紫玲忆

【西湖组】二月雪(中)

卧槽这是老子本年度卖得最成功的安利,洒家这一年真是值了

从15岁那年离家出走起,除了比赛,叶修再没离开过杭州。但说实话,他对于城里那些名胜古迹却一点不熟悉。刚来的时候是没条件,日子长了也就懒得玩了,就是西湖,也不过来过一两次。

全明星比赛刚结束,黄少天却嚷嚷着让叶修做东带他们游杭州,荣耀教科书手在兜里翻了半天,摸出一根烟慢悠悠点上,烟斜叼在嘴角,才摊开两手道:“行啊,赢了哥的才能去。”他缓缓吐出一阵烟气,又笑笑,“输了的,春节都来帮兴欣抢几个BOSS吧。”

“卧槽,叶修你脸呢?”张佳乐气得跳脚,“有意思吗,有意思吗?”

“乐乐,给你个优惠,你输了不哭就行。”

张佳乐脸一下涨红了,“你才哭,你全家都哭,老子一定干趴你。”

“呵。”

最终对话结束在兴欣老板娘一个愤怒的爆栗下,本着地主之谊,叶修还是拖着不情不愿的步子领着一行人去了西湖。

这季节里头西湖边上除了断桥残雪,其实也没什么好看,又赶着天不好,阴云压着,潮湿的水汽带着刺骨的冰冷,叶修又着实不是个好解说。

“就那个,千年蛇妖和学霸相遇的地方,我记得前一阵子还出游戏了,老板娘店里挺多人玩的,那画质,我都不想说了。”叶修指了指湖面上那座灰暗的桥,“你们想看,自己去吧。”

然后他一闪身,在黄少天“队长队长我们去看看吧许仙和白娘子不就在哪儿遇着的吗虽然被叶修那家伙说的一点美感也没有但是断桥残雪可是西湖十景我们去桥上看看怎么样”的背景音下,偷偷溜出了人群。

少天倒是像做过功课的,叶修想。其实是所谓西湖十景也不过是给观光客看的,真要是在本地了,也不过是绕着湖边慢慢走,满眼都是晨练和跳着广场舞的大爷大妈。其实也不怪叶修,他是真得不熟悉,上次来这儿还不只是哪一年了,一切也都只是模模糊糊有个印象,想在想起来,记忆里头剩下的也就只剩下还没变声的苏沐橙牵着风筝在他面前跑过,尖细的嗓音发出一阵清澈的笑声。

这么想着,不知不觉已经离人群越来越远了,叶修继续慢慢走着,他摸出一支烟,刚想点燃,掏了掏兜里却没有打火机,也不知道刚刚是借给谁了。

皱着眉头,烟瘾上来,叶修觉得嗓子微微发痒,就见前头有个穿高领衫套着驼色夹克的男人趴在栏杆上,指间烟上那点火光一闪一闪。叶修愣了一下,但最终还是走了过去,

“哥们儿,借过火吧。”

吴邪本来是在店里的,屋子不大,空调温度打得又高,时间长了,也难免感到头昏脑涨。况且他在店里不吸烟,怕留味道,这才干脆出了门透透风,也抽根烟。这几年发生许多事,难得有空闲让脑子完全清空,不去想,即使知道也暂时放着。就像是几年前张起灵未进青铜门,三叔也没消失,他还是只是西湖边上精明的小老板,是吴家天真的小三爷,虽说下了斗进了局,但总有人护着,万事只需揣着明白装糊涂便罢了,偏生那时他自己不懂,还一个劲儿往里头跳,如今却也是抽不出身了。

吴邪想得入神,叶修出声的时候他一时也没反应过来叫的是自己,直到看着周围空荡荡除开他们俩也没有别人,这才后知后觉地指了指自己,“叫我?”

吴邪转过脸来的时候,叶修也愣了一下,看背影是个挺沧桑的男人,没想到转过来却是一张意外年轻的脸,眉眼温润,眼神清亮。然后他笑了笑,举起手里那枝没点燃的烟,无奈地耸了耸肩,“借过火没问题吧。”

吴邪看着对面的青年,脸色苍白,脸颊被天气冻出一点红,无精打采垂着的眼睛里透着股莫名的嘲讽。总觉得有些脸熟,他眨眨眼,想起这正是那天王盟只给他看的人,没想到真的会遇到。

真人倒是更好看些的,吴邪走的近了些。

“我打火机没带出来,直接点没事吧。”他笑笑,眼角晕开淡淡的纹路,取了叼在嘴里的烟,凑过身,把烟头上那点火递过去。

“呵,倒是和哥抽得一种烟。”

叶修这么说,他倒是知道吴邪该是比他大的,但又觉得应该差不了多少,那一句哥仍旧说的顺口,烟叼在嘴上,直接凑过去点上,餍足地吸了一口,吐出一阵淡淡的烟气。

太近了,吴邪想,近到他以为对方颜色浅薄的唇就要擦着自己的指尖滑过,然而并没有,比他小上不少的男人迅速退了回去,烟叼在嘴上,轻轻搓着那双漂亮的手,常年不出门,西湖边上带着潮气的阴冷对他而言还是太过了。吴邪有点好笑地眯起眼,然后轻轻道:

“要不要去我店里坐坐,就在后面。”

叶修顿了一下,天实在很冷,他也没兴趣在这时候游湖,寻思着其他人还要晚上一阵,去了倒也没什么损失,反正自己这么大一个人还能被拐到哪去。不过他还是转了转眼睛:

“有电脑吗,你店里。”

吴邪想着,今天好像是给王盟放了假的,柜台那台电脑自然应当是空着的,便笑笑说:“有。”

叶修就这么走进了西泠印社边上那间小铺子里。

“就这配置,这网速,你也好意思管它叫电脑。”叶修站在柜台边上,挑了挑眉毛。店里空调温度打得很高,刚刚在湖边冻得有些僵的手指也渐渐回暖,这时候他扣着手指用指节轻轻敲击桌面,本来刚看到荣耀页面还挺高兴的,结果干脆卡得连登录都困难。

叶修退了卡,懒洋洋软在靠背椅里头,“呵,电这脑岁数得比你大了吧。”

吴邪刚刚见他从口袋里掏出张账号卡的时候就挺好奇的,总觉得就像是自己随身携带洛阳铲一样,说不出的奇怪,但转念一想又不太相同,大概就像是胖子的摸金符对于他而言。

倒是叶修的话让他回了神,便笑着说:“我36了。”

这次愣住的倒成了叶修,他猜到对方比看上去要大,倒没想到真是个奔四的年纪,说起来他这年龄在电竞圈虽然算老将了,但放到现实生活中,不过还是个年轻人。不过是个经历了很多的年轻人,而吴邪的眼睛却像是沧海桑田一瞬过,只留下沉得快接不住的一捧沙。

“不然,你教我玩,我也有理由换台好电脑。”他坐在对面那张贵妃榻上轻笑,歪着头,那是个许久没在他脸上出现过的表情,带着难得的轻松。如果被胖子看见,八成又要大呼小叫了,像是两三年前他口中的玉面小郎君。

“行啊,不过就你这年龄,估计也玩不成什么样了,哥就当拯救残障青年了。”叶修又点了支烟,勾了勾嘴角,吴邪想对方表情实在嘲讽,粽子八成都能给气醒了,若是真下了斗,自己那万年起尸王的头衔总算可以甩给别人了。

叶修扔了张空白账号卡给他,吴邪接过,凑到柜台后面,叶修挪了挪屁股给他腾出半个座位,两个人就着卡成狗的网速慢慢创建人物,叶修给吴邪选了法师。

“你是什么角色?”

“我吗?哥这么牛逼当然全职业精通喽!”叶修耸了耸肩,差点打到吴邪就凑在旁边的下巴,“不过我原来玩的战斗法师,现在是个散人。”

“那干吗给我建个术师号?”

叶修微转过身子,有些别扭地拍拍对方肩膀:“没事,术师,手残专用,而且还适合老人家。”

吴邪不说话,断桥上的喻文州和魏琛一起打了个喷嚏。

人物创建的差不多,叶修偏过头问吴邪:“要起什么名字?”

他眨眨眼,看着电脑里那张和自己相似的面容,清澈的,简单的,眼睛亮的像是一汪夕阳下的水,旁边的人凑得很近,两个人的烟味混在一起,其实只是同一种味道,并不刺鼻,带点暖意,然后他笑了笑:“就叫天真吧!”

不是老九门的吴邪,不是吴家三爷,只是天真,最初那个让他抗议了很久的外号,如今从自己嘴中说出,恍如隔世。

“我爷爷只给我留了一句话,比鬼神更可怕的,是人心。”吴邪看着叶修操纵着叫天真的法师漫无目的地在地图里头乱逛,“你就这么容易和别人走?比我上次抓取沙漠做事的高中生还好骗。”

“人心不可怕,可怕的是互相猜忌的人心。”叶修轻撇过头,耳机半挂在头上,仍旧是个懒散的眼神,“不在乎那些莫名的人心,哪来的人心可怕。”

吴邪眨了眨眼睛,他有些好笑,他想他无法理解对方把电子游戏作为人生追求,自己眼中纠缠可怖的人心在对方眼里也不过是些无关紧要的内容。

然后他凑过去,他们接吻了。

TBC

评论(14)
热度(109)

杂食又洁癖,主业追星,不定期掉落产出

© 紫玲忆 | Powered by LOFTER