紫玲忆

【TSN/ME】专属条文 2

2

Eduardo只觉得美国的阳光似乎比六年前更加刺眼,他垂下视线,剪裁合体的西装包裹着瘦削的身体,他看着自己的足尖,再抬起头时,脚步变得从未有过的坚定。

Chris和Dustin在不远处冲他招手,他提起步子迈过去,然后Dustin就像只见到主人的小狗直接扑过来了。当对方乱糟糟的褐色头发蹭过来的时候,Eduardo终于还是露出一个小小的笑容,Dustin把眼泪一团糟脏兮兮的抹在他的定制西装上时含糊不清的抱怨着:“Ed,你生Mark的气就算了,可亲爱的你连我们都不联系。”

“我没有生任何人的气,你知道工作很忙。”他板着一张脸解释,有些尴尬,他还是不愿听到那个名字,提起那场官司,而如今他又要和他共事了,相当不可思议。

“好了,Dustin。”Chris把Dustin从Eduardo身上拽下来,“我终于知道你为什么不招妹子们喜欢了。你简直像个无知少女一样。”而且蠢得让人难以置信,他想着Dustin刚刚的话和Eduardo的表情在心底翻了个大大的白眼。

“Ed,虽然这样做不太好,不过我们真的来不及了。我会给你看资料,然后我们直接去法庭,在Mark搞砸一切之前。”Chris一边说一边把手里的文件递给Eduardo,然后他们一起坐上车。

“当然。”Eduardo接过东西,然后渐渐的他脸上被专业和冷静所凝固的面具一点点碎裂剥落,他抬头看一眼对面的两个人,“What the fuck!”

Chris和Dustin相视一眼,然后一起摇了摇头。

“就为了这种二货问题打一场官司,气走所有律师,然后一个电话把我从新加坡叫到加州来。”Eduardo挑了挑眉。

“我很抱歉,但是,Ed,Mark现在和以前相比变本加厉,总之我们现在先把这个状况处理好。”Chris说,Dustin也点点头。

Eduardo揉揉太阳穴,然后他扭过头不说话,车窗外景色迅速向后,他抓着纸张的手指紧了紧,思忖着最适合面对对方的表情。

Eduardo跟着Chris和Dustin进去的时候Mark的表情平白没有起伏,好吧,他的眉头跳动了一下,大致可以称之为吃惊。

“就在刚刚,我们签订了劳动合同,现在我是他的律师,除非Mr.Zukerberg要当场解雇我,我想我们可以继续了吗?”Eduardo挨着Mark坐下去,他控制住自己指尖那些微小的颤动,表情历练而职业。

下面的事情进行的顺利的异常,因为自始至终Mark一言不发,这让Eduardo省了不少心。休庭的时候Mark似乎才反应过来,他苍白的脸上出现了恼怒的神情,但他似乎没有找到合适的发泄口,这里没有蠢得要死的实习生也没有他的笔记本,Dustin和Chris早就回公司了,他当然不会对着Eduardo发火,他看一眼对面的对方公司代表,灰绿的眼睛里不屑和烦躁混成一团,但在他开口之前,Eduardo一把拉过了他把他拽进了休息室。

“听着,我不管你现在是怎样的怒火中烧,都给我他妈的闭嘴。”Eduardo把西装外套甩在墙角那把靠背椅上,他松了松领带,脸上带着不耐烦,“我已经解决了大部分问题可以保证你们一分钱不花的庭外和解,所以在结束之前不要给我增添过多的麻烦。”

Mark依旧表情木讷,然后他满不在乎地说:“那几个蠢得毫无技术含量的应用游戏我们可以自己研发。”

“如果你有时间的话。”Eduardo含讽带刺地说。“我不知道你什么时候把你那点可怜的商业思维全丢了的。手机和平板电脑应用功能越来越强大,那些游戏不需要再依赖于网页,如果闹翻了,他们完全可以把程序卖给其他电子厂商,你觉得现在谁还会为了玩一个游戏特地上一次FACEBOOK。”

Mark张了张嘴,他的唇蠕动几下最终什么都没说,Eduardo看起来并不好,他比以前更瘦,长途飞行让他的脸色苍白而干枯,Mark想着他们已经有六年没见了,Eduardo一直在新加坡并且躲过了所有的股东会议,但第一次对话却是以争吵告终。

“好了,Mr.Zukerberg,把你引以为豪的冷静拿出来。”Eduardo顺势坐在椅子上,他冲Mark摆摆手,然后自顾自地看起资料来。

Mark一言不发地坐在房间另一角的椅子上,气氛尴尬而诡异,终于Eduardo站起身子,他叹了口气,“我要去买东西,需要我为你带点什么吗?”

“没有红牛。”他在Mark开口前补充道。他走出房间时回头看了一眼Mark,对方几乎没有变化,苍白瘦削,却有着令人惊恐的爆发力和攻击感,他感到一阵奇异的不自在,然后他发现那来自于他发现对方的手里没有电脑。Eduardo想自己绝对是个贱骨头,放下电脑的Mark不正是他曾经长久期盼的吗,而如今却变得不真实而怪异。

Eduardo再次回来的时候,Mark依旧坐在那把椅子上,他把三明治放在旁边的桌子上,对方没什么反应,他皱皱眉把纸袋塞到对方手里:“周围只能买到这个,将就一下吧。”

他看着对方开始慢悠悠地进行咀嚼活动,才坐在附近一张椅子上开始吃自己的那一份。他现在一点也不想吃东西,长途飞行和刚刚的各种事项让他现在闻到食物的气味只一阵阵地干呕,但他强迫自己把那些东西嚼碎咽下去,不然他绝对撑不到下午的。

Mark看着自己的那一份没有任何他讨厌的味道,没有番茄酱也没有沙拉酱,只加了一点花生酱,他不知道对方还把自己的口味记得那么清楚,他看着Eduardo手里的那份,有些尴尬地开口:“我记得你以前不吃香菜的。”

“我讨厌的是西兰花。”Eduardo把最后一口艰难的塞进喉咙里,他站起身拍了拍手上的碎屑,然后略微歪过头看着Mark,“我希望你还记得我贝类过敏,至少在那些我不得不参加的晚宴上。”他语气轻松地说,但眼里没有一点笑意。

Mark当然记得对方对贝类严重过敏,但他发现他对Eduardo的了解相比起对方确实少得可怜,Eduardo知道他最喜欢的是哪一件帽衫知道他讨厌的味道喜欢的为数不多的蔬菜甚至是在那一个温度为他加一件衣服可以防止他进重症监护室,而自己,他不了解他喜欢吃的东西,他喜欢的作家或是音乐,穿衣风格和沐浴乳味道,虽然他们曾在一些混乱或是清醒的夜晚滚到同一张床上,但Eduardo的身上总是带着汗水精液或是自己的沐浴乳的味道,他甚至不知道对方喜欢咖啡和茶那个更多一些。Mark觉得喉咙一阵干涩,一起变得紧绷的是左胸腔里跳动的某个器官。

他看着Eduardo大步流星地走出休息室,他从没想过有一天会看着对方的背影在自己眼前远离,他一直习惯把背后留给Eduardo,他知道不管他走得多远路途多险峻身后总有个人一直温柔的注视他,而如今那个默默站在身后的人以一种骄傲而坚强地姿态大步走出他的生命。

他明明再一次来到自己的身边,但Mark却清晰地感受到对方正更加坚定的背向他前进,但愤怒的Eduardo起码有勇气摔坏Mark的笔电,而如今面对Eduardo那一句冷硬的Mr.Zukerberg,Mark却连叫对方一句Wardo的力气都使不上。

事隔六年,他的CFO变成了他的法律顾问,而他的Wardo现在快要连Eduardo都不是了。

TBC

评论
热度(6)

杂食又洁癖,主业追星,不定期掉落产出

© 紫玲忆 | Powered by LOFTER