紫玲忆

【全职高手all叶主周叶】荣耀相声联盟021

021

乔一帆学艺早,进了微草的少年班,最初练得都一样,每日跟着师傅起早练嗓,他人勤奋,天赋也不错,但始终也没有特别出彩,也是那时候认识的高英杰。

一开始,孩子都一般大,每日早课也一样,也没分出个好坏高低来,两个孩子处的好,吃喝玩耍都一块儿,带他们的小师傅看在眼里,却也知道感情好的并不一定最后会凑成对子。

说是分不出好坏,也不过就头几个月,高英杰天分不一样,自然有人看在眼里。乔一帆那时年纪虽小,但心里头是通透的,带他们的小师傅开始给高英杰开小灶单练,班主看过去的眼神也是带着赞赏和期望的。乔一帆不一样,他始终平平淡淡,不突出也算不上最差,性子又平和,存在感少得可怜,王杰希最开始也很少注意到,只是每次来训练班,记得有这么个孩子总是默默倒水,但也不是很在意,后来他想想,那段时间甚至对他而言对方的长相都是模糊的。

乔一帆看得明白,班主有意栽培好友,也许拜师也就是这两天的事,但他自己前途未明,训练班里条件不错的或多或少都正式拜了师傅,还有的已经提前组好了对子,而乔一帆这头仍旧无声无息的,他没有固定的搭档,群口里头占个位置,他性子温和又重整体,群口里边中规中矩不会出错,却也不可能出彩。

他一个劲的练功,起得越来越早,却毫无进展。有那几天他见好友着手收拾东西,他明白上面的意思,但高英杰似乎并没有注意到那些不同,他想着也许只是个时间先后,不久好友也会时常登上舞台。

这种感觉很微妙,相差太多,他并不嫉妒,其实他衷心为好友演艺之路的坦荡感到高兴,最终变成了对自己的怀疑和深深不满。

无法避免的结果,那天乔一帆回来,房间的另一张床铺已经收拾了,就剩下空荡荡的床板,高英杰站在门边上,收拾好的箱子放在脚边,似乎在等他回来,一见他进门,五官尚还稚嫩的少年露出柔软的笑容:

“一帆。”

“英杰,要走了吗?”

“是啊,要有一阵儿不能见面了。”高英杰笑笑,但神情里带着不舍。

“恭喜了。”乔一帆觉得喉咙发紧,但他还是安慰道,“可以打电话的。”

“也对。”高英杰神色明朗了些,“反正,一帆你这么刻苦,肯定很快就可以过来的。”

乔一帆觉得心头一窒,但他只是笑并不回答。

“等你过来了,我们就搭档,一起上台演出。”

乔一帆知道这不可能,心脏被揪着痛了一下,乔一帆痛恨自己能力不济,却又有一瞬感到无奈和不甘,但看着好友毫无防备的笑脸,他咽下带着苦味的唾沫,轻轻道:

“好。”

叶修还在嘉世的时候不怎么出H市,巡演也有,但也是来去匆匆,很少有时间停留的,倒是被赶出来后,终日混在兴欣里头,那一阵陈果托他去B市采购,早去了一晚,恰好那晚微草有演出,叶修也没事,只和王杰希说“给哥留个座”就两手抄兜,颠着就过去了。

那天节目不错,叶修看完也不急着走,等人都散了,也不见他去后台,倒是王杰希绕出来,衣服还没换。

“新人里头,你觉得怎么样。”王杰希手搭在椅背上,略低下身子问叶修。

“你倒是挺看重小高的,不过那孩子确实不错。”叶修倒也不明着回答,半回过头瞥王杰希一眼,“不过我倒是觉得今天群口里头有个孩子挺有意思的。”说完像是觉得这姿势累脖子,活动了一下,又转了回去。

王杰希被对方懒得哭笑不得,又想着今天的群口依旧中规中矩毫无亮点,也不只是谁能入他的眼,倒也觉得有趣,便绕到前头,在他对面坐下,才问道:“哪一个?”

“灰袍的那个,基本功扎实,控场能力也不错。”

王杰希皱起眉头,他知道对方说的是乔一帆,但他对这演员一直没什么印象,实在平庸得很,自然也没看出叶修说的好来,但他也清楚按着对方的性子,是断不会在这些事上和他寻开心的。

“大眼你看,有些人不好并不是因为他真的不好,而是在这方面不好。”叶修笑笑,他面前那半盏茶早就凉了,他喝了一口,皱着眉有些责怪地看着王杰希,“你说是不是?”

这时候人都散了,他也没法叫人帮他换茶,只干脆接口道:“叶老师这是要直接抢人不成?”声音里头确实不自觉带了笑的。

“哪敢,你微草家大业大,还差这么一个平庸的班主都记不住名字的小演员。”他说得一字一顿,话语里头有些不满,他也知道王杰希一人打理微草上下,自然做不到面面俱到,但乔一帆现在这境地又着实可惜。

王杰希听得出叶修的微恼,他自然有理由解释的,但他也清楚他的理由对方也明白,只好苦笑道:“抱歉。”

两个人都没了话,半晌却听王杰希道:“麻烦了。”

“啧,哥给自己班子培养演员麻烦什么,说得好像还是你家的似的。”

那时候乔一帆正在后台收拾东西,其他人都走了,高英杰本要陪着他的,却被乔一帆一句你今晚返了好几场,早点回去休息吧给堵了回去。晚上的演出依旧平淡如水,但他知道能上台已经是很大的恩赐了,他松了口气,起码没出错,却听见有个声音冲他懒洋洋笑道:

“基本功还不错。”

他回头,叶修就夹个烟,站在穿衣镜旁边,见乔一帆呆愣愣看自己,心想孩子不会是见偶像激动傻了吧,毕竟哥如此狂霸酷炫拽,他揉了揉身上那件皱巴巴的衬衫。

乔一帆确实一个愣神,然后他有些羞赧却又坚定地说“叶老师,后台禁烟的。”

叶修尴尬地把那根烟碾灭在旁边的一次性杯子里头,然后又立刻不在意地笑起来,“刚刚台下看你演出来着,觉得不错。”

乔一帆吃了一惊,被心目中的大神夸奖确实高兴,但转念一想自己刚刚的表现毫无亮点,又哪来的觉得不错,不由得又有些黯然。他表情都写在脸上,一惊一喜一疑一殇都被叶修看在眼里,他莫名有些心疼这孩子。

“你没想过,说得不好不是因为你不好而是因为你不适合群口?”

乔一帆睁大眼睛,从没有人和他说过这话,班子里安排他说群口,他便去说了,却从没想过是否适合自己,只是尽力去配合搭档,现在却有个人告诉你不出彩是因为你并不适合。

“试试单口怎么样。”叶修笑笑,“不是逗乐的那种,讲讲故事。”

乔一帆还有些无法相信,但对方的眼睛清亮,满是真诚,他手里的抹布还没来得及放下,便已经不受控制地点了点头。

之后叶修就会了H市,乔一帆在微草照常演出,私底下却开始找来段子自己练习,也没有观众,他就对着宿舍的墙一个人说,录了视屏再传给叶修,对方在网上对着视频一点一点指点他,这样一来一往就是半年多。

说到底,对于相声,叶修还是个苛刻的人,毕竟他能对着孙翔说出“观众喜欢你不是让你拿来炫耀的”这种话,对着唐柔的指导也总是精益求精,然而指导着乔一帆时,叶修最常说的话确实“不错,进步很快”,他明白对于乔一帆最重要的是为他树立信心,对方有才华,也勤奋,却只因为最开始选错了方向,被耽误了这么久,还好不算太迟。

“谢谢前辈,前辈晚安。”打完这些话,这次的指导才算真正结束,乔一帆长舒一口气,看着QQ上叶修一闪一闪的头像,心里头满是感激,他感谢叶修对他毫无保留的教导和鼓励,这个男人是众所周知的大神,似乎每个人提到他只会记得他的无下限和嘴贱群嘲,但是,正是他把他拉出自我否定的深渊,带他去尝试新的世界,让他坚持下去,有了继续说相声的决心。

他刚要退出,却见对面又弹出一句话:

“怎么样,要不要到兴欣来?”

他是有犹豫的,圈子里头的规矩他懂,像他这样的小演员年纪又轻随意离开老班子加入新的,绝对会留下话柄,以后就是再火,腕儿再大,提到这些事,也是抬不起头的。

然而内心又是隐隐的悸动,他明白去兴欣意味着他可以新的方式演出,以叶修说的适合他的方式。

这个时候,王杰希找到他是乔一帆没想过的。事实上,他对这个班主还是有些畏惧的,虽然和天分出众的好友不同,他对对方并不是很熟悉。

“你并不适合微草班子。”

乔一帆心头紧了紧,他不敢出声,只是垂着头在一旁站着。

“我的意思是,你自己离开吧。”王杰希看着惊弓之鸟般绷紧了身子的乔一帆,想着刚刚才来求过情的高英杰,不由皱着眉头叹了口气。

乔一帆猛抬起头,看着对方向来严肃的眼睛,却发现里头透着淡淡的柔和。

“你以后,”王杰希顿了顿,才慢慢道,“跟着你叶老师多学学。”

乔一帆一向心里通透,此刻一下便明白对方的意思,他突然就跪下,那是拜师时才行的礼,只恭恭敬敬地磕了一个头,“谢谢老师。”便匆匆转身离开,急得都忘了按规矩征询王杰希的意见。

王杰希看着少年匆忙离开的背影,只轻轻叹了口气,他想鼓励几句却也没有话说,哽了半天,才轻轻道:“好好说。”

乔一帆才走到门边,觉得眼眶不自觉发热,他站定,挺直了身子,用力点了点头。

乔一帆在兴欣的第一场演出王杰希也去了,带着高英杰,演出结束散了场,王杰希也不难,就让徒弟欢欢喜喜去了后台。

乔一帆刚脱了长衫,背心被汗水浸得完全湿透了,头次一个人上台还是紧张的。他瞧见高英杰,惊讶地瞪大眼睛,然后也欢喜地眨了眨。

“一帆,我以前都不知道你说这个说得这般好。”

“也是头一次说,有好几处都错了。”他因为好友的夸奖微微红了脸。

“没有,是真的好。”高英杰笑得开心,他真心为好友高兴,纵然他们现在已经不在一个班子了。

“英杰,以后有机会一起说吧。”

“好。”

TBC

评论(1)
热度(44)

杂食又洁癖,主业追星,不定期掉落产出

© 紫玲忆 | Powered by LOFTER