紫玲忆

荣耀大陆混户口用的小段子,刷一刷时髦度

兴欣的土地是陈果父亲遗留下的封地。

叶修军下先锋唐柔以骁勇好斗闻名,不让须眉,却是公侯独女。

苏沐橙曾是荣耀大陆除烟雨女帝楚云秀外唯一的女爵。

呼啸帝国谁不知方锐,一人之下万人之上。

而他们的领路人,叶修,却是创造了嘉世王朝独霸天下局面的,荣耀第一王者。

最终,却建立了兴欣这样的共和国。

“位高权重者建立的共和国不过是个虚假的美梦,帝国体制下成长的他们如何理解子民所需,这样的共和不过是一种施舍,顶礼膜拜的个人崇拜和高高在上的特权制度并不会因为他藏于幕后制造浮夸的神秘感或是频频出镜表现亲民力而有所改变。”阮成在兴欣宣布建国的当天便发表看法,他言之凿凿地说完这些话,又顿了顿,别有深意地笑了笑,才道,“况,建国者为叶修,嘉世废帝,叛国出逃者,叶修。”

统治嘉世期间向来神龙见尾不见首,兴欣一路来却越发乐意与大众接触了,面对质疑,叶修显得毫不在意,那时他刚赢下一场艰难的战争,军营沙图上,对嘉世土地的战争已经从小块的蚕食变为大规模的吞噬,他不是不念旧情,也不是记恨嘉世,只不过在完成国家建立发展道路上再寻常不过的一步,如同十年前他为嘉世做的那样。

他漫不经心地转着手中那把造型奇特的伞,战时资源紧缺,烟草都是稀缺物,没烟抽他也不挑,只把烟草叶子放在嘴里不急不慢嚼着,这让他身上的味道比起烟草到更偏向于某种苦涩的草药。

“无论始发者是谁,他的身份,阶级是什么,共和的目的并不会因此改变,我们愿倾尽毕生之力为我们的人民建立一个平等,幸福和安乐的国家,我们个人的狭隘性不应成为体制被抨击的原因。当然如果他一定要这么认为,我也没有办法。”叶修笑了笑,唇角是淡淡地嘲讽,但他向来是这种表情,“我只能说,也许我们对共和的理解有所偏差。”

这一番话自然在荣耀大陆引起轩然大波,赞成反对各占一半,争论不休,褒贬不一,然而兴欣的脚步却为收到任何影响。只有霸图国主韩文清在听到这一番话的时候禁不住一愣,他回想起十年前的还叫叶秋的叶修,曾在一个夕阳西下的傍晚对他微笑着道:

“老韩,如果可以,我希望有一天在我所治理的国家,无论他的制度如何,他的子民是平等的,饱足的,他们不用为生计发愁,不会因战争离散,不因等级而卑躬屈膝,不因特权而飞扬跋扈。”

他身后是悬崖万丈,群峰之上归巢的鸟儿惊响山林,霞光已散,但他的脸沐浴在光中,那是一个坚定的,充满希望和理想光芒的笑容。

韩文清记得,那是他们最后一次以朋友方式交谈,第二日叶修投于嘉世,驰骋疆场,而他自己自此成为霸图帝国无坚不摧的王。

时光荏苒,转眼之间已是十年,当他们逐渐安定,修身养息,时光磨钝他们的棱角,冷却他们的热血,当霸图的改革停滞不前急需突破,嘉世由内而外腐朽败坏。

只有他,十年未变,初心依旧,愿以一腔热血追逐他的理想国。

“我要我的子民平等饱足,不用为生计发愁,不会因战争离散,不因等级而卑躬屈膝,不因特权而飞扬跋扈。”他说,站在军帐外,远眺黄沙漫天,阳光被遮蔽,霞光也是暗淡的,叶修回身对随军的书记官笑了笑,才道:

“最重要的是,我要让他们知道,这不仅是我的国家,更是他们的国家,是千千万万所有人的国家,这无关于体制,帝国也好共和国也罢,改变的只不过是统治者的称呼。”

他微闭上眼,他的将士在不远处笑闹,他的子民在他的庇护下平淡生活,他说的很淡很轻却很沉很慢:

“我将为此万死不辞。”


评论(11)
热度(69)

杂食又洁癖,主业追星,不定期掉落产出

© 紫玲忆 | Powered by LOFTER