紫玲忆

【全职高手all叶主周叶】荣耀相声联盟006~010

006

陈果是想听叶修说相声的,但可惜找不到搭档,真是遗憾,她又生出了冲到嘉世暴打刘皓一顿的冲动怎么办啊。

“这么想听哥说啊,也不是不能满足你。”叶修翘着腿,“三腿螃蟹不好找,两腿说相声的可是满地爬。”

但陈果实在没想到他找来的两腿说相声的是这么位。

黄少天帽子压低,围巾裹个严实,刚下出租,就立刻快步穿过马路,正看见懒懒散散站在茶馆门口的叶修,“魂淡叶秋,有你这么不走心的吗,万一哥半路被发现了怎么办,你接一下会怎么样,反正你那张虚胖脸也没人会在意,PKPKPKPKPKPKPK……”

“PK什么,黑化肥会挥发吗?”叶修把烟头碾灭了,“别想那么多,这边又不是京津,没那么多人认识你,还不快进去对稿子,还有叫我叶修,”

“诶诶诶诶诶诶诶,叶秋你什么时候改得名字,艺名还用随便改吗?你不是用这名字做什么不该做的吧,我说你怎么突然没声了,没事说出来嘛,哥嘴很牢的,绝对不说出去,我这么远来一趟你也得有点回报,怎么样很划算吧很划算吧……”

“闭嘴,黄云福。”叶修回头看他一眼,嘲讽一笑,“那些事不说也罢,把你那嘴皮子留到台上用,难得给你个机会挤兑哥,逾期不候啊。”

黄少天哑了火,他拜了师门是有排位的,但这艺名一直是他的痛来着,幸而他自个儿是蓝雨的副班主,师傅那端又不讲究这个,便让他已本名演,本来痛处被戳有一大堆反驳的,却偏因叶修最后那句话全变成一团愤恨等着台上讨了。

黄少天嘴皮子顺溜是圈里有名的,说相声要练一张嘴,但也少有他这样的,一大段贯口下来,又快又密,换气也少,平日里开玩笑都说黄少是只能当逗哏的,站桌子里只能把他憋死。偏他搭档喻文州嘴慢,说话温吞,虽清晰但却磨人,却偏生了一副快脑筋,常常一句出彩,本是劣势的,最后却成了蓝雨特色。

这头黄少天跟叶修上了二楼,对方把本子丢给他,就开始和他一句句对词,黄少天看着男人专心致志的侧脸,突然想着自己是怎么答应过来的。

“喂,黄云福吗?”

“叶秋你滚,你妹你妹你妹你妹你妹,你还知道给我打电话,你人呢,一声不响就退,脑子被扇子拍傻啦……”

“嘟嘟……嘟嘟……”

“混蛋,你居然挂我电话,人性呢人性呢人性呢人性呢……”黄少天语速和怒气值一起爆表,迅速拨了个电话回去。

意料之外的只响了一声便接通了,叶修那段声音不用力慵懒的可以,黄少天听着他那声“喂”没由来的喉头一紧,他有些慌张地摇了摇头,“喂,你挂我电话干吗?”

“你废话这么多,哥净身出户身无分文,就那么点老板娘施舍的工资哪里打得起长途,当然要等你打回来啊。”

“卧槽,你下限呢,叶秋你不要脸不要脸不要脸……”黄少天觉得刚刚那点脸红心跳都碎成渣了。

“别吵,说正事呢,来给哥说一段吧。”

“卧槽,你说让我去我就去啊那我成什么身份了,你说我一场十几万的升价,就你一个电话就把我叫到杭州去,那我多跌份儿啊……”

“我给你捧哏。”

那头顿时没了声响,黄少天拿着手机,脑子里还是回荡叶修刚刚那句话,他有些恍惚,这么些年他总闹着和叶修PK,但是能比什么,贯口,太平歌词,这些到一地步,向来是各有所长各有所好的,只有他自己明白的,都是好角儿,他那样倒不如说是对叶修关注过度了,可他从没想过叶修有一天也会站在桌子里面,还是为他。

       其实这句为了他是有很大争议的,一半应该是来自黄少天的脑内过度脑补,但他那是一团混沌根本没法细想,他只记得自己格外精简的答了个好,然后放下电话订下了飞往H市的飞机。

“你走神了。”叶修皱皱眉头,他抬起脸,难得露出些不满的神色,这个人就是这样,什么都不在乎,似乎他所用的认真都用在了相声这件事上。

黄少天难得没有反驳,只立刻回过神来,低头看词,他们挤在那间叶修住的小储藏间里,两个人靠的很近,对方的气息就在旁边,黄少天觉得心很静,他的心在上台前从来没这样静过。

上台的时候陈果瞠目结舌地看着叶修站到了桌子后面,然后那个穿蓝衫的俊秀年轻人站在外头,语速极快,然而每次抖包袱都恰到好处,她没见过叶修做捧哏,这是却见他那几个“哦”,“是”“没错”说得韵味十足,句尾微勾,似乎是带着笑意的,他只掐着配合的时间,包袱便响,台下笑声和起哄的一片,黄少天那些调侃也不急不恼,相声圈里都说的台上的话是不算数的,叶修没少嘲讽别人,这次似乎被对方一次讨了回来,他在桌子里头站的安稳,也自在,或是说无论桌子里头桌子外头,只要在台上,叶修便是带笑的。

这样的叶修很动人,黄少天没有来想,然而嘴里的话是不断的:

“昨个儿看西游记就见你眼睛直勾勾盯着那天蓬元帅,我看你就是对那儿感兴趣。”

“对什么感兴趣,元帅吗?”

“猪啊。”

“呵,所以我和你说相声。”

下面“噫——”和“吁——”的嘘声混在一起,叶修挤挤眼睛“瞧见没,下面喊你家那位呢,吁——吁——喻文州,啧啧,这语速都一样。”

黄少天想这才是他的,即使是捧哏也吃不得半分亏,自己和搭档都被对方好好调侃了一次,然而他不生气,反而感到一阵难得的轻松,这是他得知叶修离开嘉世这么久以来头一次,他陪他说这一段,台下有个姑娘包裹的严实,然而每一次嘘声都是抑扬顿挫,带着点婉转,苏沐橙也笑着,眯着眼睛喜悦满怀。

走的时候,黄少天匆匆忙忙拦了一辆车,走时才突然回头,没头没脑地说了句:“你还是站在桌子外头好……”然后便转身上了车。

叶修站在昏黄路灯下,笑了笑,转身往茶馆走,影子被拉得很长,黄少天从车窗探头看过去,不由长舒了一口气。

007

黄少天这一场,包袱抖得响,也把兴欣的名气抖了出来。

街对面的嘉世,从老板陶轩到主管后勤售票的陈夜辉,每一个都恨得牙痒痒,兴欣节目单上头写的是叶修,但现在谁不知道叶修就是叶秋。陶轩旁敲侧击探过苏沐橙的口风,结果对方嘴头紧得很,无论他语气软硬,只斜眯着眼睛,嘴角勾笑,桌前瓜子壳儿堆成座小山,半晌才唱似的回道:“我也不知道,你知道他这人。”语气里有些委屈,也不知是真是假。

刘皓不甘心,好不容易把人赶出了嘉世,却不想他换了个名字,直接和老东家唱起了对台。他带着人去兴欣砸过场子,乱起哄,漏包袱接话,故意离场,若换了别人怕是早就张口结舌愣在台上了,然而叶修只是笑笑,话锋一转,圈套已破,新包袱抖得更响,又赢一个满堂彩。刘皓这一出着实是演砸了,叶修早就说过,相声这事,不怕段子老,只要翻得出新意,效果总是越来越好的。

演出结束,刘皓愤愤起身,茶钱直接摔在了地上,陈果气急,刚要上去理论,却见叶修长衫未脱,慢慢踱过去,一言不发,一撩下摆,弯腰一张张把钱捡起来,这动作本来极其屈辱,却被他做得自然从容,宽大袖子里伸出的手白净漂亮,叶修平日懒散随意,此时却多了几分不一样的风骨,倒是扔下钱的刘皓看着对方不急不慢地捡钱只感到一团火全烧到了脸上。

捡完最后一张,叶修直起身子,手里理着刚刚那几张钱,这才回头看一眼刘皓,那眼神里既没有轻蔑也没有失望,而是带着怜悯:

“你以为这些段子是谁写的?你又觉得这些东西是谁教你的?”

刘皓脸色煞白,只觉得一盆冷水从头兜到了脚,冻得他一个激灵,“叶秋你什么意思,你以为在这么个小茶馆就能让你翻云覆雨吗?”他抢白,语气却是发虚的。

“当然不能,我也没这么想,我已是叶修不是叶秋了,你却还抓着过去不放。”叶修摇摇头,说完这句便不再理睬刘皓,径直从他身边走过,把钱轻轻放在柜台上。

落荒而逃,刘皓匆忙离去,回到嘉世后依旧觉得满身虚汗,他想着叶修怜悯的表情,只觉得心间怒火翻涌,却偏偏又虚软的,那头让他准备晚上的演出,他匆匆一抹脑门上的汗,神情恍惚地去了后台。

陈果把叶修给她的钱丢在一边,一撇嘴,道:“不要。”她本事要甩在地上的,却被叶修给急急拦住。

“别介,你丢了我还得再捡一遍,体谅体谅老人家。”叶修拿过钱,用笔压好,“怎么不要。”

“那你又干吗捡,你瞧他那嘴脸,我还不稀罕要呢。”

“不要那是你傻。”叶修道,他似乎想抽烟却顾忌身上这套衣服,手悬空抓了抓又怏怏地收了起来,“你财大气粗不在乎,我可指着这点钱发工资呢。”陈果脸上露出个恨铁不成钢的表情,叶修看着她又笑了笑,“况且怎么给的是他,决定拿的是我们,心里不低,手上自然也不会低,相声这一门,早年里走街串巷,祖师爷是天地为床,再低还能低到哪去儿,真到了尘埃里,却也能飘起来了。况且,越是气便越是遂了他心思,何况,本来便也没什么好气的。”

陈果见他眉眼淡淡的,没有半分不甘心或气恼,只叹了口气,伸手把台面上那钱收进柜子里,但仍是摔进那钱箱里的,又想起叶修刚刚的话,忍不住问:“刘皓那样,你怎么看?”

“哦,他吗,初心已丢,也没必要再说下去了。”叶修摇了摇头,神情这才有了些变化,这次陈果看的明白,那确实是个遗憾的表情。

“那你呢,真打算一直待在这儿?”

“不是吧,我刚帮你赚了几票就赶我走,老板娘你这样心太脏了。”

“什么有的没的,我没和你贫,我是说……这儿毕竟还是太小了。”陈果顿了一下,还是说完了。

“这儿当然不行了,我这次可是准备一路北上往大本营那儿去了,没有哥,我估计那几个废物点心都被捧上天,怎么能让他们一直这么爽,当然要去打击打击他们。”叶修又斜靠在柜台上,一身懒骨头又回来了,话里也不知几分真几分假。

陈果心里头又酸又甜,她希望叶修回到属于他的舞台,但又是不舍的,刚要祝福几句,却听那人又道:

“所以老板娘要不要出资办个班子和我一起北上。”

他神色懒惰,眼睑轻垂,讲出这话的语气寻常平淡,就仿佛在询问她明天多添一壶茶如何,陈果心里头有些犹豫,却又忍不住相信眼前这个人,半晌才轻轻说:“先凑齐演员吧。”

叶修挽起袖子,终于点燃了那根耽搁了许久的烟。

008

第二天早上,叶修刚起,却见陈果心情极好,一边抹桌子一边哼歌,叶修凑过去,“怎么,这么开心。”

“你可没听见昨晚那头出来的观众怎么说?”陈果冲街对面努努嘴,却见叶修并不感兴趣,只从鼻子里发出个带着起床气的嗯,模模糊糊的。

“你这人怎么这样啊。”陈果急,但又想起他昨天的话,只好无可奈何地叹了口气,寻思是等不到他有反应了,只自己说道,“刘皓昨晚大失水准,忘词也罢了,包袱竟也全是闷了的。”

“是吗,我早说了他初心已丢,没必要再说了,可惜了一身还不错的基本功。”叶修摇摇头就走了,“我去吊嗓子。”

叶修沿着西湖边走,找了个僻静处清嗓,说到初心,便猛得想起某个寡言的英俊青年,那点如鲠在喉的不适总算是断了。

圈子里轮回是个特例,它之所以奇葩不在于它有以卖蠢闻名的孙二翔,也不在于他们都是无可救药的男神脑残粉,虽然这些也是重要原因之一,但最关键在于他们有个闻名京津的班主,满足颜控妹子们的一切幻想,但是是个语残,没错,相声圈,出了个语残班主。

但是无人否认周泽楷对轮回的作用,他当捧哏,然而轮回的大多数段子都是他写的,熟人都知道台上那几句已经是他的极限了,然而只那几句,却能控住整个场面,圈外人看个热闹,只觉得周泽楷那几句虽少却精,往往隔了几日回想起来还能笑得捧腹。但行家看门道是看得出的,那几句话不是寻常几年便可练出来的,既要天赋又要勤奋。

周泽楷原先并非学的相声,他起初学的戏曲,扮相好,声音也好,却是无意看那人一次演出,见他台上嬉笑怒骂,口吐莲花,把那些圈里的红人名角儿挨个调侃了个遍,台下观众捧腹拍桌,不时是发出嘘声,他便又笑,眉眼生动,熠熠生辉。

动了心思,不知对那人,还是那门艺术。

轮回人气高涨时,周泽楷的心也越来越迫切,这样就可以离前辈更近一步,他这样想的,就在叶修离开嘉世不久前,他第一次尝试告白,从B市坐了晚班的飞机到了H市,只匆匆打了个电话到嘉世,那头等了半天,才转到叶修那儿,周泽楷只觉得自己心跳加速握着手机的手都是颤抖着的:“前辈,是我。”

电话那头似乎愣了一下,然后是叶修向来没什么精神的声音:“小周吗,怎么过来了。”

周泽楷咬咬唇,鼓了鼓劲儿才道:“我在H市,前辈,可以出来吗?”

叶修有些奇怪,作为前辈,他很欣赏周泽楷的才华,也看好他的前景,但论私交并不是很深,后辈突然打电话给他告诉他自己在H市,似乎不太寻常,但叶修还是出了门。

“所以小周是喜欢我吗?”叶修眯着眼睛轻轻笑了。

“嗯。”他握紧拳头,手心黏黏的全是汗。

“因为喜欢我所以改行说了相声?”叶修抬起眼睛,他搅动那杯咖啡,觉得还是喝不惯,不由皱皱鼻头。

周泽楷紧盯着对方的小动作,无法判断他是否生气,只能依旧沉默地点了一下头。

“那么小周喜欢的是我还是相声,还是说如果有一天我如果不再说相声,小周就不会再喜欢相声了?”叶修放下勺子,坐正了身子直视眼前眉目俊美的青年。

“不是。”周泽楷猛地撑起身子站起来,他头一次恨自己笨嘴拙舌,但他只定定看着叶修的眼睛,“喜欢,前辈,相声。”

就那么几个字,叶修却鬼使神差地觉得自己听明白了,是指自己和相声都很喜欢,超出他意料意外坦诚的青年此时直视着他,漂亮的眼睛里只有自己的样子,叶修没由来的有些脸红,他撇过头,这个样子,简直让人无法拒绝。

“小周,先坐下吧。”叶修轻咳一声,掩饰自己一瞬间的心悸,他拉周泽楷坐下,“你能因为我喜欢相声我很高兴,但是如果只是这样,我无法答应。”

周泽楷垂下眉眼,果然还是被前辈拒绝了,叶修看着大型犬一样失望埋下头的后辈,心里一阵罪恶感。

“但是,如果你能想清楚,到那个时候,如果你的初心未变,我的初心亦还在,也许我们可以试一试。”说完的时候,叶修就侧过了头,他现在觉得自己耳朵一阵阵发烫。

周泽楷一下抬起了头,正瞧见前辈半个红通通的耳廓,可爱的紧,他很想告诉前辈他很喜欢相声,尽管最初是因为他,但现在却是为了这一门传统艺术,也想告诉他他会继续努力,也希望前辈加油,可他想了这么多,到了嘴边依旧是那个字,“嗯。”然后他看着眼前叶修的耳廓更红了一些,这样的前辈很可爱,也很喜欢。

“啊,对了小周,我给你个号码吧,虽然我平时也不用,但沐橙非逼着我买一个。”叶修说着,掏出个手机打了电话过去。

周泽楷连忙存下来,叶秋两字还没打上,却见叶修探身过来拿了手机,再还回来的时候,联系人那一栏已经多了叶修二字,他抬头有点迷惑地看了看前辈。

“那才是哥的真名,小周下次就这叫吧。”叶修保证那一瞬间他看到英俊后辈身后具现出了一片粉红色的小花,“好了也不早了,小周你明天还有演出吧,返程票买好了吗?”

“嗯。”周泽楷站起身,然后看着叶修露出个羞涩的笑容,“叶修……前辈。”

叶修觉得自己脸又要红了,长成这样简直犯规,他这样腹诽,然后对后辈露出个温柔的笑容“嗯,小周加油,轮回这几年来不错。”

人生中的第一次告白虽然失败,但周泽楷带着他和前辈的约定,他默念那个号码那个名字,想着那个人的样子,台下的前辈,依旧很喜欢。

就像是没有的前辈的相声会不够完整,却依旧喜欢。那时周泽楷最后也没说的话,但他想叶修是懂的,毕竟是那样聪明又温柔的人。

再后来,叶修被迫离开嘉世,他也没什么行李,就是几件演出用的衣服装在背包里,收拾的时候才想起自己还有个手机来着,开了机也没有未接电话,先前电话都是直接打到嘉世的,熟人里也没几个知道苏沐橙给他备了手机的,收件箱里几封广告,他刚要删,却见一封来自周泽楷的短信,时间正是前一阵他和嘉世矛盾最为尖锐的时候,只两个字:

“加油。”

他笑了笑了,只留下这一条然后关了机,转身出了门,再没回头看一眼嘉世。

兴欣到了B市,首演的那个晚上,周泽楷也去了,他想其实他喜欢了叶修这么多年,可真正现场看他登台演不过两次,头一次一见钟情,第二次却生欢喜万千,他看他在台上风采依旧,慢慢抬手捂在心口,只轻声说:“没有变。”

初心,对前辈,对相声,都没有变。

剧场小,他买了前排票,他其实离叶修好近,他不知道对方听见没,但他分明看见昏暗灯光下那人脸色微红。

台上叶修一拿扇子,扇子在指尖转了个圈,然后不偏不倚,扇尖恰恰抵在左胸口上心尖的位置,周泽楷猛地睁大眼睛,他知道那是叶修的回答。

叶修确信他又一次看到后辈身后具现出的粉红色小花背景墙了,连带着那根兴高采烈翘起的呆毛,明明蠢得可以,但是对着那张脸,却让人整颗心都软了,他向来不在演出时走神,今天却有点意外,他半侧过身然后避开了对方的视线,这才平复心情讲起下一段。

演出结束的比预计晚很多,那几次返场时间都比预计的长,下了台,果然看见周泽楷在后台安安静静坐着,面前还摆着苏沐橙给他的一次性杯子和一堆瓜子,后台那几个立刻识相地走了,连嚷嚷着“老大这是踢场子的吗吃我板砖”的包子也被魏琛一把拽走,本来拥挤的后台就剩下两个人。

叶修衣服也没换,周泽楷穿着件时髦度爆棚的风衣,两个人站一起奇怪而滑稽,然而周泽楷站起身走过去,一下把还一头一脸的汗的前辈抱了个满怀。

“小周?”叶修语气含笑,挣了一下伸手摸了摸对方的头发。

“前辈,喜欢。”他搂的更紧一些,鼻尖全是对方的气息,心脏满的快要溢出来。

“还叫前辈。”叶修这次也不动了,干脆懒在对方怀里,笑嘻嘻逗他。

“叶修。”他低声念,那两个音滚过舌尖,心头一阵颤动,“叶修”他又喊了一次,这次那人懒洋洋地回应了一句,周泽楷低下头,看着那双亮如星辰的眼睛。

叶修猛地睁大眼睛,然后他笑着,轻轻回应了那个吻。

009

叶修第一天在兴欣就注意到唐柔了,只字面上的意思。姑娘身材匀称,模样出挑,手脚利落口齿更是伶俐,客人坐下点茶,她施施然站在旁边一串儿名字报的清晰快速,语速极快却偏偏每个字都圆润清楚,带出点不一样的味道,叶修一边给邻桌的客人上茶,一边斜着眼睛看那头儿冲后面报茶名儿的唐柔,姑娘嗓子很亮,只那么随便一提,那“龙井”二字就仿佛是掺了西湖的春水荡漾出一室的清波。

叶修本来是想培养唐柔随了苏沐橙的路,学学大鼓,毕竟天生一副好嗓子,而他分明看出对方是有音乐底子,虽说习的应该差了十万八千里,但乐感总是通用的。

“怎么样,小唐有没有兴趣试试?”

“唱大鼓的都是女的吗?”唐柔停下手上正在做的活,歪头问叶修。

“大部分都是,怎么,有问题?”

唐柔撇撇嘴,然后她看一眼不急不慢吹着茶叶的叶修,“说相声的里面,女演员多吗?”

“没什么。”叶修沉吟了一下,相声这门儿过去是不收女弟子,近些年来才放宽些,然而坚持下去的并不多,大多是转了其他,演小品的也有,转投影视的也有,上了晚会的是有,但真能在小剧场坚持下去的却不多,然后他抬头看着唐柔清丽果敢的脸轻轻笑了,“怎么,小唐有兴趣。”

“你教我?”唐柔站起身,她直视叶修。

“先说明白,我自己是个黑户,跟着我可没意思的很。”叶修轻笑了两声,却见唐柔一副毫不在意的表情,“算了,也别拜了,只当我教你,师傅领进门修行还看个人,我是你班主,却别叫我师傅。”

“好。”唐柔道,接过叶修递给她那本子,只低头翻了两下,又抬头看叶修。

“回去把这些练了,底子好也不是万能的,还是要从头学的。”叶修道,便见唐柔转身走了,走了两步又回头,他探询地看看“怎么,还有问题?”

“那些,是你抄的?”唐柔皱皱眉头问道。

“是啊,怎么?”叶修眨眨眼,没觉得有什么,倒是陈果一把抢过那本子,看一眼也噗嗤一声笑了出来,倒不是内容有什么可乐的,只是那满篇的字爬爬虫一般着实不好看。

“这也不能怪我。”叶修摸摸鼻子,终于有了点尴尬,确实怪不了他,他十五岁离家出走学的相声,文化知识不好也很正常。

那头唐柔刚走,陈果便凑过去,“小唐,这起步会不会有点太晚了?”

“没事,功夫是可以慢慢练的,上台是另一说了。”叶修笑笑,“有那二十多辞了工作从头学的不也把班子办得红红火火的,基本功跟不上,可以用其他补一补的。”

陈果看他这么说,心里也被撩拨的痒痒的,便问:“那你看我还行吗?”

叶修为难地看她一眼,然后吞吞吐吐道:“老板娘,其实你可以上台报幕的。”

“滚。”陈果一扭身把抹布扔进对方怀里,回身说:“小唐要练习,以后早上工作你做双份儿。”

叶修懒洋洋应一声好,人却仍旧缩在座位里,远远听见街对面苏沐橙在练声,悠悠扬扬好听得很,他摩挲着手指,想起该打个电话给老朋友了。

010

电话打过去,过了会儿才接通,线那头吵得可以,叶修倚在柜台上,手指绕着电话线,听着对面吵闹了一阵儿,才听到个熟悉的声音大大咧咧带点粗野地“喂”了一句。

“喂,老魏,这么半会儿,你这25的手速一点进步都没有啊?”老朋友通话也不含蓄,叶修张嘴就开了嘲讽。手速一说也是玩笑话,早些年魏琛还演的时候,他想法多段子也不错,奈何班子里少人管理,他拖着小辈,管着票务,写得自然比叶修那两耳不闻窗外事的,却没想被对方调侃手慢。

“卧槽,这么些年连个屁都没有,突然就找老夫我了,手速快有个屁用,不知道手速快射的快啊。”有几年没说了,但回起叶修的垃圾话魏琛还是驾轻就熟。

“啧啧啧,几年不见,开口还是一嘴儿的人渣味,隔着电话线我都能闻着那股子三俗劲儿。”叶修咂咂嘴,“你那头在哪个洗头房呢,这么吵?”

“呸,你怎么这么脏啊,我这不小剧场里吗?”魏琛这头儿找了个僻静地方,总算安静了些,他手里攥着个洛基亚砖机,半打着呵欠,想想又反驳道,“就老夫这样英俊潇洒,机智勇敢,充满魅力闪着人性光环的男人还需要去洗头房!还不是敞开怀抱妹子们就蜂拥而至……”

“我说的洗头房是你想的那个洗头房吗?想那么脏说明你脏。”叶修瞧着魏琛像是没事,干脆点了根烟在旁边的椅子上坐下,专心致志和他扯淡,“呵呵,你连人性光辉都闪的一水儿的黄光。”

“几年不见,还是那一张贱嘴。”魏琛道,“你说你都三俗成这样了主流相声圈怎么还不办了你。”

“这不也玩脱了吗?”叶修顿了顿不等对方反应又问,“怎么还在小剧场,你还上台?”

“上什么台,也就台底下带着后辈玩玩儿。”魏琛声音沉了,“你呢,嘉世呆不下去,滚哪儿野去了?”

“这不打电话给你来着,还赖在小剧场不乐意走,看你样子也挺寂寞的,怎么样,要不跟着哥混混?”

“你别告诉我你自己组班子了?”魏琛口气总算有了点波澜,他不太相信,但又不得不考虑这货是叶修。

“是啊,怎么样,哥可是看在我们同窗情谊上才让你进来的,要不要来试试咸鱼翻身,迎个事业第二春,著名过气相声演员魏琛大大。”

“你才过气呢,滚,老夫只是不出手,不然那人气还是妥妥的。”魏琛申辩一句,但却控制不住有些心虚,“还有我们两个这文化还谈同窗情谊?”

“诶,一起买的文凭啊,不过这不重要,你也知道的,哥常年不在大本营,让他们混得如鱼得水,也是时候让他们知道山外有山楼外有青楼,一直靠硬盘是没有出路的,能人背后还是要有人弄的。”知道事情成了一大半,叶修心情轻松,嘴里也越发没溜。

“算了吧,要是能人背后有人弄,你第一个就被弄死了,叶修大大,你想好了没,这没准儿的事,你一个电话就让我就范啊。”魏琛虽然这么说,叶修却知道他这是答应了。

“能有什么事,哥把他们那点事随便抖落抖落都能回老本,我一非著名相声演员怕什么啊。”叶修笑起来,顺手把烟掐了,“沙滩一趟两年半,今日浪打我翻身,老魏,怎么着也该出来抖露抖露了。”

电话那头沉默了一阵,半天魏琛才答道:“好。”可他回头想想又觉得有点不对劲,突然想起叶修随口念的那句打油诗,这才气呼呼地叫道:“叶修你不要脸,你他妈才是王八呢!”

叶修没听到他喊完,啪一下就把电话给挂了,叼着根烟也不点,晃悠晃悠就往外头走,唐柔站在后头院子里面练绕口令,叶修只瞧了两眼,觉得没差,也没什么好说的,这东西没技巧不过是个熟能生巧,想想掏出他那个从来不用的手机,噼里啪啦发了个短信:“魏琛老师,车费自备,最好烫个头过来,我给你凑齐三大爱好。”

按了发送,叶修把手机塞回兜里,手抄在袖子里,一会儿口袋一阵震动,打开一看,就一字干净利落,“滚。”

叶修眯个眼,却听见茶馆外头一个少年音脆生生的,“喂喂,你们这儿收人吗?”

TBC

评论(3)
热度(24)

杂食又洁癖,主业追星,不定期掉落产出

© 紫玲忆 | Powered by LOFTER