紫玲忆

【全职高手王叶】毕业季(大学paro)

毕业季

001

“这天热的。”叶修掀开学士服的领子,用手扇着风,“当初哥就是为了避暑才往北边跑的,谁知道,帝都不愧是帝都,在气温上都走在全国人民前头。”

王杰希捡起被对方丢在一边的学士帽,拍了拍上面的尘土,只拿在手里,道:“这话你每年都要抱怨一次,最后还不是得乖乖被热成狗。”

“汪汪汪。”叶修有气无力地叫唤了三声,摆着一张“我觉得我要窒息了”的脸看着对方,王杰希看着那张生无可恋的脸,最终叹了口气,说:“你坐着,我去给你买水。”

“YEAH!”叶修有气无力地欢呼了一声,然后双脚一蹬地,倒在树荫下的花台上,蹭了蹭还有些凉意的瓷砖,总算有了点精神。

王杰希走在太阳底下,回头看见叶修软泥一般瘫在阴凉处,既无奈又好笑,只好说:“小心着,别把衣服弄脏了,还得还给学院。”

“是是是。”他答应了几声,然后接着说,“大眼,我要绿豆沙冰。”

王杰希摇摇头,就近去了食堂,正遇上楚云秀在一处拍完照片,两人便一道朝那边去,化了淡妆更显得眉眼精致的女子侧过头看着对面树荫下软成一滩泥的人,抿着嘴笑道:“杰西卡,瞧瞧,都这样了,还说不是你惯出来的。”

王杰希有些尴尬地摸摸鼻子,虽然过去四年他也没少被对方这么调侃。

“不过。”楚云秀眸光一飞,她慢慢点燃那支薄荷味的女士香烟,“这本来就是一个愿打一个愿挨的。”

002

叶修和王杰希既不是一个院的,也不是室友,只是恰巧住在同一栋宿舍楼里,但楼层不同,按说也不会有什么交集的。

王杰希是本地人,不过他常住宿舍,性子又好,和室友相处都不错。那日正赶上他出去买饭,揣了四个人的饭卡就出了门。结果刚出了宿舍楼,就看见3楼窗口探出个脑袋,冲着他喊:“喂,哥们儿,去食堂吗?”

王杰希点点头,窗户里人接着道:“帮忙带个饭呗。”还不等他答应,一张饭卡就精准无比地从楼上甩到他怀里了。

“谢啦。”楼上那人这么说,像是怕他拒绝似的,立刻把头缩了回去,就留下一句“我住307。”

王杰希低头看了看那张卡,证件照上的少年眼角微垂,有一些懒怠地不在意,叶修两个字在舌尖滚过,王杰希没多想,只带着那张卡去了食堂。

“像你这样一个人去食堂,不是人缘差,就是帮人带饭的。”叶修四仰八叉地坐在王杰希寝室的椅子上,拖鞋只有前面还挂在脚上,“大眼你虽然面相吓人了一点,但哥还是很信得过你的人品。”叶修站起身,拍了拍对方的脸。“帮别人带饭,自然也不多我一个。”

“第一次见就能看出人品,叶大神什么时候点的看相技能啊,我怎么不知道。”王杰希抓住对方在自己脸上揉得挺开心的手,抓下来也没松,只是握着,“你就是饿急了,随便找的人。”

叶修耸耸肩,不置可否,然后又笑了笑:“好赖没找错人。”

王杰希耳根有些发烫,他咳嗽一声,说:“总归是有机会遇见的。”

“也对。”

这人世间的万事,无论好与坏,总归是有它的道理的。

003

他们原来那栋宿舍楼是混住的,王杰希学医,叶修学的是建筑。

别人口里作大死的两个专业,王杰希平日里课业就重,叶修却是期末赶起作业来每天都泡在教学楼里。叶修做起事来也是六亲不认世事不沾的人,熬夜倒算轻的,常常三餐也断了,王杰希虽然还不是正式医生,但医科生总归对身体状况多一份在意。那时他和叶修还只是关系不错的朋友,早晨在水房洗漱时,睡眼朦胧地打个招呼,多了些交际不过是叶修常常摸进王杰希宿舍,顺走点吃的。

王杰希最初也觉得关系一般这么做是不是不太妥,但这点犹豫很快消失,他看着叶修眼眶下一圈深沉的青色,因为熬夜而有些浮肿的脸,和消瘦了一圈的腰身,伸手要来了对方的饭卡,说道:“作业完成之前三餐我帮你带,准时吃,垃圾食品戒了。”

叶修眨眨眼睛,然后他点点头,又有些为难,说:“我倒是不介意你帮我带饭,你不嫌麻烦就好,不过,大眼,你总得给哥留点钱买烟吧。”

王杰希皱了下眉头,他一样不想叶修抽烟,但想想对方近期忙着做模型,没了烟实在影响效率,权衡再三,只好叹了口气,道:“烟我帮你买,少抽。”

之后一周,王杰希每天三次准点到达,有几次一看就知道他才下课,医学院的楼和建筑系的离得并不近,况且他还要先折到食堂打饭,暑天里,额角都挂着细密的汗珠,饭盒放在桌上,叶修放下手里做了一半的作业,过去接了吃饭。

“我要是找个这样的男朋友,以后还图个啥?”苏沐橙托着腮,看一眼一起吃饭的几个妹子。

“不是我说,我们会长对叶神那是真上心。”柳非摇摇头,她也是医学院的,王杰希那时一下课就往外面跑,真是一点停留都没有,“他平时都是步行的,就那几天骑车。”

“后来呢?”戴妍琦眨眨眼,“难不成真一直送到期末了?”

“没有。”苏沐橙摇摇头。其他三个人脸上立刻有些失望的神情。

一周之后,王杰希一日下课回来,就见叶修捧着已经完成大半的模型站在宿舍门口,脚边放着个袋子,该是装着工具的。他过去,用对方的卡刷开宿舍门,又帮他把工具提上。

“怎么带回来了?”

“快完成了,就带回来做了。”叶修道。

“哦。”

也总不能让你跑来跑去的,这话叶修没说,王杰希也没问,他只把东西放在对方宿舍门口,然后就转身上楼了。

“真说起来,可不止送到期末啊。”楚云秀弯起眼睛笑了笑,“我可是听说,叶修那张饭卡最后也没还回来。”

“这么早就玩财政合并,我早就知道王大眼他对我哥根本就是早有预谋。”苏沐橙叹了口气,她咬着吸管,有点恨铁不成钢的意思。

“对方心这么脏,能谋划到也是本事。”楚云秀轻笑一声,“我才不信他们一开始是单箭头呢。”

被议论的两个人并不知道这边的对话,喝了水的叶修总算回了点血,拖着脚步跟着王杰希往宿舍楼那边走,他倒是没什么怀念往昔的心思。不过大三结束搬回了校本部,想想也有一年没回来,看一眼也不是不可以,况且对方看起来挺想去的样子。

他们的卡已经刷不开宿舍楼的门,也没什么失望的,叶修站在楼门口的阴凉处,指着三楼的第三个窗户,道:“我当初就是从那儿把饭卡扔给你的。”

“嗯。”王杰希顺着他的手抬头看过去,点了点头表示认同。

“不过,大眼,你什么时候把饭卡还我?”叶修歪过头,有些促狭地笑了笑。

“毕了业。”王杰希神色如常,半个侧脸在阳光下熠熠生辉,好看得紧,“和我的一起,给你留个纪念。”

004

王杰希和叶修第一次做羞羞的事是在两个人确定关系半年后。学校新校区太偏了,别说宾馆了,周围连像样的小餐馆都找不到,简直是灭绝人性。两个人综合考虑各方面因素,然后带着学生证去了学校的招待所。

前台服务生狐疑地看了两个大男生。

“天太热,宿舍没空调。”王杰希淡定地回答,眼睛都不眨一下。

“标准间两张单人床100,套件双人床300。”

“标准间。”穷学生毫不犹豫地选择,却不知道自己无意间消除了服务员最后一点疑虑。

天气太热一起来招待所找凉快的好兄弟勾肩搭背地上了楼,叶修笑嘻嘻道:“扯谎能力不错啊,大眼,哥自愧不如。”

他握了握对方的手,原因很多,掌心湿漉漉的,叶修低头轻笑一声,指尖挠了挠手心,那点痒不知是因为对方作怪的手指,还是因为那一声低低的笑声,王杰希握紧掌心里那只手,心里默念:“去死吧,柏拉图!”

“怎么样,大眼,故地重游,要不要去招待所看看?”叶修偏过头问。

“随便,我是无所谓。”王杰希这么说。

十五分钟后他们站在校园的最南端,看着那栋三层建筑,一时感慨万千。

“要是知道那天会从单人床上摔下去,我一定花300住套间。”叶修点了支烟,摇摇头。

“先掉下来的是我。”王杰希看着叶修点烟,下意识地皱了皱眉,不过提起这件事,他还是觉得脊椎一阵作痛。

“不过谁知道隔天那家速8就开业了。”

“考虑欠妥了。”

“不过哥也不想等了。”叶修一笑,勾过恋人的脖子,在脸颊上亲了一下。

005

医科生必过的一关,之前一直都被当做校园传说成为茶余饭后的谈资。所以当导师真的说他们要单独和尸体单独呆一晚的时候,王杰希确实是愣了一下,不过也只是一下。

叶修也没说什么,当晚陪着王杰希QQ聊天到十一点,直到对方严肃地表示“你应该去睡觉了”,叶修才下了线。

之后,王杰希一直在淡定地看书,他心理上真没什么压力,太过淡定让人甚至觉得如果真的有鬼怪的话,一定会觉得自己受到了侮辱。而且,王杰希不得不承认,向来生活随性粗枝大叶的叶修,这一次格外细致,存放尸体的屋子在地下室,常年低温,叶修放在他包里的那件外套厚度刚好,温度适宜的让王杰希都生出些困意来,他打了个小小的哈欠。

第二天早上出来的时候,大家的表情都不太好,并且表示不太想吃东西。王杰希脱了外套塞回包里,叶修倚在墙上,一边打哈欠一边冲他招手,王杰希走过去,接了对方手里递过来的早餐。

“困不困?”

“还成。”

“回去睡一觉?中午吃饭我叫你。”

“成。”

王杰希拉着叶修的手沿着楼梯下到地下室,他指了指那扇门,说:“就是那里,要不要进去?”

叶修没答话,就拉着对方往里走,一进门就是一股阴风,吹得他打了个寒颤,屋子里唯一的那盏顶灯下,他想着之前的某个夜晚,王杰希一个人坐在那盏灯下,慢慢读一本书,身边躺着一具尸体,和他一样安静,有些好笑。

“大眼,讲真的,你当时就一点也没害怕?”

“不是。”

“嗯?”

“念你的名字。”王杰希道,“和经络图一起。”

叶修那句“你酸不酸”就这么卡在喉咙里说不出来了。

偶尔噎对方一次,其实也不错,王杰希这么想。

006

傍晚的时候,他们站在校门口,夕阳里,校门口那几个大字闪闪发光,他们最初相遇的地方,以及他们决心走的更远的地方。

“大眼,来合照吧。”

“闹什么,有没有相机。”

叶修不说话,他伸出手,拇指和食指张开,做出一个直角,伸到两人斜上方,王杰希愣了一下,然后也伸出手,和对方的一起,拼成一个矩形。

“大眼,看镜头,一,二,三,茄子。”

王杰希拽过对方的领子,最后的话语淹没在一个深吻里。

fin


评论(11)
热度(110)

杂食又洁癖,主业追星,不定期掉落产出

© 紫玲忆 | Powered by LOFTER