紫玲忆

【全职高手all叶主周叶】荣耀相声联盟016-017(一波带走点心大大)

016


林敬言出走呼啸转投霸图后,方锐又强撑了一阵儿,但那时整个呼啸已经容不下他了,风格,环境,态度,方锐知道他再强撑也没个结果,当初呼啸留他不过因为他比林敬言年轻几分,上面还想着表演风格不那么根深蒂固也许还可以改的,毕竟方锐是名角儿,呼啸把他抓在手里一时半会儿还是舍不得丢的。


但显然,方锐后来的表现让他们失望,相对的,方锐对呼啸也不再抱什么希望,他们这一路,痛快不痛快都在台下来,上了台就算身边桌子里站的是杀父仇人也得照着往下说。自然也有拐弯抹角暗着说事的,比如叶修这种,但方锐虽说是以风格猥琐著称,台上倒是向来实诚,从来不把私事往段子里夹带。


台上不说,台下心里憋屈,方锐有再多不满,最后也就是微博上“累觉不爱”四个字。那时候苏沐橙合同刚结束,兴欣才入京,叶修万年不上微博,一眼正瞧见方锐泛着一股半死不活气的微博,随手就给回了:


“来兴欣啊。”


方锐不知道自己怎么想的,老林去了霸图,他本来主逗,如今唐昊风头正劲,让他捧哏是肯定不行的,然而两人风格不搭,唐昊说话咄咄逼人,他还记得林敬言没走前,与唐昊合作前对方那句“以下克上”,当时林敬言只笑笑,道:“男人可不是靠下面嘛!”


台下那一片的“噫——”和“吁——”也不知道是嘘的唐昊还是他那句话。


方锐没那样的好性子,他也明白这样的环境下走是必然只是时间问题,但难的是选择下家,他虽然能力强人气高,但猥琐流本来争议就大,况且也不是所有的班子都能接受这个风格,即使接受也不代表方锐能很好地融入。兴欣虽然抛出橄榄枝,叶修魏琛也是没下限著称的,但刚起步,演员虽然不少,却是连固定的对子都没凑好几对,况且他们刚进京,虽然叶修的能力毋庸置疑,网上他段子的点击率也是最高的,但点击率高并不代表票房好,环境人气,各方面自然比不过经营了多年的相声班子。


他越想越乱,一团糊涂酱更理不清思绪,却见QQ那头万年不见的那个头像一闪一闪,点开就是普普通通一句话:


“你先来兴欣看看。”


第二天早晨,站在六环边上的小剧场,被B市妖风刮得两腿哆嗦的方锐大大看着兴欣窄小的门厅,感到了深深的后悔。


他是蓝雨训练班出来的,日后的呼啸虽算不上大热门但也是有些底子的,见过的向来是敞亮门厅,精细匾额,这头却见兴欣租的两层楼建筑,仔细比比居然是这周围算出挑的建筑了。虽然头上挂的那写着“兴欣剧场”的招牌透着股深藏功与名的网吧味儿。


方锐举目远眺,离地铁口倒是挺近的,正对着大门的就是一大片玉米地,冬天已经给割了,只留着一层茬子高冷地屹立在阴霾天空下。啧啧啧,他摇摇头,心想老叶他们这平时业余活动不会就是偷掰田里玉米棒子吧,看他和老魏那猥琐样,绝对做得出这事啊。


“想什么呢,方锐大大,先说明,那田是中科院的试验田,地里玉米不能乱掰,要出事的。”


方锐一回头,就见叶修叼着个烟,懒劲儿十足地半垂着眼睛,穿着件半旧的文化衫也不罩棉衣,露在外头的胳膊冻出一层细小的疙瘩。


“你就这么出来的?”方锐收回视线,他和叶修其实并不算熟悉,毕竟不在同一个城市,平日里真有个聚会多半也是碰不到的,倒没想到对方就这么出来接自己了。


叶修本来也没打算出来,就是站在二楼看方锐在门口站了半天,对着那片玉米地一副蛋疼菊紧的表情,实在看不过去,干脆下来看看,屋里暖气足,这大概也是叶修觉得来B市以后最值得庆祝的事,他在屋里套着件短袖,直接出来也没多考虑,一出门就直接打了个哆嗦。


“知道哥冷得要死,也不知道体谅前辈赶快进来,干站着干吗,被我大兴欣恢弘的气度吓尿了吗?”


“不是我说,老叶你这地方也太偏了。”方锐跟着叶修进了里头,一阵热风吹得他神清气爽,觉得全身的细胞都活过来了,嘴上话也多了,“这再几站就快到南邵了,要是大学生来了,分分钟保研啊。”


“别介,我们这儿还真有两个大学生。“叶修笑笑,他进屋就把烟掐了,陈果嫌味儿,他和魏琛每天抽根烟弄得像特务接头似的。


“看你冻得那样儿,穿秋裤了吗,南方来的不耐冻别撑啊,哥绝对不嘲笑你。”方锐顿了一下,见叶修回头看他一眼才继续说,“你看我真诚的双眼。”

“呵。”叶修干笑了一声,“你以为我跟你似的,废物点心一样,还有我们那边不叫秋裤,叫棉毛裤,南北差异行不行啊。”


方锐痛心疾首地摇摇头,道:“是,为了不拉低你们的整体水平,我看我还是离开吧。”


“别啊,我们就是怕水平太高虐他们没难度,正需要有个人拉一拉平均水平。”叶修一把拽过方锐,就往里头推,回头一瞟站门边上的包子,对方难得没脱线,心领神会啪一下就把门给关上了,动作迅速,干净利落。


从收到叶修微博转发那一刻开始就有的上了贼船的隐隐危机感,终于随着那一声关门声,扯掉了最后一块朦胧的遮掩,在方锐心头变成了一个欲哭无泪的表情。


“其实呼啸也不错啊……哈哈。”


017


但实际上,兴欣并没有剧场外观上那么寒酸,虽说位置偏了点,但内部设备还是齐全甚至说不错的,方锐跟着叶修兜兜转转了一圈,看见站在后头练功的唐柔,刚进门的时候有个少年递给他一杯水,虽然没见过几次但方锐记得他是微草的来着,但也没来得及细问,就遇见魏琛,一通垃圾话乱扯,也就忘了这事了。


“不是我说,老叶你这地方也太偏了,诶,你信不信我开个手机出来的是河北欢迎您。”方锐也脱了外套,眼睛四处乱瞅,兴欣虽然地方小,但是氛围却不错,他心里清楚,一个班子好不好,看它后台就知道了。


“怎么,还不堵车呢。”叶修咂咂嘴,“你想你坐一个半小时地铁过来,下了车就是地铁站多好,或者你提前一站下,骑自行车过来,你来的时候车头冲南停,回来的时候车头就得冲北……”


方锐一歪头赏了他个你蛇精病啊的眼神,这一次真诚无比不掺一点假。


叶修挑起一边眉头,“我说错了吗,来的时候冲南头停,回去的时候是不是应该冲北停,你能找出错吗?……”


这种东西越说的详细越丢人,方锐觉得自己的下限又一次被对方刷新了,也许下一句他就能知道教科书叶修大大早上是用万紫千红还是百雀羚了,没准饭后还吃一根果丹皮,这么一想心情真是莫名的愉悦啊,方锐不知道他现在的表情可以用两个字生动形容。


弃疗。


最先听不下去的是陈果,作为良心的老板娘,瞪了叶修一眼,然后转脸对方锐露出个笑容:“方老师,这么老远来辛苦了。”


“看见没,我们老板娘,好好伺候着。”仗着陈果在客人面前不好发作,叶修点了根烟,“哥当初可是跪求之后才勉强留下的。”


方锐也不反白,手指摩挲着杯子,基本功练罢了,魏琛带着,几个小的正为晚上演出对词,方锐看着,叶修也不说话,只在旁边坐着,一坐就是小半天。


下傍晚的时候,方锐起身准备离开,虽说现在呼啸已经不排他的节目单了,但样子还是要做一做的,临走前,叶修把他送到门口,才说了句:


“试试看吧。”


语气淡淡的也没什么压迫感,就像他对着方锐说来兴欣吧,或是先来看一看,不是商量,也不是要求,带着点理所当然,却令人信服。


结果他就真的顿了顿脚步,那天他回去的比预期的迟,手里多了一份和兴欣的不平等条约。


“方锐大大,你也知道我们小门小户刚起步,日子不好过,所以工资自然比不上过去。”叶修说得顺口异常,倒是陈果露出个抱歉的表情。


方锐表示这没什么,倒是挺关心自己的搭档,他还没问,就见叶修给他一个大发慈悲的表情:“给你个机会,给哥捧哏。”


“我看我还是算了吧。”方锐木着一张脸。


“别急着拒绝吗,我知道你蓝雨少年班里头练的是捧哏。”叶修说,“况且,捧哏最要心干净,这不是看你满眼真诚才给你个机会。

“啧啧,不用担心,好歹也是蓝雨训练营出来的,老夫在,还能亏待你吗?”魏琛干脆也过来闲扯,“我和你叶老师带你说群口去。”


这么一说,方锐也乐了:“得儿,那敢情好,改明儿看我们三个谁第一个被举报。”


“那还需要改明儿?今晚上就能看见你魏老师洗头房战二人之后再勇斗扫黄打非组的英姿。”


“真不要脸啊,叶老师,听说现在下小电影也要拘留的,你有空也把你那硬盘清清啊。”


“太三俗了,要脸不要啊二位,网址留下,好人一生平安,你懂的。”


洗头房三人组站在门口一顿说,包子本来还好奇把头凑过来,被陈果一提后领子就给拎走了。


叶修这次穿了外套,干脆把方锐一路送到地铁站入口,对方看他一眼,叶修抽了口烟,然后歪歪头,“这不怕你被保研吗?”


车刚好到站,这点人少,方锐跨步上去,又回头拉着叶修的手特别认真道:“我真没穿秋裤,”


“我知道,毛内裤嘛,除了扎人了点什么都好。”


“……”


方锐一掉脸,正赶上车门关上,叶修就叼个烟站在黄线后面看着车子开走。


纵然说了这么多,但最终决定留下的,不过是那句话,方锐想。


叶修说:“先试试呗。”


那就试试吧。

 

TBC

评论(4)
热度(41)

杂食又洁癖,主业追星,不定期掉落产出

© 紫玲忆 | Powered by LOFTER