紫玲忆

【全职高手all叶主周叶】荣耀相声联盟020

020

叶修到了B市并不急着联系乔一帆,一方面班子刚来,地方东西都不齐全,要张罗的地方很多,另一方面虽说他和乔一帆心头都有数,王杰希那端微草也是默认了的,但还是要走个形式的。

叶修先前也和王杰希商量过,微草那边先放手,孩子尚小,以后的路也长,不能让他这么早就担个独自出走,忘恩负义的帽子。叶修那边和王杰希挂了电话,才吸了口烟,吐出的烟雾和冬日里呼出的水汽混着,他出来买烟,想着反正屋里也不让抽烟,干脆就在外头小卖部打电话,人不齐,一时也没打算开始演出,倒是网上风言风语先起来的,忘恩负义,见钱眼开,说什么的都有,叶修也不在意的,本来这么些年了,什么难听话没听过,真是那句话“谁没吃过几回屎,别嚼就行了。”

叶修上次那么说的时候,洗头房三人组聚在一起宵夜,面前一排烤串,说是来点酒人生相谈的,其实也就魏琛一个人喝,方锐和叶修就坐旁边,一个吸烟,一个放开了吃。

叶修说这句话的时候,方锐脸色一变,嘴里那串金针菇差点就给呕出去了,“你怎么这么脏啊!”

“得了吧,方老师,也不知道刚刚是谁一边说这东西叫挂翔,一边还吃的倍儿香。”叶修挑挑眉,指了指方锐手里那串金针菇。

“放屁,自己打了一个韭菜嗝,能和闻别人的韭菜嗝一样吗?”方锐撇撇嘴,“不过说实话,老叶你这话虽然脏,倒也得理。”

魏琛咕噜灌了口啤酒,才慢悠悠道:“这么多年真当自己是个内裤了,什么屁都得兜着。”

“啧,你也不怕遇着那遄稀的。”

“脏啊,知道方老师你那毛内裤兜不住。”

一时间三个人都没话了,半晌叶修慢悠悠叹了口气,“那句话怎么说来着?”

“说相声的盼着死同行。”魏琛把瓶底那点酒喝干。

“真理啊,主流相声圈。”

B市天不好,晚上郊区也没什么星星,一时间只觉得夜深露重。

这样的感觉在过去的十多年并不是没有过。

当初嘉世刚起步,叶修对着只有十来个人的剧场说一晚上,中间来来往往有人上厕所,叶修面不改色继续说,然而散了场对着过于整洁的场地,便是这样的寒意。

又或是,搭档了三年,班子日渐走上正轨,票房渐好,吴雪峰却抱歉地对他笑笑,告诉他很抱歉他要出国,也许下海,但不会再说了。

他们这些人台上油嘴滑舌,贬损起他人毫不留情,被说道了也不很在意,却也不是刀枪不入的,纵然是叶修这样的,一心只有相声,外事万般轻待的,也无法做到真正的毫不在意。然而这样的寒意也不过是一瞬的,让他们真实,却并不会成为阻碍前行的障碍。

但他们这些老油条是滚油里头滚过的,却不代表放着后辈被折打。有些挫折是要受的,冷场,说错,包袱不响,甚至是观众砸场,这些事经历了台上才能站得稳。但有些时候却是要把他们护在身后的,尤其是涉及人品,若是人有问题,自然问题敞亮放出来说,但若是无中生有的中伤,乔一帆此刻其实还不算是兴欣班子的人,但叶修却已经抱着护短的心了。这才商量着让王杰希扮一次恶人,自然,叶修的意思王杰希也清楚。

直到叶修这头忙活的差不多了,剧场宿舍都已经收拾利落,微草那头放出消息,让乔一帆离开,这次变动对圈内的震荡不大也不小。相声班子里头演员有流动但其实不多,因为大多都带着一层师门关系,有师徒的,师兄弟的更多,若是对方没有打错,即使演出少也不会轻易就让离开班子,所以微草这一出倒是有些出乎意料。然而,乔一帆确实不是什么出色的演员,存在感本来便薄弱,即使吃惊也不会太多讨论。

况且乔一帆刚离开微草叶修那头就迫不及待把人收到兴欣来,明眼人都看得出两个人这出红白脸的意思,自然也不会多说,后辈不懂的有嚼舌头也大多被班主压下去了,他们这些老人早几年都吃过这些暗亏,虽然不熟,不帮一把却也不见得就这么去踩一脚。

叶修以前就知道,他们这些说剧场的,比起那些上电视参赛的主流们,多的也不过是这点人情味儿。

也就这点东西,叶修想,可说到底,什么东西到最后留住人的也不就是这点人情味儿。

TBC

评论(3)
热度(27)

杂食又洁癖,主业追星,不定期掉落产出

© 紫玲忆 | Powered by LOFTER