紫玲忆

【全职高手all叶主周叶】荣耀相声联盟011~014

011

隔着桌子坐着,叶修看着对面四处张望好奇打量店面的人,一头挑染的黄色半长发,现在才五月初,虽说H市的天气已经渐渐热起来了,但也少有这个时候就穿着无袖背心的,看年龄也就二十上下,这会儿正拿着个包子自个儿啃得开心,似乎意识到叶修在看自己,转头就问:“诶,你什么星座的?”

叶修被他这一出闹了个措手不及,一时也没回答,正愣着,却见对方扭过头继续观察前面表演用的舞台,似乎也没太在意他回没回答这件事,倒是叶修一句话哽在喉咙里,说也不是不说也不是,憋得难过,被圈子里其他人知道八成要笑个半死,也有人能把叶修这大魔王给噎住,简直喜大奔普。

叶修一只手撑在桌子上半托住腮,另一只就近摆弄着桌上的茶杯茶壶,陈果不知何时也在旁边站住了,问道:“先说说名字吧。”

“哦。”对方这时才回了神来,“我叫包荣兴,叫我包子就好。”刚说完,一口吃掉了手里剩下的最后一点包子,看得老板娘一个冷颤,只好稳定情绪问道,“我们是招伙计,你过去有过类似的工作吗?”

“还好吧,我在原先在网吧干过。”

网管吗,陈果这么想,也算相近职业了,结果就见包子突然站起身,一脚踩在椅子上,顺手就把背包里的东西勾出来了,“老板娘你放心,我绝对干净利落不留任何后遗症。”

陈果这才发现对方手里拎着块板砖,他把这东西随身携带吗,她觉得信息量太大自己的脑子已经快转不过来了,对于自己找到的是不是重点也已经一点都不在意了,只好先把神情激动的包子摁会椅子里,却见叶修仍然一副老神在在的样子,皱着眉瞪了他一眼,又结结巴巴问道:“包子你,以前在网吧是干什么的。”

“也没什么啊,就是每天坐那儿,有人闹事就给轰出去,太能折腾的就教训一顿。”包荣兴坐下,有些可惜地把自己那块砖塞回了包里,“就是这种很普通的工作。”

果然是看场子的吗,这工作哪里普通,她刚要开口说我们招的是伙计不是打手,但一看包子那张自动发射异次元光波的脸,估计他应该是分不清伙计和打手的区别,只好避重就轻重新问:“那个,包子,你知道伙计要干什么吗?”

“我知道啊。”包子露出一个我有姿势我自豪的表情,“就是端茶送水,客人来了负责招呼,没客人呢打扫个卫生……”

陈果叹了口气,心想总算靠点谱了,却听见那头包子继续说,“没事就搁儿台底下坐着,遇到那个乱起哄的,就直接给一板砖拍出去……”

“行了,行了。”陈果一连串摆手把包子的话堵回去,看着对方一脸我说对了快录用我的表情,再次感到累觉不爱,正想着怎么把这四次元来的给打发走。一转脸就见叶修笑的饶有趣。

“包子,上台表演怎么样?”

“诶,听起来不错。”

“看你口齿也算伶俐,以前学过吧。”叶修笑笑,刚刚瘫软成一团赖在椅子里的身子也终于坐正了。

“我以前演过双簧的。”包子扒拉了一下半长的头发,其实他五官挺好看的,但过于脱线和不受控制的思维让他二得跟只哈士奇似的。

“哦。”叶修挑了挑眉毛,“那后来怎么不演了。

“我搭档说我在前头不该有的动作太多了,他没法说,就散了。”包子挠挠头,“我没觉得啊,我只是想到做这个动作也许效果不错。”

绝壁是你做了多余的动作,陈果一阵无语,不过也就这人做的出,双簧向来是后头的人胡讲乱说,结束也大多是你这样我还怎么演,然后一个推的标准结局,少有前头人乱演的,那搭档八成是觉得包子这脱线思维实在无法用常理揣测才算了的。

叶修倒是觉得更有趣了,“觉得相声怎么样,要不要随便说说当个京城名角儿啊。”陈果看他那随口胡诌的劲儿,这么容易当,大家干脆都改行去说相声算了。

“好啊,”包子立刻就答应了,“那你得教教我吧。”包子一脸老司机带带我,哦不对,是虚心求教的表情,陈果叹了口气,总算还有点常识。

“行吧,哥就教教你吧。”叶修上下打量了一下包子,“得儿,把旧本子看看,写一段明个儿给我瞧瞧吧。

“得令,老大。”包子一甩背包,就窜到后院去了,叶修站起身,觉得和包子交流自己都有点心累,刚想着,就听后面传来首变了调的《狮子座》,他手一抖,差点把手里的茶给泼了。

一侧脸,看见陈果一脸的不赞同,“你招进来也就算了,怎么连基本功也不练,就让他直接写段子。”

“对这种人基本功要练却没什么大用,练多了反而拘束,反正他也不会用。”叶修耸耸肩,“况且我看他骨骼清奇,前庭饱满,一看就是块说相声的好料……”

“少扯。”陈果推了叶修一把,“真当自己全才,还会看相不成,你以为你是王杰希啊。”

“王大眼算卦不准哦,哥先和你说好了。”叶修拖着脚步绕过桌子,准备招呼一会儿来喝早茶的客人,陈果愣了一阵儿才反应过来叶修说的是王杰希,虽然他以前也常在台上调侃对方不对称的眼睛,但从来没明着叫过这外号,她噗一声笑出来,摇摇头也走到柜台里。

他还和哥说我命中之人容貌不同一般呢,谁信啊,哥可是决定和相声小天使终身厮守的人,叶修咂咂嘴,也没对陈果说,就那么拖沓着步子摇摇晃晃走到门口,推开木门,清晨茶香飘了一街。

012

微草现任班主王杰希在圈子里是以心干净和奶爸心闻名的,当然这是已经不提他那双惊为天人的大小眼之后。王杰希刚出道的时候思路极活,常常临时改词,幸而那会儿和他搭档的方士谦是圈里有名的最善处理特殊情况,二人合作下出了不少好作品,王杰希也赢了个魔术师的称呼,心很干净的叶修大大表示可以搓出火球的是魔法师,他嘴里那个处男力满级,可以搓出火球的大小眼魔法师和王老师没有任何关系。

方士谦因为各种原因退圈后,王杰希接任了微草班主的位置,也开始渐渐改变表演风格,微草下一代里有潜力的不少,但少名角儿,好角儿也有缺陷,王杰希带着后辈,台上也放慢了速度,包袱不再抖的快而尖锐,说与学的内容多了,叶修心里头清楚,这些东西台上多练以后才不会出岔子,叶修不对两种风格哪一个更适合王杰希作妄评,但他知道这样无疑于是有利于微草的未来的。

“啧啧啧,这一颗奶爸心,不知道能治愈多少女观众的心。”从那以后叶修大大的段子里除了个可以搓出火球的大小眼魔法师,又多了个专治痛经20年的大小眼老中医。

王杰希登台比叶修晚几年,该喊一声前辈的,但他和叶修间似乎并没有那些前后辈的隔阂,但又与黄少天那种吵吵闹闹拉进的距离不同,王杰希和叶修的平等更来自于一种思想的相通,对于这个后辈,叶修一直摸不清自己的情感,他可以毫无芥蒂地和黄少天扯垃圾话,对于周泽楷这样的表现着身为前辈的包容和温柔,然而和王杰希的交流却是对等的,有时叶修甚至会忘记微草的现任班主是自己的后辈,好多东西他们不说出去,圈子里些或明或暗的,叶修想他看得明白,王杰希却是最不糊涂的一个,怎么说,心友,叶修被这称呼恶心得打了个寒颤,穿着短袖的胳膊觉得泛起了一阵鸡皮疙瘩,他一扭身拐到后院瞧唐柔和包子练功。

魏琛昨天刚过来,行李还放在屋里没拆完,也不知怎么想的,屋子中间几个大蛇皮袋和他腿毛一样风骚,叶修站在门边看魏琛翘着腿指导包子练声,他早些年拉扯蓝雨那几个小鬼,这事他比叶修熟稔,教着包子自个儿也跟在后头哼调子,烟嗓没有以前亮了,但调子标准,丹田并气,抑扬顿挫里仍旧好听,反而多了点不一般的意蕴。

叶修噗嗤一声就笑了,“怎么着,老魏,这么些年藏着掖着练了不少啊。”魏琛满不在乎看他一眼,他刚刚分明用心唱了,却偏装出一副不经意的神情,炫耀似的绕了个尾音,才慢悠悠说,“哥的水平一向可以俯视你们,随便哼几句你还能听出个所以然?”

叶修知道他嘴硬,他多年不说,纵然一直呆在剧场里熏染,也没办法补上这几年未登台的空白,又抹不开脸面落在小辈后头,看着指导别人,其实自己也暗暗使劲,叶修不点破,难得好心肠不寻对方的尴尬,干脆扯了闲话:“魏老师还不把你那堆东西收收,那几个哎呦喂同款简直闪瞎哥的眼。”

“老夫我接轨国际化的审美是你们这等凡人可以理解的吗?”魏琛见包子练得不错,转头和叶修说话,顺手就点了根烟,穿着人字拖的脚直接搁到对面凳子上,一只手夹烟,另一只手挠了挠下巴,一下巴的胡茬子简直不忍直视,无法理解国际化审美的叶修干脆转眼不看他,完全没有自己一脸肾虚样,身子蜷着完全没资格嫌弃对方的自觉。

唐柔从一开始就目不斜视,只自己连那段新贯口,叶修给她那本本来就旧,这些日子被她翻得更是破破烂烂,不知下了多少工夫,相处不久,叶修却清楚唐柔好强的性子,但这东西练太急也不好,他和对方说过可以稍微慢一慢,姑娘嘴上答应了,第二日还是起个大早练嘴皮子,叶修干脆不管了,怎样都是造化,有这份心更好。

倒是包子从叶修来便一直朝这头看,也不像别人是偷瞥,完全是转过来正大光明地看,完全没点练功时该有的自觉,叶修开始怀疑自己是不是管得太松了,但细想想两个人也不算师徒关系,见他虽看过来一脸雀跃像是要打招呼的样子,嘴里的调子却也没停没断,便也算了。又听了半盏茶的功夫,他挥挥手让二人歇着,魏琛也一个转身绕回房间收拾他那几个蛇皮袋子,叶修想想,又探过身对他说:“也别细收拾了。”

“不是吧,叶修大大,你这么神速。”魏琛一皱眉头,这就打算直接去B市也太仓促了。

“谁说我现在就走了,这不怕你收拾得太细,那些十块钱三张的毛片掉出来戕害祖国的未来啊。”叶修一脸的痛心疾首。

“诶,说你不要脸还真不要脸,有意思吗,谁这么俗还随身带碟啊,老夫1500的硬盘是盖的吗?”

“想不到啊,魏老师,果然活到老学到老。”

“死去!十元三张都带码,老夫能这么庸俗吗?”

“魏大大不行啊,不知道阅遍天下A片无数心中自然无码吗,境界不够啊!”

唐柔站一边听着两人对话,抿嘴站一边笑,叶修一偏头看见姑娘笑的了然而淡定,果然是棵好苗子,这深藏功与名都快赶上哥当年了。

包子一结束头就凑了过来,“十块三张什么这么便宜,老大你们批发的吗?”一脸的虚心求教。

“是啊是啊,你魏老师以前没事就到天桥底下那儿犄角旮旯批发去。”

“哦,哦。”魏琛头一次觉得包子那一脸了然的样子比他满头雾水时还要充满了恶意。

叶修也知道按照包子的思维这话题是绝对不能再深究了,干脆换了话头,“怎么,包子有想过艺名吗?”

相声这一门,拜了师的排辈分,是有字的,用艺名的也多,大多取个吉祥字儿,也有像蓝雨的两个,虽有艺名但不用,包子这也没拜师傅,起不起不重要,况且也没有让自个儿起艺名的,多是师傅给的。

叶修这话题转的生硬漏洞也多,连唐柔听着都在旁边翻了个白眼,包子却不在意,乐呵呵就说:“包子入侵。”

“包子,没这么起艺名的,又不是网游起ID,这都不像个名儿。”叶修揉揉额角,“算了你就用本名吧,反正也好记。”

包子答应了一声,仍是一副遗憾的表情,看来颇为在意自己取得艺名不被采用这件事。叶修摇摇头,只好推着两人的背让他们先去吃早饭。

他让魏琛别细收拾也不是随口胡说的,苏沐橙的合约还有不到半年,陈果这几天忙得脚不沾地,茶馆这头安排妥帖了,手续也办得差不多,B市那边房子和剧场也在看,虽说还是仓促了,但叶修是不准备耽搁太久,反正许多事情可以到了那边再做完善。

他正想着,外头陈果叫他,过了院子到了前厅,见陈果冲门边的人努努嘴,只道:“有人找。”虽说是立刻低下了头,但眼睛还是忍不住瞥过去。

叶修看过去,门口站着的男人穿着件样式简单的衬衫,黑色墨镜遮住半张脸,虽然已经遮的挺严实了,但认识那么多年,叶修还是透过镜片轻易认出了那极具特色的大小眼。他嘴角勾个笑就走过去了,“怎么,王大眼儿,这么想哥哈。”

013

王杰希也不搭话,瞧见这点茶馆里也没别人,干脆直接把墨镜摘了下来,打量了叶修一眼才道:“我来办点事,顺便过来看看。”

叶修笑嘻嘻也不戳穿,只回头问陈果:“老板娘,楼上借个单间不介意吧。”

陈果恍恍惚惚显然还没有从王杰希就站在自己店里的震惊里走出来,听见叶修问她立刻点头答应,就见穿着文化衫的男人晃着脚步就领着微草班主上了二楼,竹帘子垂着也不知说什么,想想也就是老友相谈,陈果没多在意低下头继续算账。快九点了,茶馆进进出出有了客流,所幸叶修先前领了王杰希上楼,这会儿也不怕被人看见,她只招呼了一声后屋里的唐柔,让她吃过早饭招呼一下。

二楼单间里,叶修摇摇茶壶,还有半壶,不过是昨晚隔夜的陈茶,他自己不在意也不管王杰希是否乐意,晃了晃就给倒到对方杯子里,然后眯着一双眼看着坐在对面的男人。

王杰希对着那人分明带着恶意和玩笑的视线,无可奈何地叹了口气,端起杯子喝了一口,隔夜茶水早已经凉透了,虽然已经五月了,仍旧寒得他打了个激灵,液体滑过食道流进胃袋又是一阵抽搐,放了一晚已经没有任何香气只剩下无法忍受的涩和苦,王杰希皱了皱眉,把杯子放下,“怎么还是小孩子心性?”

“别呀,大眼,你那语气跟老韩似的,我可受不了。”叶修笑了笑,他把对方的杯子收了,自己的也拨到一边,笑意里头带着点玩笑的意思,和其他后辈比起来,他在王杰希面前格外放松,虽然逗弄对面的人自己也占不到太大便宜,王杰希大大在自己面前意外的心脏啊,叶修不无遗憾地想。

王杰希没答话,透过二楼的窗子看向对街的嘉世,剧场早上没开门,大门紧闭着,那块金碧辉煌的匾额透着难以掩盖的落魄,简直就像是垂暮一般,他皱着眉头微眯起眼睛,本来不一样大的两只眼睛也不那么明显了。

叶修半托着腮看他,见他半天不说话,也不着急问,只顺着他的视线看过去,才慢吞吞说:“你一早便看出来,现在才来问我?”

“我不是为这事来找你的。”王杰希摇摇头,半年前他就看过观众录的视频,后来也自己去过一次,嘉世是个什么状态,刘皓的心思他看的清清楚楚,他自然明白叶修心里也是清楚的,现在这结果大半他是猜到的,但只是有些意外这人不加入任何班子,倒是决定自己组新班子北上,但想想是叶秋,便觉得合理多了,毕竟,想到这里王杰希忍不住笑了一下,这是叶秋啊。

纵然换了名字,丢了身份,却还是叶秋,对他而言,似乎一切意料之外都是顺理成章,王杰希想他刚登台时得了魔术师的名号,却不知这个人才是这世上最厉害的魔术师,摧枯拉朽而后重获新生。

叶修歪歪头,却见王杰希刚刚微眯着有些不满的眼睛,一瞬间睁大,带着笑意闪着光,扯了扯嘴角就嘲讽:“王大眼,别突然把眼睛睁那么大,很吓人好不好,照顾一下老人家心脏。”说完他心有余悸地拍了拍左胸口。

王杰希知道他一日不拿自己外貌开玩笑便浑身不自在,也不恼,索性不与他闲扯,反正嘴炮也开不过,与其被碾压不如直接跳过副本剧情算了,想想自己的真真来意,除了看看这个人外还有些别的事,只开口说:“你还记得你上回儿来时和我提的那个新人吗?”

“乔一帆是吗?”叶修总算有了点正经样子,“记得,怎么,还是老样子。”

“你也知道他并不适合微草的风格。”王杰希摇摇头,“这么呆下去只会成为埋没。”

“我和他私下交流过,他舞台掌控能力很好,有大局观。”叶修顿了顿,“但他那种性格,说群口自然是出不了彩的。”

“单口这活,又要讲故事,自然你教比较好。”对于叶修和乔一帆私下交流过这件事,他并不意外,这个人就是这样,帮了也不说,不收徒弟,却尽心尽力提携每一个后辈。

单口相声其实不尽然是逗乐的,也有一派更接近于评书,将一个完整的故事,讲究起承转合,逗趣不多甚至没有,但却靠情节引人入胜,这种本来说的人变少,更少有精熟的,恰恰叶修是一个。

“我凭什么教你们微草的人?”话是这么说,叶修嘴角却是带着笑的,他又看了王杰希一眼,对方眼睛干净明澈,叶修自然知道他的意思,原本也没打算瞒,却有些不相信,“真给让出来了,不后悔?日后若有人说你微草有眼无珠,不识潜龙,我可不会帮你辩白。”

王杰希不说话只笑,他绕过叶修的手,把那半盏陈茶喝了,才轻轻说:“那便拜托了。”

叶修看他浅笑的眉眼,也叹了口气,这心思上他们都能想到一起也算绝了,王杰希一心为了微草的未来,却也舍不得埋没好苗子,纵然他不适合微草,仍旧是希望有个好的发展,这种心思若叶修没有,自然没必要费心费力提携后辈。

两人又坐了一阵子,也不说话,看着客人渐渐多了,叶修才笑道,“刚收的两个新人,要不要看看。”

王杰希点点头,竹帘子半撩起来,先上台的是唐柔,魏琛给她捧哏,看见老前辈,王杰希眉头跳了一下,转头看一眼叶修,却又了然地笑了笑。

那一段还有些生疏,但对新人而言已经算是锋芒毕露了,叶修瞧见王杰希看着唐柔的眼睛亮了亮,立马说道:“杰西卡大大,这么做就太没品了,小唐是我收的人,就算你是妇女之友专治痛经也没用。”

叶修嘴上没溜跑火车,王杰希看他一眼,“没想要。”语气里却是掩不住的遗憾,叶修挑挑眉头,得意得很。

包子那段单口没个条理,像是想到哪儿就说到哪儿,偏偏包袱抖得响亮,出其不意反而效果更好,王杰希有些惊奇,一回头看叶修又是一副炫耀自家孩子的表情,只笑,“你从哪儿找来的人,真是打算去和我们抢票房了?”

“啧,哥人品好没办法,好苗子都自己撞上来。”叶修笑笑,心情极好的样子,王杰希见他那般模样,快让人忘了他平日里嘴有多坏表情有多嘲讽,只剩个看着台下笑意满满的样子。

只有这会儿,王杰希才会想起,叶修其实是个极其温柔的人。

但下一秒那张脸一转,满满嘲讽对着自己,“王大眼,所以你们洗干净脖子等着啊,别到时候被哥虐的两只眼睛一样大了,少了这段子哥得少多少乐趣啊。”

王杰希看他一眼,也不反白,只站起身,寻思也该走了,叶修仍坐着,收了脸上没个正经的表情,端端正正道:“大眼,微草需要你,但如果它只需要你,是不会有进步的。”

王杰希知道他的意思,微草过于依赖他,他在的时候自然是好的,但若有一天他不说了,或是离开了,失去倚靠的微草是无法支撑下去的,“英杰很努力,也有天分,我相信他可以的。”

叶修笑笑,这么久点了头一根烟,他深吸一口,烟雾在不大的空间里散开,“你知道我说的不是这个意思,说得好并不代表可以撑起一个班子。”

王杰希看着他的样子,猛地就想起不久前高英杰那一次初登场,他为他捧哏,为了帮徒弟,他放慢节奏,又故意几次被噎住,旁人不懂,却是坐在后排的叶修第一个站起来鼓掌叫好,离那么远,却分明看见这个人眉眼带笑,透着了然和理解。

他不再多言只点点头,瞧见叶修也站起身,“小乔那头,我还是和他网上联系好了,你也别急着要他过来,估摸再过半年我也要带人过去了,那时再说也不迟。”他顿了顿,“多给他们点信任,也算是个祝福吧。”

他这么一说王杰希倒是笑了,“你这又算什么事,画风不一样啊,叶修前辈。”他从来不叫对方前辈的,这一次分明是带着调笑的。

“开玩笑,对手太弱,哥虐起来都没意思。”叶修摇摇头,又换上一张嘲讽脸,“这时候叫前辈,杰西卡大大你心真脏。”

王杰希挑挑眉毛,这次是真的转身下楼,叶修也不送,又是一把懒骨头摊回了椅子里,观众注意都在台上,没人注意戴着墨镜默默绕出去的王杰希,叶修坐在窗口看着对方绕过路口,在嘉世门口稍稍停顿,又立刻匆匆离开。

他拿过自己那杯一点没喝的茶,一仰脖子喝个干净,然后立刻皱起了眉头,他看着王杰希那个干干净净的杯子。

有够闷骚的,他这么想着摇了摇头。

014

要说最早的班子,是有南嘉世,北霸图之说的,自然同期占据一席之地还有郭明宇担任班主的皇风,魏琛领导下的蓝雨也有不错的观众缘。但十年前小剧场刚刚兴起的时候,也正是相声班子最困难的时候,有些人气也不过是指坐满大半场,真真能做到场场售空的,也不过这两家。

说起来,两家一南一北,便是有些竞争也不是很厉害,自然有心仪自己的一方观众,但嘉世虽在南边,叶修确实说一口纯正的北派相声。其实,相声这一门并没有鲜明的南北派之分,毕竟起源于京津地区,自然也是以那里为准。南北不过有些细微差异,比起北方有着众多传统段子,说时对服装,道具都有着严格的要求,南派要随意许多,服装不过多要求,子里也更多一些故事性,甚至连捧逗之间的区别都要小很多,更像是如今电视节目中常演的相声。

虽说说的是同一派,但实际上嘉世的风格和霸图千差万别,叶修说话拐弯抹角,挤兑人都是拐着弯子的,讲起来就是蔫坏,然而却安排的紧凑巧妙,往往五分钟的铺垫,里头小笑料不断,但其实都是为了最后抖出的那个大包袱服务。霸图却向来直来直往,一个一个包袱都是清晰的,若是有笑点便是即时生效,段子虽是完整的,但每一个片段拎出来也可以成为不错的笑话。

但是尽管地点不同,风格不一,然而粉丝还是会常常把两边拖出来比较,网上线下都有争论,最后竟争得如同世仇一般,所幸两家离得远,不然去对方剧场闹场子也肯定不在少数。

其实霸图和嘉世两个班子没有外界传的那样剑拔弩张,韩文清和叶修的关系也并非那样水火不容。事实上,两人从某种意义上说该算是师兄弟,只不过韩文清名正言顺,师门光敞,师傅也是圈里响当当的前辈,而叶修这黑户没拜成的那个师傅也不是那一路下的正经门生。黑户拜黑户,简直就是赤裸裸的来自世界的恶意啊,每次想到这里,叶修都会点上一根烟,也不抽,就看着它慢慢燃尽,在只剩最后一点的时候,猛地一口,把尼古丁的味道都吸进肺里。

虽说同门师兄弟这层关系基本没有,但叶修和韩文清的私交其实还是不错的,一南一北,站了十年,他那块醒木不知道拍醒了多少人的梦境,而他那把扇子又不知扇去了多少人的阴霾,分明没什么好比的,却像对手一样对峙了十年。叶修之前想过和圈里许多人的合作,他捧逗皆可,圈出的人里也没有限制,从已经走红的名角儿到富有潜力的新人,他一条一条列过,然而在那串长长的名单里,最终也还是没有出现韩文清的名字。

难得的,叶修这等没下限地也想不出他和韩文清同台的样子。虽然他平日里嘴上没溜,霸图班主站在门口十分钟就可以收够一晚上的票钱这种话台上没少说,但隔着场子调侃是一出,若真是站在一起讲又是另一出了。

“今个儿,我和老韩给大家说一段相声。”

“是我们哥俩儿。”A皿A

“来的人不少,我知道都是来捧你的,韩老师,名角儿。”

“不敢当。”A皿A

“班主干他!干死他!”霸图汉子热血沸腾,头里几位差点掀了桌子。

叶修这么想着不由打了个寒颤,果然即使是和老韩合作也只能让他主管票务,这没法一起说啊,就是骂同一个人都是不同的味儿。

本来曲艺这一派,南北各有所长,也从未要分出个所以然来,但却总有人穿着西装端着架子非要评判出个雅俗,圈子里冷笑的不少,网上笔仗的有,但他们这一种,干脆把东西扔到台上说。

依着霸图向来直白明了的习惯,那晚上也没什么不同,只是提到某个人的时候,霸图班主向来不苟言笑王霸之气外露的脸上突然勾起了个令人毛骨悚然的冷笑,他声音本就低沉,此时缓缓开口,“前些日子里,倒是听到些有趣的。”

台下一片倒抽冷气的声音,以前叶修也常说的,霸图场子的熟客绝对个个都是资深抖M,才会热衷于每天在吓尿自己的环境下寻求放松。

张新杰显然不受这样的气场的影响,他习惯性地推了推眼镜,才道:“是有这么回事儿。”

“我只想说,去他奶奶个嘴儿。”韩文清声音稳稳的,但霸图平日里风格直来直往,甚至略带粗野,却几乎从不在台上飚出脏话,这点倒是和叶修完全不同。

所以当韩文清说出这句话的时候,台下先是一愣,然后是满堂的哄笑,心里头那几天一直憋着的那口气总算痛快了。

而那时叶修站在嘉世的台上,那晚是他的单口压轴,他拿着扇子笑得漫不经心。

“你们说,这吃大蒜和喝咖啡也能比出个高雅低俗来不成?”他眼角斜挑着,带着讥诮的含义。

“怎么我一个吃无公害绿色蔬菜的还比不过一个喝速溶咖啡满肚子塑料的了?”台下一阵哄笑,叶修也不急,只一只手执着扇柄,一下一下轻而有节奏地敲击另一只手的掌心,唇角那抹讥诮的弧度始终都在,

“讲一口软绵绵的小男人腔调,拽了几句老伦敦的英语就真当自己高贵冷艳了,这么说,按大唐盛世那光景,我要是说一口标准陕西话,不得让你们给哥跪下唱征服?”

台底下嘘声和笑声混在一起,叶修眯着眼睛,那句“海派牲口”在舌头上滚了几遍,又咽了回去,啧,我真是个善良又有口德的人,他这么想。

第二天早上,他和韩文清那段都给传到了网上,还有干脆把两个剪辑到一起的,就见视频里叶修前头冷嘲热讽,最后是韩文清冷着一张脸,干净利落地结尾,叶修说的又是单口,正巧站在桌子后头,乍一看倒真像是两个人的合作,虽说捧逗不太对,却是掀起一阵热潮。

叶修觉得那视频做得有点意思,反正也没可能和老韩合作,这么看也算我们一起说过一段了,他这么想着,不由地笑了笑。

TBC

评论(2)
热度(24)

杂食又洁癖,主业追星,不定期掉落产出

© 紫玲忆 | Powered by LOFTER