紫玲忆

【TSN】专属条文 1(ME,花朵律师设定)

两年前的旧文,一直放在硬盘里,现在看已经满满都是黑历史了,中篇,已完结,更新稳定

1

当Chris再一次发现Mark把所有的事情搞砸后,他真的想甩手不干了。

他们因为一个应用游戏和相关公司有了纠纷,Mark出色的口才让他再一次成功地使坐在桌子那一边的被告怒火中烧,拂袖而去。这本该是个简单的只需要坐下来谈一谈的案子,而如今他们所有的律师都辞职不干了,Linda,Mark的新助理,她在电话里的声音听起来像是快哭了,这让Chris的脑袋又胀痛了几分。

“好了,Linda,亲爱的,冷静下来。Sy呢,我要和他说话。”

“他说他已经老的足够退休了。”女助理又抽噎一声。

Chris呻吟一声,他握紧手里的电话以防自己直接把它摔在地上,深吸一口气后他说:“Linda先稳住大家的情绪,让Mark闭嘴,申请提前结束也没关系。”

“知道了,但实际上,我们超过一半的律师已经走人了。”Linda颤颤巍巍地汇报。

“这很好,我估计以后我们再也找不到法律顾问了。”Chris绝望地说,他挂上电话。

Mark回来的时候,依旧穿着他的帽衫和运动短裤,当然这次他还算尊重的勉强换上了一双板鞋,他抱怨着他被剥夺在开庭期间触碰电脑的权利,然后就闪进了自己的玻璃办公室,那些劈啪作响的敲击键盘声对于Chris蓬勃向上的怒气无疑是火上浇油。

他猛地推开那扇门,卷毛抬起头看他一眼然后又迅速的埋下去了。

“听着,Mark,我不知道我们还能不能找到新的法律顾问,但这次你最好给我老老实实地一言不发地坐到结束,如果不想公司被莫名其妙的官司拖垮。”他说。

“听着,Chris。这次是他们挑的事,而且他们的代表却是蠢得要命,我不过说了点实话而已。”Mark满不在乎地皱皱眉。

“他们挑的事是指你在发布会上对我们的合作伙伴大肆讽刺然后表示那些应用游戏的程序愚蠢的不用你亲自动手这件事。”Chris挑眉问道。“即使是这样也给我他妈的闭嘴,你到底是太自负了还是因为你就是个完全障碍的社交白痴。”

Mark张了张嘴,然后他耸耸肩。

“Hey,哥们儿,对方为了这种事情要和我们解除合约打场官司也挺幼稚的。”Sean探过头,随口说道。

Mark面无表情,但他看上去心情不错地冲Sean点点头。

“你也给我闭嘴。”Chris转过头恶狠狠地瞪了对方一眼。

Sean摊摊手,他做了个鬼脸,回了自己的办公室。

Chris看了一眼Mark,甩手出了办公室,他绝望地想,他又要开始为寻找他们的法律顾问奔波了,全加州绝对没人愿意作Mark的律师了,而现在,他估计Mark的名声已经在法律界臭遍整个美利坚大陆了。

虽然给出了高额报酬,但Chris依然阻止不了电话里一句句“我很遗憾,但我真的没有时间”或是“我很高兴,但我想我还没有资格担任这个职位”,他快疯了,没有夸张。

Sean同情地拍了拍他的肩膀,“我记得你们的老友中不是有人是双修吗?”他好心的提醒。

一串名字在Chris脑海中飞速掠过,然后他大叫一声“Edraudo”,Sean冲他眨眨眼。该死的他怎么忘了,能够良好地控制Mark,有着过硬的职业技能,他按下一串数字,耐心地等待接通。

“Ed,是你吗,这里是Chris。”

“是我,很久没联系了,还好吗,Chris。”Eduardo拿着电话,助理在门口向他晃了晃一份文件,Eduardo摆摆手,让她一会再进来。

“迄今为止还活着,一会儿就不一定了。”

“怎么了。”Eduardo发出一阵低哑的笑声。

“Ed你有一个法律学位对吧。”

“是。”

“你有律师证件,并且也接受一些案子对吧。”Chris急切地问。

“是这样,但是我不认为这和你快死了有什么关系?”Eduardo疑惑的问。

“太好了。”Chris欢呼一声,他没有给Eduardo反应的机会,他连珠炮一样的说:“是这样的,Mark又把事情搞砸了,现在我们没有律师了也没有法律顾问了,但是我们现在还有个官司要打,所以我们现在需要帮助。”

“What the fuck!”

“Ed,真的我没有办法了,我不希望因为这种该死的弱智官司拖垮FACEBOOK。”

“What the fuck!”

“我查过维基,我知道你在新加坡有自己的事务所,你能来一趟加州吗,至少在我们找到新的顾问时代理一下。”

“所以你希望我成为你们的律师对吗?”Eduardo问道。

“总的而言,是这样。”Chris松了一口气。

“我拒绝。”Eduardo的语气直截了当。

“Ed,别这样,为什么拒绝。”Chris的声音听起来疲惫而无措。

“听着,Chris,正如你所知,我在新加坡有自己的事务所自己的投资生意,而且我只接受单个案件,从不和主顾建立过于长期和紧密的关系。但最重要的是,我早就不是从前的我了,我不会再因为一个电话便火急火燎地穿越整个太平洋,我有自己的生活,你懂吗?”Eduardo的语调很平淡,他并没有因此生气,似乎也不打算争辩些什么,他从不强求别人接受他的想法,一如从前,即使是现在他也只是和Chris淡淡的陈述一个事实。

“He needs you。”

“But I am not always here for him。”

Chris听着电话那头响起连绵不断的忙音,他放下电话,他已然觉得为FACEBOOK的未来担心显得不那么重要,Mark·Goddamned·Zukerberg是个可怜的混球,他一直笔直的向前走,他丢下一切落后的人,而如今他会比谁都摔得惨,因为一直在他背后的那个人决定离开背向而行,再不会有人扶住他下坠的身体了。

手机铃声想起来的时候,Chris像是抓着救命稻草一样紧握着手机,他按下接听键。

“Chris明早的飞机,你知道我不能让我5%的股份受到牵连。”Eduardo语气生硬的说。

“当然,亲爱的我们会派人去接机的。”Chris狂喜地放下电话,他收回刚刚的话,Mark是个该死的可耻的幸运儿。

Eduardo放下电话,他感到疲惫而茫然,他告诉自己只是为了股份,然后他抿起嘴角,那个小动作他自大学起就有,当他想让自己看上去坚强而强硬时,他坐回椅子里,把桌子上的文件归到一起,却没有任何头绪。

他已经成为这个世界上最蠢的商人了,因为他把感情和生意混为一谈,而如今,一步险棋也许会让他成为最失败的律师,他利用别人的感情帮雇主赢得官司,但这不意味他想和委托人有任何牵扯,他认得很清楚了,从事任何工作一旦投入多余的感情,最终一定输的一败涂地。

一切等到了美国再说吧,他站起身看向窗外,日头高照晴空明朗。

TBC

评论
热度(10)

杂食又洁癖,主业追星,不定期掉落产出

© 紫玲忆 | Powered by LOFTER