紫玲忆

【西湖组】二月雪(下)

先要感谢@kiriya姑娘的捉虫,帮三爷建的角色应该是术士,写的时候一下子头脑短路了orz,以及推荐背景乐是熊木杏里的春の风,码字的时候在听这个

文里的瓶邪应该是介于友情和爱情之间的关系,2015是过不去的坎,但至少现在可以和对方相拥入眠,这已经最好的恩赐了

二月雪就这样完结了,年末能卖出这么多份安利我这一年也没什么遗憾了【蹬腿

嘴唇轻轻接触,最开始是带着试探的,然而很快便没有了顾忌,呼吸间相同的烟味混在一起,这是一个契合的亲吻,唇瓣相贴,舌尖先是贴着牙齿扫过,然后迅速纠缠在一起,唾液在两个人口中搅拌,从喉咙深处传出隐隐的酸麻。

叶修没有闭眼睛,只是半垂着眼睑,睫毛低低地垂着,手边的那支烟被他碾灭在桌旁的烟灰缸里,后背抵在桌沿上,硌得有些疼,并不舒服,然而唇齿间的温度这么暖,暖到他不忍心推开,又不自觉回应。

其实吴邪睫毛很长,垂下的时候半遮着平日里精明的眼睛,会带出一点点无辜,看上去那样年轻,又那样清澈。叶修几乎快忘了这个男人比他大了快十岁。

但他们什么也没做,不过是个点到为止的吻,对于两个这样年龄的男人而言实在是太安静的一个吻,安静的甚至有些不合时宜的清纯。

但是吴邪轻轻退开了,叶修歪过头,电脑里名为天真的术士已经被野怪杀死,孤零零地躺着等着回复活点,叶修没理,退出游戏,又把账号卡好好摆正在桌子上。

“好好练练级吧。”叶修道,“虽然没怎么指望,以后也能抢个BOSS什么的。”

吴邪神情仍有些淡,倒是听到“以后”两个字的时候不由眯起眼睛笑了笑,“好。”然后他收起那张账号卡放在胸口的兜里,“有机会再来坐坐吧。”他看着已经起身穿上外套的叶修,“我会换台像样的电脑的。”他帮对方翻好衣领,手指在肩头停留了一阵。

“再说吧。”叶修慢腾腾走到门口,又回过头看一眼安然站在柜台旁的男人,对方似乎并不打算送送他,却也是他希望的,“不过下次来就只是坐坐?吴老板你行不行啊?”

“呵,行不行,倒时候就知道了。”

“吴老板,你这可不行啊,技术没练好,嘲讽先学会了,不被打脸哥都觉得世界不公。”

吴邪只眨眨眼睛,目送那个身影无精打采地离开,账号卡带着温度贴在胸口,一种微妙的情感在心头蔓延,就像是他第一次下斗,第一次手握洛阳铲,带着迫不及待的兴奋和好奇,却又像是许久前的某一天当他收到霍秀秀的那句“鱼在我手里”时,急于探寻却又感到一阵阵的汗毛倒立,然而吴家的三爷还是那副冷静精明的样子,可是他轻轻摘掉了戴在大拇指上的玳瑁,心想着,这样是不是手指会更灵活些。抚摸着空荡荡的指节,吴邪感到一阵忘怀已久的轻松。

叶修从铺子里头晃出来的时候,中午的日头高了许多,但阳光还是黯淡的,照着西湖边上堆着的那些残雪。其他人正好游览结束,见他慢悠悠晃过来倒是好奇去了哪儿,这才知道西泠印社边上还是有家店的。黄少天吵着要过去看看,叶修挑挑眉笑道:

“有什么好去的,不过是个奸商罢了。”

然而他却还是去了许多次,却也没做什么,不过是叶修窝在一旁打荣耀,吴邪便坐在边上算账,他换了台新电脑,配置网速都深得叶神的心,倒是王盟难得见到偶像,还没来得及签名抱大腿就被老板赶到一边的旧电脑上寂寞空虚冷的扫雷。吴邪还是不怎么玩,叶修便干脆拿着他的号练级,没事调戏一下各路大神,再给全部踢到老魏头上。

二月快结束的时候,那天叶修去的时候,王盟恰好不在,他们就在一楼的那张贵妃榻上做了,说起来,两个人都是不在乎上下的,反正都是男人,性事上哪有非提到尊严这些事的,谁上谁,爽就好了,叶修实在懒得厉害,直接躺下任对方随意,惹得吴邪又是一阵轻笑。

“呵,哥是考虑你36岁的老腰。”

“我锻炼的比你多。”吴邪笑笑,手指滑过对方没有一点力量的腰,掐了掐肚子上的软肉。

叶修本来就知道吴邪不是什么正经商人,但看着那一身伤口还是忍不住皱了皱眉头,小臂上已经完全模糊的互相覆盖着的一道道刀疤,还有脖子上一道几乎致命的伤口,怪不得他一直穿着高领。然而他只是静静看着,并不伸手去碰触。

“呵,看不出你还有着自残倾向。”

“这个吗,我手艺不好,总掌握不好度,我那兄弟倒是挺会的。”

之后他们都不说话,完成一场近乎沉默的性爱,交织在感情与理性之中,最后在欲望里头彻底沉沦,以至于结束许久后,也只是拥抱着轻轻喘息,等待着心跳慢慢恢复正常。

这是他们第一次,谈论起自己的生活,在此之前,他们相处,却从不讨论过去,叶修的故事很简单,其实抛开那些阴谋吴邪的故事也没有那么难懂。

吴邪告诉叶修他有个过命的兄弟在四九城,没人知道他真名,只叫他王胖子,叶修便说他有个大小眼的朋友也在那儿,既然两个人都天赋异禀,天生异象,说不准有些关系。

吴邪笑笑又说那儿他还有个青梅竹马,比他还精明,解家的少当家,叶修道我倒是认识个京城土豪,要不认识过去给他坑点钱。

霍秀秀古灵精怪,沐橙应该和她很谈得来,鸭梨这个年纪看到你八成挺激动的,那是哥这么牛逼。

最后他说起张起灵,说起长白山,青铜门。

“你2015年要去接他?”

“不是接,是接替,他替我守十年,我去接替他继续守下去,在此之前,我会料理好张家和汪家的事,他出来后……”他顿了顿才接着说,“也就没什么牵挂好好过吧,也算是还清这些年的债了。”

谢你曾经不顾险阻以命相护,便以我此生换你百年无忧,只愿来生江湖相忘,各自安好。

然而就在此刻,他和他相拥在西湖边的这间小店里头,二月份那些一直时断时续下个不停的雪,终是慢慢消融了。

他的怀抱,他怀中的人都暖得烫手,烫的他心头滚热。

今年是2013年,荣耀的第十个赛季,距离2015年还有2年,2年后叶修也许退役离开荣耀赛场,吴邪前往长白山,也许再也不回,一切未知。

但他们闭上眼,两年后的事情便让两年后的自己面对罢了,至少现在他们彼此拥有。

FIN


评论(21)
热度(124)

杂食又洁癖,主业追星,不定期掉落产出

© 紫玲忆 | Powered by LOFTER