紫玲忆

【全职高手all叶主周叶】荣耀相声联盟015

015

电视兴起后,老传统越来越淡,相声圈子原本搭档观念挺重的,虽说并不要求一直搭档,但是有名有姓的角儿基本是固定的,除了些提携后辈,或是特别场合下的合作,组合基本是不变的。但对电视相声而言就没这些约束了,临时凑对的多了不少,为了上某些不该上的晚会,只组一次的组合海了去了。

虽说这样,但对小剧场里一众人而言,搭档这概念还是看的相当重的。故而,捧逗一拆,大喊虐心从此粉转黑的不在少数。

张佳乐原来是百花班子的,当时和孙哲平搭档时也是闻名京城的红角儿,观众私下里叫的双花,也是喜欢的,他是圈子里少有的以唱闻名的演员,百花的段子里唱的多,也唱的好听,比起其它顿时多一份秀雅缱绻,也有开玩笑的,虽说烟雨班主是女子,近来又新收进来一对姐妹花,但回想起,仍不及当年百花明艳动人。

然而也只是当年,孙哲平后来因伤毁了一把好嗓子,自然也是说不下去,双花一散,张佳乐转投霸图,百花也就没落了。一时间非议四起,骂什么的都有,头几场表演,专程跑去拆台的百花粉数都数不清了,韩文清冷着一张脸,到嘴边的呵斥还没出去,却见张佳乐摆了摆手,“算了吧,我理解,毕竟,谁也不想……”

谁也不想拆伙重组,离开原来的班子,面对恶意的起哄,但更不愿就这么离开舞台,比起空荡荡的场子,濒临解散的班子,想要更多观众的剧场,更热闹的舞台,这才是一个演员存在的意义。

张佳乐想自己运气真不好,开始的时候没有个好捧哏一直被叶修打压,后来好不容易和大孙搭伙了,却又出了这檔子事,心里头有些委屈,演出结束后那身表演用的长衫也没脱,只对着后台那面镜子也没个言语。

林敬言瞧他那样子难过,想着自己也算是个同病相怜了,但也想不出言语安慰,只在走过时拍了拍对方的肩膀。张佳乐抬头冲他笑了笑,但脸色仍不是太好。

桌子上手机震动了两下,他伸手去拿,第一条是苏沐橙的手机号,不用看内容他都知道是谁发的,打开一看果然是个贱兮兮的:“乐乐不哭,站起来撸。”

张佳乐骂了一声操,抓着手机就要往桌角摔,但手机恰到好处地又震动了一次,打开一看,是孙哲平发的,“等哥下回干翻他们。”

这回张佳乐是真笑了,不知怎么就突然想起以前叶修调侃他的那一段。

“乐乐,知道人品守恒定律吗?可以科学地解释你为什么运气差。”

“不知道,怎么了,老叶你烦不烦。”

“啧啧啧。”叶修摇了摇头,“一个人所拥有的人品是守恒,不会凭空增加和较少,只会从一件事转移到另一件事,从一个时段转移到另一个时段。”

当时没觉得,现在想想,也许我这辈子所有的运气都用在这件事上了,在这件我最喜欢的事上,与你,我最喜欢的人相遇。

他抓着手机,想了半天,虽然字体是固定的,但他仍把输入法调成了手写模式,然后轻轻写下两个字,“没事”,按了发送。

林敬言和张佳乐一样,经历了搭档散伙,离开老东家,境遇却比对方好一些,他离开呼啸有些被迫的成分,相声这门艺术,最初就是皇城脚下,天桥底下,市井小民吃饱了没事的插科打诨,嘴上没溜儿夹着荤话也是很正常的,但少有他们这样干脆把这个当特色的,叶修大大听过一两次林敬言的现场,看着架着副眼镜,头发整齐,笑容斯文的林敬言,向来以不要脸闻名圈内外的教科书似乎是突然失语了,半晌才慢慢吐出四个字:

“衣冠禽兽。”

猥琐流本来争议就大,有喜欢的就有不屑的,叶修过去常开玩笑,“呼啸那两位一段能说完我这半年的存货,都是电视上不让播的,改明个儿扫黄打非,第一个就办他们去。”台底下有笑的,也有嘘的。

后来真赶上主流相声圈反三俗了,他们这些小剧场都被点了名,呼啸更被集火,唐昊在半默许下成了压轴角儿,林敬言无奈转投了霸图。

霸图第一场,他对着台下起哄的观众笑笑:“这位同学你很三俗嘛。”

过了半晌,才轻轻道:“但我很喜欢。”语气淡淡的,难得的,在台上并不带笑。

然而这些对于叶修来说,却显得不那么鲜明了,从吴雪峰,到刘皓,叶修的搭档没有超过三年的,无奈也好,自愿也罢,他说得好,桌子里却没有长留的人。

蓝雨的黄少天和喻文州,霸图的韩文清和张新杰,虚空的李轩和吴羽策,甚至是已经拆对的双花和犯罪组合,长长短短都组了好久,久到别人想起他们的时候都是两个人一张桌的样子。其实三年并不算短,然而叶修却总给人独自一人的感觉。

霸图十周年的时候叶修也去了,窝在后排的观众席里头,韩文清和张新杰合作也有七年了,他远远地看着两人拥抱了一下,台底下霸图粉连起哄都直来直往,叶修看着那两大捧花,心想着真没创意,嘉世的就会送他五大洲39国的硬币,虽然只送他一个人。

他看着台上的人配合默契,这样的场景他看过很多次,就这么坐着,他看得出他们哪里好,也分得清哪里还有不足,张新杰风格严谨步步考量,但还是要多些变通,虚空双鬼新意是有的,但段子过冷过偏,笑点不易找,蓝雨的两个节奏的兼容性还是要调整,旁观者清,这些他看的明明白白,但没什么用,那句话怎么说来着:

“首先,你要有一个搭档。”

长时间的搭档会了解包容你的风格,而另一情况下,王杰希为微草放弃了原来的风格,而叶修讲着最老的段子,用着最没特色的风格,看上去换不换搭档对他都没什么影响。

但是,他看着台上的人,心里想着,这样挺好的,然而掐灭了那根烟,身边还是空荡荡的。他在散场的时候绕到后台祝贺,虽然语气一如既往地欠:

“不错啊,老韩,新杰也挺好的。”

难得的没了后文,张新杰只是点点头说了声谢谢前辈,韩文清半皱着眉头看叶修,登台十年,认识这人的时间更久,即使并非刻意也能觉察出些不对劲。

张新杰干脆转身就出去了,叶修倒也没觉得他体贴,看看表,也快到他睡觉时间,八成是赶着回去。

“怎么了?”

“没什么,就是突然感慨,这么些年,没个固定的,倒是和你相熟时间最久了。”

韩文清愣了愣,他知道叶修这些年来不易,以前也有开玩笑的,说这捧逗相处就像是夫妻,有和睦的也有常吵闹的,然而不散的终究是好的。叶修比他矮上半个头他稍稍下移视线,正好看见对方后脑那个倔强的发旋,语气仍是硬的:

“没个固定的,好歹还说着。”

叶修噗一声就笑了,也不顾墙上那个明晃晃的禁烟标示和韩文清黑成一团的脸,又点燃了嘴角叼着的那根烟:“也对,好歹还说着。”他转身也出去了,快到门口才半抬起一只手挥了挥,“谢啦,老韩。”

本来便是这样,就算一人前行,就算经历分离,误解,但只要还站在舞台上,还说着,便也没什么好不满的,叶修是这样,他们又如何不是。

“改明儿我们说一段。”向来的陈述代替询问。

“还是别了。”他回过头笑了笑,“我还是更习惯拆你的台的。”

韩文清看那个人笑得一如往常,漫不经心,懒散随意,但眼睛清亮,光彩熠熠,头一次没生气,也低头发出低哑地一声笑,然后难得地语气里带着些没恶意的嘲弄:

“从艺十周年祝贺啊,德艺双馨的叶老师。”

“哪里,同喜同喜,人民艺术家韩老师。”

TBC

评论(1)
热度(28)

杂食又洁癖,主业追星,不定期掉落产出

© 紫玲忆 | Powered by LOFTER