紫玲忆

【全职高手王叶】清平乐001(武侠设定)

总之这就是个武侠设定的傻白甜,会有很多不科学,为了方便一开始大概就是全员集结状态,主要是撸主写相声联盟时候写全员集合实在是写到心累

之所以叫清平乐,是因为这个词牌名下大多是写田园情调的小清新词,大概就是这样一个有点甜的故事吧

终于有脑洞带大眼玩了,一本满足>w0

001

“四处也寻不见你,谁知你是藏在这处躲懒了。”苏沐橙笑意浅浅,抬头看向树梢,穿着灰色短衫的青年,半倚靠在树干上,见他歪歪头,她无可奈何地看了眼他,不由又笑了笑,这才接着道,“快些下来,误了活,老板娘要发火的。”

叶修咂咂嘴,身形一晃,足尖轻点,已稳稳站在地上,手里的长柄烟斗转了转,铜黄色的烟斗衬着他手指白皙,实在和那一身劳作的衣裳不相称,他作势挥了两下,最后却是在少女额上轻轻一点,不过是些佯装的恼怒罢了:

“倒是跟着她来催我了,也不知道当初谁养的你。”他摇摇头,一副黯然神伤的表情,“沐橙,你让我心寒啊。”

跟着他这么久,几分真几分假自然看得清清楚楚,若是魏琛方锐在早就嚷着“叶修你要不要脸了”,但苏沐橙只是笑,手夺了那只烟斗去,走了几步,冲叶修晃了晃手里的烟斗,道“走还是不走?”

叶修叹了口气,吐掉嘴里叼着的草叶子,拖沓着脚步跟上,心想若是早听那人的话断了这瘾便也罢了,哪像现在倒被这丫头片子要挟了,然而心头却并没有什么不满。

四月里正是草长莺飞的时候,阳光照得人浑身都泛着懒劲儿,旧伤口早已好了,多年积下的旧疾,过去不在意,也没时间过问,前些日子被那人一通好说,灌了好些汤药下去,总算是调理得差不多了。如今整个人都像是新,从身体里头带出一种生长的微痒,叶修半打着哈欠,不远处陈果叉着腰,模模糊糊看不清容貌,不过向来率直的老板娘现在怕是柳眉斜立了。

“早知这样,不如在王大眼那儿再多赖几天算了。”嘴里抱怨着,脚步却也不自觉放快了。他有点想念烟草的味道,摸了腰间,才想起烟斗方才被苏沐橙拿去了,指尖摸了空,刚皱起眉,却又摸到系在旁边的小袋子。

“甘草,味甜,性寒,清热解毒,健脾益肺。”王杰希把切好的甘草根倒进小袋子,对着窗边吞云吐雾的恋人招了招手,“早劝你戒了,下次瘾上来,含一片好了。”

叶修吐出最后一口烟气,烟斗轻轻搁在桌上,见王杰希叫他,便挨过去,下巴刚好搁在那人肩上,只眨眨眼看那人不急不慢把袋子封好,“吃多了还浮肿呢,你怎么不说?”他歪歪头,头发蹭着对方露在领子外头的那一截脖子,热气就呼在耳朵上。

王杰希微侧过头,看着趴在肩上的人,语气中有些忍俊不禁:“反正本来也这样了……”

“这样可不好啊,大眼。”叶修也抬起眼,瞧见对方藏着笑意的眼睛和挺直的鼻梁,嗯,还不错,不愧是江湖人称每一个侧脸都很帅气的男人,但嘴上还是说着,“搁哪儿学的心这么脏,话也嘲讽,改明儿哥不要你了,都没人敢收。”

“跟你学的。”把多出的一片甘草拿起,塞进对方嘴里,指尖感受到一点嘴唇柔软的触感,终于还是低头和他唇齿纠缠。

舌尖贴着牙龈微微扫过,叶修刚微微张开嘴,对方的舌头就灵活探了进来,勾起他尚还有些懒怠的舌纠缠,舌尖勾着甘草片推拒,很快口腔里便全是那股有些甜腻的草药味了。

刚亲吻时王杰希便转了身,此时松开对方,两人呼吸都有些不稳,但手仍稳稳环在那人腰上,而先前那个装着甘草片的小袋子已被他刚刚在对方腰间系好,打了个漂亮的活扣。

“大眼,你山谷家大业大,倒连颗糖都舍不得买。”叶修把药草压在舌头下,说话也有些含糊不清,“这么抠门,养孩子不容易锻炼出来的?”

微草山谷只他一个主事,下面的小辈虽然能干但终究冒失,到底还是不能独当一面,忙里忙外着实不容易,更不说谷口开着的学堂和药馆,多是接济附近村民的,自然也不收钱,倒不在乎钱财,但管理起来又要费一番心思。

也知道是他是调侃,自然对他的垃圾话不上心,倒是想起另一件事来,不由有些微微恼怒:“我若是抠门,倒是要叫你把先前喝下去的东西都吐出来了,我那些名贵草药,光是偷着倒掉的,就不知被你糟蹋了多少。”本来只淡淡看着对方的眼睛也轻轻眯了起来,“你说是不是,叶修前辈。”

叶修看着那双半眯着带点怒意的大小眼知道对方是真有些不满了,那一声“前辈”叫的连他都抖了一下,王杰希虽说是他后辈,但却少有这么叫他的,若非调侃便真是生气了,又或是在一些更令人面红耳赤的场合。

“哥又不是纸糊的。”他翻了个白眼,但又自觉有些理亏于是躲开对方的视线,“而且那东西也太苦了。”

“不是给你备了冰糖吗?”怒气消了只剩下点无可奈何了。

叶修不答话,只从那人怀里挣出来,斜挑着眉似笑非笑地看着,半张着嘴也不出声做了个口型,王杰希看得出那是“王不留行”四个字。

“我给你添那味药是给你化瘀活血的,况且计量也少。”王杰希叹了口气,他实在不该和叶修纠结这些,只好换了话题,“你何日起身回杭州?”

“就这两天吧,反正哥一穷二白也没什么东西好收拾的。”叶修已坐回他先前的位置,长柄烟斗拿着贴在脸旁边,却也不点了,“怎么,大眼,舍不得哥了?”

“我舍不得我那点被你带走的材料。”知道是笑闹,便也由他,顺着话头,王杰希便笑着说。
“大眼你不是吧,你看哥这几天也帮了你不少忙,不也常带着小高他们练功吗?说你抠门还真记上仇了。”

“我要是真记仇,就直接在陶轩杯子里投毒了,还让他活到今天。”这句话半真半假,但他眼神没有点笑意,听上去倒是情真意切了。

“你不会。”叶修勾了勾嘴角,“这次若不是我丢了旧名字,原先的内功也全失重练,嘉世完全无处寻找,不然照你的性子,断然不会把我接进微草养伤的,怕也只是包好药材给沐橙送去。”他这么说,却并不生气。

“你心里,我就是这般明哲保身的样子?”

“倒不是,只是你心里到底是微草最重的,若他人不动,你接我入谷,自然就是和嘉世对立了,微草毕竟与其他门派不同,你们以医起家又是药谷,虽说是胜过武林大会的,但终归不靠武力,况且谷里新一辈仍不精熟,自然需你各方谨慎。”叶修轻轻道,看着对方的眼里是浅浅的笑意。

王杰希向来知道叶修看似不在意,其实心里透亮,却也没想到自己那点心思被对方摸得透彻:“我这般,你不恼。”

“为这点事生气,你也太小看哥了吧。”叶修从鼻子里发出一声哼哼,“你这样,我可是当优点看的。”说着他站起身,走过去拍拍对方的脸颊,“不然你以为,除了大小眼,你还有什么地方吸引我?”趁着对方愣神,吻了吻鼻尖,又迅速坐了回去。

两人在一起也不是一两天了,但突然的举动还是让王杰希觉得有些脸颊发烫,然而叶修的话让心头不自觉染上暖意,起身在他身旁坐下,手指勾着那人一缕头发,并不软,光滑带着韧劲儿。

“别摸,哥有几天没洗了,你也不嫌油。”叶修这么说却也没挣脱,只低下身子趴在桌上,头作势就靠在王杰希搁在一旁的胳膊上。

王杰希也没松开,手指绕着发梢,看着对方柔软的脸颊趴在自己手臂上,挤得有些变形,鼓起小小的看起来触感极好的一块。

“事情处理妥当了,新年一块儿过?”

“怎么,这么离不开哥,人还没走呢就问什么时候回来了?”

“英杰总归想见见一帆的。”

“啧,大眼你这样可就不好了,当初当了王母娘娘现在又要搭鹊桥了。”叶修坐起身子,指尖戳着那人额头,“用心良苦的爹爹也不是你这么演的。”

“哪来的这些有的没的,只是问问,若是真忙,便等明年也好的。”王杰希摇摇头,反正时间长着呢,哪差这一次。

第二日叶修便在天色未明时离开微草,同行的是微草因资质平平而不受重视的弟子乔一帆。王杰希未去送行,他只在医馆二楼站着,看着那辆马车在晨光中走远,那时春寒料峭,景色还荒凉,那辆马车独自在黑沉的天空下渐渐驶远,显得孤独而渺小,然而天边已有光亮,所以他并不担心,也无需担心。

但总归错了这一次也不算好,叶修这么想,抬眼一看却是陈果已经怒火中烧的脸,愣了一下,便道:“我先去忙了。”然后就去了后院指导唐柔练功。

陈果被他突然转变态度搞得没了脾气,只站在原地纳闷,也不只是哪儿突然来的干劲。

只有叶修心里明白,北边虽然冷的要死,但仔细想想,饺子还是很不错的,若是大眼屋里炉火烧得旺的话,他自然想过去的。

他弯着眉眼笑了笑,四月里风暖得很,倒是熏出些醉意了。

TBC

评论(5)
热度(32)

杂食又洁癖,主业追星,不定期掉落产出

© 紫玲忆 | Powered by LOFTER