紫玲忆

【全职高手all叶主周叶】荣耀相声联盟022

莫凡上线,兴欣全员聚集,过了4万yeah一个吧;w;

022

兴欣这一批人都是叶修一个个挖来的,有名角儿也有没什么基础的新人,性格也是千奇百怪,然而叶修确实对两个人着实没什么法子。头一个是包子,思维不知该说是天马行空还是乱七八糟,叶修再心脏和垃圾话都抵不过他自动过滤和误解。

另一个就是莫凡。

一方面是因为莫凡身份有些特殊,其他人有的是其他班子挖来的,也有安文逸罗辑这样网上或是场子里找到的。莫凡特殊在于,他常年混迹于微博,严肃逗比的都发过,右边常年跟着一批哈哈哈党和23333党,简而言之,他是个段子手。

本来如果只是段子手,那也不会有什么交集,倒是有一阵莫凡开始整理各大班子的相声段子,里面自然也有叶修以前的,整理便也罢了,他自己有时却也夹点私货,一时间挺得踩得都有,叶修看一眼,觉得倒是挺有意思的。直接就私信问过去了。

莫凡自然不给回复的,虽然是段子手,却很少和其他人互动,人气也是不高不低,偶尔转发也没话语,连个转发微博都没打过,万年的双斜杠。本来整理也是个人兴趣,加的那些东西也不是求人认同的,对他而言不过是整理的一部分,就像是网游里头拾荒捡了好装备还是要按自己的性子整理一番的。

叶修这头发过私信,也没跟进,只还做自己的事,快头一个月了才想起来前些日子还揽过一个人没给回信呢,上了线一看无声无息的,又发了几条。

“诶,看你挺有天分的,要不要和哥学做菜啊!”

“年轻人,别不说话吗,我是觉得你自己改的那几个段子不错,才邀请你的。”

“哥知道头一次见到偶像紧张,这也很正常,哥可以理解的!”

……

莫凡本来没打算理的,还是照旧上线发几个段子,又随便转了转,却见那边一连串新消息,点开全是叶修的,想了想他截了个图,然后发了一条微博。

“你……是黄少天吗?”

之后叶修就被惨无人道地轮了,Q群里头也炸开天了,倒是黄少天出奇的安静,简直不科学,最后却是苏沐橙道:“他自己也是当事人。”

一时间群里都是捶地大笑的队形,黄少天上线刷了半屏“妈蛋”又不说话了,叶修上来看了一眼,就发了一个字:

“呵♂”

特意加在上面的那个标点符号真是充满恶意啊!

心很脏的叶修大大当然不会就这么放弃,对于一个段子手而言,最痛苦的无非是被人一句话毁段子,而十项全能相声界叶修大神很不巧深谙此道。

愚公门前有两座大山,出入十分不方便,他决定挖掉这两座山,周围的人都觉得他傻,两座大山他一个人怎么可能挖走呢,只有愚公说:“我死了还有我的儿子,我的儿子死了还有我的孙子,就这样一代一代挖下去,子子孙孙无穷已,总有一天会成功。”玉帝听说了这件事很感动,为了愚公的子孙免受这样的痛苦,当晚就为他做了节育手术。

因为当时的科技没有结扎手术,所以节育的方式只能是剁~掉~哦~(叼烟

在各种下体一凉的回复中,莫凡第一次感受到了来自世界的满满恶意,或者说是大神的恶意,天真的他不知道这只是个开始。

之后不管是小清新还是冷笑话,叶修一直锲而不舍地做着他的神最右,俨然是毁段子小能手,偶尔他忙起来,兴欣众人也会代劳,兴致来了,那帮大神也帮着组团刷,围观党纷纷表示不是真爱做不了这么绝。

莫凡却是不胜其扰,只得发私信回复叶修。

“你到底想怎么样?”

“哥不是说的很清楚了吗,觉得你能力不错,想邀你来我的班子。”

“我不说相声。”

“也就是试试,没让你一来就上台啊。”

“我要是不答应,你是不是就一直这样下去。”

“那当然了,哥最大的优点就是持之以恒。”

那头半晌没有反应,叶修叼着烟看屏幕,直到他感到点不耐,才看到新回复。

“朝阳公园见。”

叶修这下是真乐了,回头就对着那边闲的抠脚的魏琛喊:“老魏,明个儿带着包子去朝阳公园转转。”

“怎么有事?”

“没事,有人要找你真人PK。”

之后具体发生什么事,除了当事人没人清楚,但真问起来了,包子只说自己当时被魏老大指使去买烟了,魏老不尊只是笑的一脸猥琐和意味深长,也许还有点回味无穷也说不准。

但莫凡倒是就这么进了兴欣,只是就像当初在网上那样,孤僻而寡言,倒是苏沐橙每每攥一把瓜子坐在他身边不急不慢地嗑,偶尔说几句,叶修看着,只觉得像是看着小时候的苏沐橙和她养的那只小仓鼠。

莫凡头一次上台其实出了不少岔子,他是段子手出身,自然不缺笑料,虽然平时寡言,但上了台又是另一说了。之所以演砸了,却是时机掌握的不对,毕竟网上的发布转发其实一定程度上都是单向的,读者反应的获取自然有延时,而现场表演,观众笑或是起哄都是当场的事,还要应对各种突发情况,离场的尴尬也是立即的。那一次,莫凡在台上,说的恍恍惚惚,莫名其妙就结束了,说成这样,自然也没有返场之说了,他下了台,觉得自己和那身长衫格格不入。

却是叶修手轻轻拍在他肩上,声音淡淡道:“怪我,没和你说清楚,下次注意就好。”

这种事说难不难,但又不是一时半会儿可以解决的,叶修的话不算安慰,因为莫凡的状况确实是他考虑不周导致的,但最终的解决却仍旧需要对方自己摸索,况且他拉莫凡入伙也算半强迫了,实在没什么办法一字一句地教导。

莫凡在兴欣只孤身一人,也很少搭话,只有苏沐橙与他走得近,叶修只能理了东西央苏沐橙旁敲侧击地提点着。有时见莫凡拿着稿子坐着一言不发对着,苏沐橙坐他边上嗑瓜子的声音清脆显亮,一下一下极有节奏地响着,就像是灰暗的画面突然多了点颜色,一小抹却鲜亮得很。

这些时候,其实还有很多类似的时候,包子缠着罗辑小弟小弟的叫唤,魏琛和方锐捧着个新本子笑得一脸猥琐,苏沐橙和唐柔一起开嗓,声音清凌凌水一样干净,叶修会放下他手里似乎永远也做不完的准备,放下那些从头再来的辛劳,叼着烟,勾起一个近乎柔软的笑容。

不是掌声,不是票房,也无关乎名气地位,是有一群人愿意和你一直说下去,无论是离开后不愿放弃的老者,还是初出茅庐的新人,这些人和你一起说着那些已经烂熟于心的段子,它们一次次逗乐观众,一次次传承下去。正是这些,时刻提醒叶修无所谓一无所有,也无所谓从头再来,这些是他最宝贵的财富,而这些都是相声赐予他的。

对于莫凡,不同于包子、唐柔,首场失利之后,叶修一时没有安排他的新场次,只是叮嘱苏沐橙注意点对方的自我调整。包子天马行空,唐柔是越挫越勇,他们需要现场登台的磨炼。而莫凡本就受到原先职业的限制,贸然上台只会增加压力,倒不如让他自己调整适应,再登台演出,只当检验。这里叶修想得周全,毕竟莫凡的首演之所以会出问题,和他自己的疏忽也有关系。

所幸,莫凡也没让他失望,半个月后的演出极成功,几个包袱抖得出色,连圈子里都不免关注起兴欣刚挖来的新人。加上对方段子手的身份实在特殊,一时间倒也炒出了话题。

只是莫凡一切照旧,他虽然加入兴欣,日常的练功排练也按规矩进行,然而每天还是会抽空上上微博,刷一两条段子,只是现在常有人问他会把这个收到相声里头吗。他不回答,却也不反感,有时真的写的好了,便就记在本上,下次写词时用。这些苏沐橙也不知道,若是苏沐橙知道怕是要笑了,这也算是他能做的最大妥协了。

别扭却也可爱。

之后有一次,莫凡刷微博时看到一条热门#怎样进入相声圈#,答案千奇百怪,给霸图班主扔钱包的,在副班主面前把头发梳成完美的中分,先找个有抽烟喝酒烫头三大爱好的搭(基)档(友),剃一个桃形的发型,权当是玩笑话了,到没人正经回答问题了。转着转着就有人想起他了,段子手们纷纷发问怎样才可以从脑洞大的逗比成功转型为“传统艺术传承人”。

莫凡盯着那些问题想了很久,他想着叶修那些简直堪称无耻的行为,和一条赛过一条神烦的私信,其实也不过是半年前的事,他想着他是怎么提着去了兴欣,最初开始的地方又是哪里,最终却只是敲下四个字,那是个地名:

朝阳公园。

TBC

评论(6)
热度(46)

杂食又洁癖,主业追星,不定期掉落产出

© 紫玲忆 | Powered by LOFTER