紫玲忆

【全职高手all叶主周叶】荣耀相声联盟019

019

安文逸是个不折不扣的霸图粉,还是个张新杰厨,但他又不像是寻常的霸图汉子,一腔热血,直来直往,除了支持本家大概就只剩下日死叶修一个念头。所以当他遇到压着帽子躲在霸图观众席里的叶修的时候,还是比较冷静的。

“叶修老师。”安文逸没有一点见到大师的兴奋,也没像大多霸图粉那样直接掳袖子上手,他甚至不急不慢的剥开了盘子里最后一个花生,对着只剩下葵花籽的青花碟子,觉得心里痛快了很多,他想如果霸图的茶水是由副班主张新杰负责的话,他在吃的时候就不必这么费劲了,摆在一边的花生壳相当整齐,都是对半开的,没有一个被捏坏或是捏碎。

叶修也是来了北边之后才开始各个班子乱转悠的,以前他一个人在南头,想看也没法子过来,门票不要钱,一次机票可要命,省钱不坐飞机,就叶修那一身的懒骨头,九个小时火车还不给颠散了。各班子出了新段子也都是网上找了视频,都是观众拍得,模模糊糊还镜头乱晃,看的时间长了,叶修觉得自己都快不记得那老几位长什么模样了。

兴欣全体北上,虽说事务繁杂,叶修前前后后忙得像个陀螺,停业停不下来,但是毕竟如今在一个地方,还是会抽出时间各班子跑跑看看现场,地界儿不同,观众也不一样,自然是要多学习的,叶修虽然自信却从来不自负,他的天赋和能力是荣耀,却从没有被他用来炫耀过。

像霸图这种班子,票自然是早早便售罄的,韩文清知道叶修回来,每次都给他留个座儿,不差也不好的那种,混在人群里头,叶修也不在意,本来票价紧俏,老韩再怎么土豪也不至于回回给他留那好几千的,而且坐前排的都是铁粉,叶修朝那一坐,别说露脸了,就那一身天然的嘲讽气息也足以让他挨一顿胖揍了。

叶修每次座位固定,但身边的人不见得是一样的,头里的好座位自然有人长期霸着,中间这种自然是轮着来的,叶修第一次遇到安文逸也没注意旁边的那个学生气的眼镜男,只是感慨原来霸图粉里头也有这样斯文型的,但过了几周他又在那个座位看见对方,想想上次坐一起正是上个月这一天,才咂咂嘴,这不会是个张新杰粉吧。

之后他才注意到,安文逸虽说是坐在台下的,但跟着念的那几句时机极好,口齿也清楚,才觉得有几分意思。

觉得有意思,那一阵他天天往霸图跑,本来是想按照强迫症的尿性一月一次的频率也太长了一点,本来是想摸摸规律的,结果没想到真是一月一次大姨妈一样准时,这才想到对方是个学生还是要考虑经费问题的。倒是他来的这么频繁,韩文清都觉出些不寻常了,那日表演前随口问道:

“最近怎么总往这边跑?”

“怎么,老韩你这么土豪还心疼那点票钱?”

霸图班主一句话没说,只皱着眉头看他一眼,看得叶修后颈一凉,才嘟嘟囔囔道:

“挖墙脚啊。”

韩文清也没当真,他本是站着的,叶修整个人蜷在霸图挺舒服的沙发椅里头,他伸手拍了一下对方的头,转身就会后台准备去了,叶修只对着自己那份儿明显比周围人多的瓜子茶水咂咂嘴。

其实早在安文逸和叶修正式打招呼之前,他就认出那是叶修了。但他生性严谨,也不想妄作定夺,自然也是没想到叶修胆子这么肥脸皮这么厚,真敢在一堆霸图粉里头对着台上的韩文清噫啊吁的,况且叶修向来少在公众面前露面,剧场里能拍下的视频也是模糊的一团,安文逸回去看了好几个叶修的段子,才得到确认。这才在又一次遇到叶修时压低声音打了个招呼。

和大多数“生是霸图人,死也日叶修”的粉不同,安文逸理智得很,粉黑也就一线间,他看得通透。对叶修,实际上,他很欣赏对方的能力,虽然群嘲技能一样对他有效,但却也没有那么生气。

也许因为过于理性,甚至透着一股利益至上的凉薄,所以当叶修邀请他来兴欣说几场的时候,带着玩票性质,那时安文逸倒没有拒绝。他大学在读,业余时间也充沛,登台说几场纯粹当社会实践了,他这么实话实说的时候,叶修还笑了笑:

“不加综测的。”

但当叶修询问他愿不愿意专职当正式演员的时候,安文逸还是犹豫了一阵,他和罗辑不一样,罗辑最终的发展方向必然还是学术,安文逸想也许再过几年,对方会慢慢退出专心研究,然而他现在正站在大学的转折口上,考研,工作或是出国,未来对他与其说是未定的不如说是完全迷茫的。他普通大学,普通专业,成绩也一直不温不火,即使顺利毕业就业问题也是必然会遇到的,现在叶修抛出的橄榄枝未必不是一种选择。然而兴欣刚起步,票房不稳定,是否能长久的支撑下去还画着问号,这让叶修给的选择显得没有什么余地。

叶修理解安文逸的心情,必然不是人人都有他当年的勇气,陈果心里头其实是有些不舒服,却见叶修笑得不紧不慢,一副志在必得的样子,窝一肚子火也全部都灭了。

果然没多久,安文逸拖着行李和肄业证书就住进了兴欣剧场后头的小别墅里头。

“你早就知道他会同意?”陈果问。

“哪有什么知道不知道,我只是看他眼睛挺亮的。”叶修瞥了对方一眼,“眼睛亮的话,早晚是会答应的。

TBC

评论
热度(32)

杂食又洁癖,主业追星,不定期掉落产出

© 紫玲忆 | Powered by LOFTER