紫玲忆

下雪天【康轩】

雪在地上下了薄薄的一层,在南方又湿又冷的冬日空气里迅速凝结成冰。邹明轩撑着他的小黄伞,尴尬的气氛让他浑身不自在,他偷偷瞥了一眼他的康康哥哥,胡皓康单手撑伞,书包斜挂在一侧的肩膀上,少年轮廓清朗分明,高冷一如既往,眼神锐利又带点狐疑地看过来,没有了胖躯的邹明轩一个踉跄就要往前栽,身旁一只手动作迅速把他拽住。

"谢谢。"邹明轩有些窘迫,拉着他胳膊的手没有收回来,比他高半个头的人咳嗽了一声:

"地上滑,我拉着你吧。"

邹明轩觉得有些不对,不过他向来是个豁达性子,也没细想,两个人挨得近了雨伞难免磕磕碰碰,胡皓康落了自己的伞,接过了邹明轩手里的那把,而原来抓着对方胳膊的另一只手也再自然不过地顺着袖子滑下去,轻轻牵住了对方的手。

雪势已经小了,两个人打一把伞也并未嫌挤,不用举伞,邹明轩倒是乐得自在,况且胡皓康牵着他的那只手暖得像一团火,他想小时候对这个哥哥总是带着些又怕又敬的情绪,连亲近都少,其实对方明明也是温和热心人。

他这么想着,也生出些道不明说不清的情绪来,而邹明轩示好的方式向来简单直接,远远瞧见个烤红薯的摊子,他滴溜溜跑过去,买了个大的,掰开,才把另一半用纸袋包好递给对方。

"给你哈,超好吃的。"

胡皓康一愣,猛得就想起十多年前在土楼的那个下午。他和小胖子守着一个冰淇淋,他二爹挤着眼睛带他们想象味道问他们想不想吃,他一直觉得这种一问一答又傻又幼稚,向来不爱搭理。但是坐在对面的小胖子闭着眼睛,一脸幸福憧憬,午后的阳光洒在他小卷毛上,洒在他因为热而泛红的脸颊上,洒在他翘起的嘴角上,又软又糯的声音大声说着想吃,那样子太过美好,于是他也像是受到了感染,沉浸在这莫名其妙又忍俊不禁的游戏里。

然后,他接过对方递过来的半个烤红薯,对面的邹明轩眯着眼睛对他笑,鼻头脸颊因为冷风微微发红,哈出的热气慢慢地升腾起来。

手里拿着东西,胡皓康不得不放开了牵着对方的那只手,他们并肩走了一段,邹明轩突然伸出空着的那只手在伞外抓了抓。

"呀,雪好像已经停了。"

胡皓康落了伞,再次不着痕迹地握住了对方的手。

fin


评论(2)
热度(10)

杂食又洁癖,主业追星,不定期掉落产出

© 紫玲忆 | Powered by LOFTER