紫玲忆

【全职高手all叶主周叶】荣耀相声联盟018

018

罗辑被叶修相中最初是因为网上一篇广为流传的文章。他不写微博但不代表不刷,偶尔也是上去看一看的,那天上线一下子收到一堆@,着实把叶修吓了一跳,点进去一看却发现都是同一条内容:

《跨时代成果——数学分析法教你如何精确把握抖包袱时机获得最好效果》

叶修有些忍俊不禁,点了链接进去看,原来的标题也不是这个,只是个很朴素的讨论帖,但内容着实高端洋气上档次,在经历各种不明觉厉的专业词和函数式之后,离家出走初中学历的叶修大大,只能叹口气感慨:

“脑洞太大,是病得治。”

其实罗辑说的并不是没有道理的,抖包袱并不只是单纯地把笑料丢出来,抖的时机却是是有讲究的,越有经验的老艺人时机掐的越好,自然效果也越好。这东西快了便不从容,观众看了不舒服,慢了又像是故意磨人,难免冷场,往往一乱,整场节奏都有偏差。

但是他们向来是靠经验和意识的,传统曲艺多是童子功,从小学艺的文化水平自然不见得高到哪里去,时机这一说个人心里都有数,但哪会有人细究方法,到底还是凭感觉的。

罗辑的文章不过是把叶修他们的感觉和意识给具象化了,甚至更为细致的用公式方程的形式展示出来,叶修大体看看,虽然里面的大多数内容他完全看不懂,但就最后算出的数据而言,偏差并不是太大,不过也过于死板了。毕竟台底下观众是活的,不会按照你模拟好的方式喝彩或是发出嘘声,况且,虽然看得出孩子是真心喜欢相声才写的这些,不过这些个词搁在这么个儿事上,讲好听叫高冷,说白了就是装的一逼。

不过,叶修看着那些高大上的词汇,不知怎么倒没觉得特别震撼,他在一种夹杂着卧槽这也可以和这货真逗的复杂情绪中,瞧出些意思来,他细想了想,还是到论坛搜出了楼主的ID,然后发了一封站内信。

罗辑是B市某重点大学数学系的高材生,他是少有的专业即是兴趣的学生,脑子活络,又刻苦勤奋,虽然年纪还小,但教授已经让他着手参与各项重大研究了。

本来他应该和他名字一样有个中规中矩,刻板规整的人生,自然外表看上去也是这样,但偏偏这样的高材生却是个相声发烧友,当初选择很多,虽说B市的学校是顶尖的,但也不是非上不可,相声发烧友罗辑同学为了现场赏名角儿们几个“吁——”这种理由北上,简直让人难以想象,然而事实便是这样。

罗辑性子里是有些腼腆的,读书多了难免有一两分呆气的,嘴上也不是那么伶俐,虽然喜欢却也从没想过自己上台说,然而又是实在喜欢,总不能像妹子一样网上暗搓搓发文意淫各大班子的腥(爱)风(恨)血(情)雨(仇),最后就专业对口出那几篇文章,谁成想就火了。

最开始罗辑也没怎么在乎,那帖子下头嘲讽的,支持的,不明觉厉的都有,他本来也就是自己一写图个乐子,评论没细看,也就真有人提出疑问才认真解答。加上最近几天他跟着教授忙新项目,尚且不知道自己被挂到微博上了,好容易一阵儿各种事都消停了,才偷空瞥一眼论坛,就看见短信了。

室友回来的时候,见罗辑呆愣愣坐在桌子前,电脑页面开着,人却没个反应,探过头去问:“怎么了,没事吧?”

“没事,就是玩……玩儿脱了。”

罗辑仍旧盯着屏幕,论坛里叶修的号是用本名的管理员号,那条署名是他的短消息就一句话:

“想不想上台表演”

连个标点符号都没有,罗辑却觉得自己血液都开始沸腾了,但他表面仍是平静的,然而心底在一阵兴奋后却迅速被忧虑和窘迫占据,相声这事被叶修说得太轻描淡写,搞得好想问他今晚晚饭吃什么,但冷静下来,他既没有基础,也没有天赋,就这么决定上台实在只能是出丑。

然而那点担心还是抵不住喜欢的情绪,罗辑搭车到了兴欣剧场,进门的时候还有些诚惶诚恐,生怕犯了忌讳,却见人都挤在门边上,叶修笑呵呵迎他:

“啧啧啧,拉高平均文化水平的总算来了。”

“哪能,也算校友啊,老叶。”

“就你那清华水产养殖基地的文凭?”

罗辑听着腿毛三人组扯这些有的没的,其实这些段子都是他听过的,烂熟于心,但他还是忍不住笑起来,然后他一直悬着的心猛地就放下了。

可他还没来得及自我介绍,一只手特别用力地拍在他后脑勺:

“喂,你什么星座的?看你挺不错的受你当我小弟了!”

他一抬头,染着黄色半长发的青年嘴里叼着个包子,油腻腻的手指刚刚正好蹭在他头顶上,拍的那下挺重的,罗辑一时间还有些晕晕乎乎,他和搭档包荣兴的第一次正式见面完全超出数据可控的范围之外。

不过,本来从走进兴欣那扇门开始,这里的一切就无法再用数据评估了,但罗辑头一次认为这个世界本就是不可控的。

 @ TBC

评论(1)
热度(43)

杂食又洁癖,主业追星,不定期掉落产出

© 紫玲忆 | Powered by LOFTER