知道你从来不带女孩回自己家,你宁愿和她们在公共洗手间来一发。”Eduardo板着脸一本正经地说,然后他憋着笑把窗帘扔给Sean,“把它挂好。”他补充道。

“Ed,以前没人说过你是个偏执狂吗?”Sean伸开双臂把窗帘抖开,“疯狂的完美主义者,有点被害妄想症,而且……”他用手指戳了戳自己的太阳穴,“相当一根筋。”

“Thank you for your praise。”Eduardo从一堆瓦楞纸箱里探出头,“你今天话相当多。”

“我只是觉得你在和Mark相处方面太过激了,你就像只刺猬全副武装,但天哪,长眼睛的都看得出你多想和他重归于好。”Sean耸耸肩。

“我猜我的宽胶带虽然用过了但足够粘住你的嘴。”Eduardo站起身,他活动了下因为长时间蹲着而略显酸痛的腿,“我觉得我和Mark相处得很好,我为他工作,我关心他,但我们互不干涉也不越权。”

“你自己想要怎样,你清楚得很。”Sean发出一个鼻音,“准且说是你们。”他嘀咕着补充一句,看起来相当不满。

Eduardo抽搐一下嘴角,他不理Sean继续手里的工作,房间的整理已经进入尾声了,气氛有些尴尬,门铃在这个时候笑的恰到好处。

Eduardo本以为会是Chris或是Dustin,但显然Sean和他一样惊讶,看来他还没来得及告诉别人Eduardo的新地址。

所以当Eduardo打开门看见一个面无表情又理所当然的Mark时,粗口随即爆出,他差点一并摔上门,然后他总算找回了镇定,他欠过身让Mark进门,然后再另一个角度猛瞪Sean,对方只是向他无辜地摊摊手。

然后Eduardo反应了一会儿,他看着一脸批判看着他空荡荡的公寓的Mark愤怒地吼道:“你定位了我的手机。”

不过显然Mark更关心Eduardo的装扮,说实话他没看过几次对方离开衬衫西装的样子,但他显然挺喜欢的,Sean漫无边际地想。

“你把我们最重要的股东和程序员之一拉来做苦力,我当然有资格检验他是否物尽其用。”Mark生硬木讷地开口。

“我可不这么觉得。”Eduardo发出一个愤怒的冷哼,“这是侵权,即使你是我的老板,但我有权起诉。”

“你不会。”又是那该死的自以为是又理所当然的表情。

“谁知道呢?”Eduardo反唇相讥。

“Chris让我雇用你是为了帮我解决那些不必要的麻烦。你不会把公司扯进不必要又危险的公关危机之中。”Mark迅速说道,“我们的公司。”他补充道。

“而且,你不会。”Mark说,他明澈的眼睛紧盯着Eduardo脸上每一个细小的变化,“我确信。”

“该死的,闭嘴,Mark。”Eduardo痛苦地呻吟一声,他抓了抓自己本就蓬松的棕色头发,它们看上去变得凌乱而可爱。

“好吧,Mark。我想你可以在午餐前帮我们点忙不是吗?”Sean说。

“当然。”Mark说,虽然他看起来会让这里变得更加手忙脚乱。

但他总归帮着让那些柜子和细碎的东西各就各位了,“你这样看上去很好,我说真的。”他对Eduardo说。

“Thanks。事实上我喜欢这样。”

“哦,那很好,我记下来了。”

“嗯,你记下了是什么意思。”Eduardo抬起头,微皱着眉有些疑惑。

“我的意思是我以前不知道,现在我知道了,而且我记下来。”Mark解释道。

“放在某个叫‘Wardo’的文件夹里?”

“差不多。”Mark一本正经地说,他抬手在太阳穴的位置指了指。

“天哪,Mark,你真是……”Eduardo露出一个忍俊不禁的表情,然后他还是微笑起来。

“所以你不生气了。”Mark现在这样子确实很可爱,尤其当他小心翼翼地询问你的时候。

“当然,我没有生气。”Eduardo回答道,“或许我们一会儿可以去你常去的那家速食店。不过显然你违约了,记得按合约作出赔偿。”

Mark露出了一个兴致盎然的表情,并且显然对违约一事满不在乎,当然他只是挑了挑眉毛略微改变了他嘴角的弧度,Eduardo可没想过对方会为编程以外的事情露出这样的表情,更别说只是一顿午餐了。

“好了,先生们,在此之前,你们可以先完成工作吗?”Sean拍拍手,他无可奈何又饶有兴趣地看着好友一二。

Mark理都没理他,他搬起一摞书直接给了Sean一个气愤的带着“我要扣你的工资缩水你的股份并且招进一批丑的人神共愤的实习生”意味的身影,Sean发出一声怪笑然后他吹出了一个响亮的暧昧不明的口哨。

在此之后,Sean引以为傲的漂亮C鼻子被Eduardo丢过来的宽胶带卷精准击中,而那他妈的疼死了,他开始怀疑Eduardo当初的惊人之举是否只是他口中简单的没什么打不了的物理小把戏了。

TBC

评论
热度(6)

杂食又洁癖,主业追星,不定期掉落产出

© 紫玲忆 | Powered by LOFTER