紫玲忆

【西湖组】二月雪(上)

最喜欢的小三爷和叶不修,么么哒,年度最爱拉郎配,绝对没有之一

吴邪第一次知道荣耀这个游戏,还是通过他的伙计王盟。

张起灵脚一蹬进了青铜门,这几年来他为了张家,汪家那档子破事雪山沙地里头滚,连铺子都来得少了。王盟多年来霸着里头柜台的位置,守着那台破电脑玩儿扫雷,那天他难得来一趟,却见对方戴着个低配置耳机,也有些好奇。心想着要是这货要是真有胆在店里看小电影,他就扣光他下半身所有的养老保险。

没声没息地走过去,一探头却看见是个游戏界面,王盟操控这个角色正在和人单挑。但吴邪店里的电脑已经多年没有升过级了,从硬件到软件都是老牛破车的节奏,偏偏吴邪还抠门的厉害,网也是最差的,王盟这头卡得如同便秘,显卡又差,头发衣袖都是平面,一飘一飘,看着跟他那年在西安和胖子一起吃的宽面条似的。这卡成翔的网速也亏王盟坚持得住,对方技能可劲往他身上丢,就和没有冷却似的,却丝毫不见手里角色掉血,吴邪本来以为他是开了外挂,等又过了一分钟,王盟的角色彻底扑街了,他才反应过来是画面卡在一处不动了。

这要是团战,绝对是旁若无人直接杀入敌方阵营的节奏。

王盟结束这一局,着实被网速恶心了一把,但却也不想退出来,就出了JJC挂机看风景,一回头才看见自家老板站在背后,看的饶有趣味。他吓了一跳,摘了耳机才结结巴巴道:“老,老,老板,你怎么来了?”

“我家店,我不来干吗?”吴邪摘了围巾,挂在柜台旁边的衣架上,二月份的杭州,刚下了雪,西湖边上都是落了雪的枯树,水面静得有些冷清。

“怎么,出息了,不玩扫雷了?”

“这不,别人推荐的,觉得挺不错的。”王盟又回过头对着显示屏,这时候他已经退出游戏了,登录界面上就两个大字“荣耀”,吴邪觉得这名字倒是挺有意思的,不由凑近看了看,却见王盟从主机里把账号卡抽出来。

“这少见了,现在还有用账号卡登录的呀。”吴邪不怎么玩游戏,但不代表什么都不知道,也算度过大学那段宅男岁月,各种也都尝试过一点,不过那时候也大多是直接登录了,少有这样还用账号卡的。

“是。”就算跟了他这么多年,近几年事也经历了不少,但王盟在吴邪面前总归还是有些拘谨的,实在是他这精(kou)明(men)的老板太会找由子,他那点本来就少得可怜的工资实在是经不起对方的克扣,自然话要少不少,毕竟言多易失。但这次却难得地主动开了腔:“这游戏还有职业联赛的,也有战队在我们这儿。”

吴邪挑挑眉,就见王盟打开个论坛,兴高采烈地指着一张照片,道:“就是这个,我最喜欢的选手。”然后又是一阵介绍。

挺模糊的,一张苍白的脸,眼睛下浮着一层淡淡的青色,淡色的唇叼着枝烟,吴邪一看乐了,正是自己平时喜欢的那个牌子,一时也多了些好感。

不过倒也就是这些。

吴家三爷不玩游戏,有这时间还不如和胖子多下几个斗,他们这些人日日把脑袋别在裤腰带上过活,实在不理解有些人能把游戏作为奋斗的目标,本就是虚拟的东西,还真能生出什么羁绊来,对他们这些土夫子而言,除了命其他也就是个鸡巴蛋。

王盟见老板半晌不说话,也觉得没趣,便住了嘴,关了页面又打开扫雷,一时间吴邪眼里头又满是绿色的数字。

一时间也不知怎么,他有点不想王盟关掉刚刚的论坛页面,他想着刚刚看见的那张侧脸,想起几乎和面孔不相称的那双手,白皙优美,保养得很好,像是发着一层淡淡的光,吴邪觉得有什么东西缠在心口上,很奇怪的感觉,就如同他在西海时,从背后缠上的那只禁婆的头发,粘腻,纠缠,但又莫名的悸动着。

2013年2月,吴邪今年36岁,叶修27岁,他比他高3cm,他们抽同一个牌子的烟,他送挚友进青铜门走西藏进沙漠,他被迫退役后又重返职业赛。这一年的全明星在兴欣举办,叶修头一次公开在媒体前露面。

这一年刚走过最开始的地方,过去到现在发生了许多事,但他们还没相遇。不过其实不用那么急,那也不过是不久后西湖边上的一次偶遇以及一次借火。

“哥们儿,借过火。”

“呵,没想到你也抽这烟。”

没想到的事情很多,这只是其中一件而已。

TBC


评论(9)
热度(137)

杂食又洁癖,主业追星,不定期掉落产出

© 紫玲忆 | Powered by LOFTER