紫玲忆

【叶修生贺/韩叶】钱包脸和嘲讽飘(除魔师老韩和叶阿飘,HE完)

终于撸完了韩叶线

很多不科学,请爱抚脑子有洞的po主

然后还是甜甜甜,以及老叶生日快乐

钱包脸和嘲讽飘

001

韩文清一开门,就被一个塑料袋似的白色半透明物体迎面撞在鼻梁上,意外的没有一点痛感,那团东西直接穿过他的身体,韩文清想,他今天在某种意义上,是真的可以称之为撞鬼了。

经验丰富的除魔师,猎物名单上自然也有阿飘这一项,他皱了皱眉头,倒想看看是谁胆子这么大敢找到他门上来了。

“老韩~”熟悉的声音带着懒洋洋的尾音,韩文清一愣,周身亮起的法阵也消失了,他转过身,果然看到一张熟悉的面孔,韩文清带着点迟疑和难以置信开口道:

“叶……叶修?!”

002

肤色苍白的男人半倚在墙上,眼角吊着,眼皮却没精打采地耷拉着,看上去说不出的嘲讽。修长漂亮的手指间夹着一支烟,他吸了一口,看上去气定神闲,直到那团他平日慢慢吐出的烟气,这一次从他身上各处飘出,把他变成了个更模糊也更大的气团。叶修叹了口气,他在屋子里上下飘了飘,抖掉了身上的烟气,无可奈何地冲韩文清摊开手,说:“没错,是哥。”

“你怎么变成这样的。”韩文清板着脸,叶修被他勒令停在一处不动,虽说对方确实是老老实实地在他头顶悬着,但不知为何那听了快十年的声音从自己头顶传来的时候,总让他有说不出的不爽感。

“我也不清楚,一早起来就这样了。”叶修在韩文清头顶上说,“吓死哥了,别真是烟抽多了出事了,我赶快就抽了根烟压压惊。”

韩文清举起手来想把叶修抓下来,但手握了几次都抓了个空,直到叶修自己飘回他面前,挑着眉道:“老韩,你也吓傻啦,哥现在是阿飘,又没实体,你空手怎么抓得住。”

韩文清心里一紧,他抿着唇,对面那张脸还是一副云淡风轻的样子,叶修慢慢说:“我一夜变这样,要不就是被下了咒,要不就是……”他说到这里就不说了,即使再强大的人,也无法做到毫无芥蒂地给自己下死亡鉴定书。

“有时间胡思乱想这些,不如找找恢复的方法。”韩文清抱着手臂,声音冷硬。

“老韩,你害怕了?”叶修笑道,他眯起眼睛审视对方。

韩文清不否认,尽管他出师十年,一向以一往无前和无所畏惧闻名,却不代表他没有害怕的东西,当叶修险些亲口判定自己的死亡的时候,他是真的从心底感到了一股寒意,他点点头,回答道:“是。”

叶修嘴角动了动,然后露出个笑容:“放心,我命硬得很,哪有那么容易死。”

“我知道。”韩文清这么回答,他想伸手摸摸叶修的脸颊,但他的手直接穿过表层,穿进叶修半透明的身体了,手指在对方眼睛后面动来动去,韩文清嘴角抽搐了一下,表情重又变得难看了,说:“还是先想办法把你变回来吧。”

“所以,哥这不是来找你了吗?”叶修在沙发上坐下,伸出一只半透明的手,“怎么样?要不要接下这单生意啊,韩文清大大。”

韩文清伸出手,虚虚地握了一下那只手。

003

“前辈的状况应该不是由死亡导致的。”

虽然已经有所考虑了,但听到张新杰的话,韩文清和叶修心里还是松了一口气。

“那是被下咒了吗?”韩文清问道。

“应该是。看这种状况,应该是地精的咒语。”张新杰推了一下眼睛,接着问,“叶队,最近有得罪过地精吗?”

“我想想。”叶修挠了挠下巴,“上周抓一只地精的时候,我好像骂他身高郭敬明,长得像丁日来着,他死的时候的确诅咒我来着。”

“那就没错了。”张新杰面部表情无懈可击,“应该是那个了。”

“难解吗?”韩文清问道。

“不难,只需要普通的咒语就可以了,不过麻烦的是那株放在法阵中央的药草,恐怕要费些事了。”

“无妨。”韩文清摆摆手,叶修飘懒懒散散挂在他肩膀上,没重量不过看着烦人,他顺手赶了赶,对方飘到头上,韩文清叹了口气,招了招手,重新让他挂在自己背上。

“其实也不算远,就在南边的山谷里,沿着河一路走便能到,也就几日的路程。”

第二日天光乍亮,一人一鬼就上路了。

关于叶修该呆在什么地方,他们也商量了一阵,按着韩文清的意思叶修在他身边乖乖飘着就好了,但受到了叶修的义正言辞地拒绝。

“白天躲好了不出来吓人,是一只正义的阿飘的基本素养。”叶修这么说,他现在没法抽烟,嘴角微微耷拉着,“哥可是很凶残的。”说着他做了个凶恶的表情,但懒洋洋的看起来没有一点威慑力。

韩文清黑着脸拉开背包拉链,示意叶修钻进去试试看。

“老韩你也不怕哪件法器一不小心就把我给收了。”叶修绕着他转了一圈摇了摇头。

之后叶修试图钻进他衣领里头,韩文清去拎他脖颈处的衣领,手伸到一半想到对方现在也没有实体,只好呵斥一声:“出来。”

叶修颇为遗憾的咂咂嘴,飘了出来。之后参考了几处都不太满意,直到叶修看到了韩文清挂在衣架上的帽子,他让韩文清戴上帽子,然后钻了进去,韩文清听到自己头顶传出个满意的声音:“这儿倒是不错。”

这一路上风尘大戴帽子正合适,叶修呆在他帽子里也没有重量,韩文清想了想,也同意了。

韩文清沿着河岸一路走,走了一阵,他有些担心呆在帽子里的叶修,虽然对方现在是只阿飘,照理说并没有触觉,也没有固定的形态,自然也不会感到挤和闷,不过他总觉得,那样狭小的地方呆久了怎样也是不舒服的。

他刚想开口问问对方怎么样,就听叶修的声音带点笑意:“老韩,用的什么牌子洗发水啊,味道挺好闻的?”

“回去你就知道了。”韩文清觉得喉咙有些发紧,他不自觉地舔了舔嘴唇。

“那我可得快点变回去。”叶修笑道。

中午的时候韩文清在一家快餐店前面停下。他迈步进了店,柜台后面一个矮胖的中年男背身忙碌,发型颇有联盟主席风范,并没有注意到他。

韩文清伸手扣了扣桌面,店主回过头:“Can I help you?”他一转身正对上一张凶神恶煞的脸,吓得一个哆嗦,托盘掉在地上,然后“嘭”一声,韩文清无语地看着自己面前那只瑟瑟发抖的花栗鼠,意识到对方竟然被吓得变回了原型。

“Please,I’mnot 坏人,I have 合照 with MR Feng。Don’t kill me ,老板。”花栗鼠在柜台里翻了很久,然后哆哆嗦嗦地掏出一张和联盟主席的握手的合照递到韩文清面前。

韩文清因为最后那个莫名其妙的称呼抽了抽嘴角,他正要开口解释我是来点单的,就见对方把那张合照和钱包一起塞进了自己手里。

“诶呦,早知道这店不是人开的,哥早就出来了。”叶修说着就从韩文清帽子里飘出来,他出来的一点预兆都没有,本来就哆嗦得厉害的花栗鼠此时如同被打了一记僵直,彻底吓傻了。

“不是我说,你这照片刚拿出来,哥差点被闪瞎了,没挂店里你还算上道。”叶修趴在韩文清肩上,探过头看着照片里如出一辙的两个闪亮亮的地中海。

“我真的是正经生意啊,Inever hurt anyone啊,老板。”花栗鼠努力把自己胖乎乎的身子缩成一团,看起来又蠢又可怜,叶修想要不是他那中英交杂的鸟语,和变成人形后老冯一样的发型,也许自己还会觉得他有点萌。

“你想多了,我……我们只是来吃饭的。”韩文清把照片和钱包都放在柜台上,对面的花栗鼠眨了眨眼睛,还是一副泪眼汪汪的样子,韩文清点了点头,然后他拿起菜单,说:“给我一份起司汉堡套餐。”说完他把钱放在桌子上,转身就找了个座位坐下。

花栗鼠似乎终于反应过来了,他从胸口的衣袋里抽出一张手帕,擦了擦眼泪,然后响亮的擤一下鼻涕,匆匆忙忙就去了后厨。

韩文清看着那份明显不是正常分量的食物,没说什么,便开始默不作声地用餐。叶修如今不需要吃东西,就托着腮坐在他对面:“我还以为按张新杰的要求,你们霸图一定不吃这种垃圾食品。”

“新杰他自己也会吃酸辣粉的。”韩文清一边回答,一边淡定地咽下一口汉堡。

端上餐点并且使劲擦了擦那张桌子之后,那只胆小的花栗鼠就一直躲在一边畏惧又好奇地看向这一人一鬼的组合。

“老板,你这位朋友……”

“他中了地精的诅咒,我要带他去找解除的方法。”

“可是,地精没……”花栗鼠颤颤巍巍地开口,却见对面的叶修龇牙对他笑了笑,立刻吓得一个哆嗦闭上了嘴。

韩文清没注意到这一切,他用餐完毕,打算和叶修继续赶路,便站起身准备出门了。

花栗鼠说着“慢走”送到门口,叶修像是想起什么,回头问他:“你过去是做什么,我总觉得你那老板的称呼怪怪的。”

花栗鼠抖了抖,结结巴巴回答:“足……足疗保健。”

两个人脸都黑了黑,吓得对方一溜烟又跑回柜台后面,只露出两只湿漉漉的眼睛看着门口。

叶修钻回韩文清帽子里,两个人出了门,远远听见后面一句“慢走,老板。”

“怪不得这么害怕你,原来以前是做这个的。回来要不要报上去啊?”

“冯主席还在照片上呢。”

“细思极恐啊老韩。”

“别想就行了。”

004

下午走了些时候,他们穿过一片树林,这种地方,向来没什么人烟,叶修便从帽子里钻了出来,跟在韩文清身旁,一路飘着。他如今脚不着地,飘在半空中看上去比韩文清还高半个头,这让他本来因为无法抽烟而焦躁的心情平复了不少。

一只汪星人从他们身边飞快地跑过,速度太快以至于刮掉了韩文清的背包,里面的东西掉出来不少。

汪星人用新房角度回过头,一种莫名的魔性像精神污染一般袭来,在那双带着说不出的嘲讽感的眼睛的注视下,即使是精神力强大如韩叶二人,都感受到了一丝来自世界的恶意。

“抱歉,我太着急了。”汪星人看着他们,道歉道,“忘了自我介绍,我叫doge。”

“没关系。”韩文清弯腰把掉出的东西重新收拾回包里,他冲doge点了点头,对方依旧看着他,尽管这样不太礼貌,韩文清有一瞬间还是很想问问对方一直保持这个角度会不会不太舒服,但在那之前他先要强迫自己不要转过头错开视线。

“为了表达我的歉意,我诚挚地邀请二位到我家小坐。”doge鞠了一躬,韩文清对着他背上那块皮毛,仍隐隐觉得自己看到了那张脸。

韩文清本来打算开口拒绝的,叶修却是笑笑:“那麻烦了。”

十五分钟后,两个人坐在一处空地上的小木屋里,干了一碗对方递上来的恒河水。

“其实我们是一个种族,平时是化成人形的。”doge这么说,“我们的族人分布在世界各处,比如说这个。”他说着拿出一张梁静茹的宣传照,“还有这个。”他又拿出了一张水树奈奈的照片,“这些都是我们优秀的族人。”

叶修若有所思地点了点头,说:“贵圈果然人才济济。”

“夸奖了,我们这一族因为一些原因,一直很少朋友,能被这么理解,真是万分荣幸。”doge这么道谢,他又为两人倒了一杯阿帕茶,“不过,我家族的一小部分人总是喜欢随处打上印记,但其实我们族人向来热爱和平,他们感到精神污染并非我们有意为之,但为什么会这样,我们也没有研究出来。”他说着拿出几张照片,这一次无论是叶修还是韩文清都立刻移开了视线,叶修凑到韩文清耳边,小声道:“老韩,怎么办,我觉得有些眩晕。”

“没事,你现在是阿飘,应该恢复的比较快。”韩文清这么安慰了一句,幸好他们刚咬完耳朵,doge就收起了那些照片,韩文清顿时觉得呼吸轻松了不少。

“你一个人生活吗,就没有家人吗,弟弟妹妹之类的。”叶修这么问。

“别提妹妹,这世界上简直没有比妹妹和上帝更糟糕的东西了。”doge有些生气的叫道。

“真抱歉我刚刚失态了,你们要来点小饼干吗?”doge这么问他,韩文清视力很好,他瞥了一眼台词那边的饼干盘子,撒着巧克力豆的曲奇看起来很诱人,但总觉得带着些不对劲,看起来简直像doge一样。

“不用了,我这位朋友有一些麻烦,我们还要继续赶路。”韩文清摆了摆手拒绝了对方的好意,这么说。

“这样吗?”doge点点头,“对了。没什么可以给你们的,这个给你们把,如果你们是去山谷,也许会用得上也说不定。”他说着起身去柜子里拿出一袋东西。

韩文清看着包装上熠熠生辉的三个字“金坷垃”,“不流失不蒸发,吸收两米以下氮磷钾,小麦亩产一千八”在脑海里刷屏而过,但他面无表情地点点头,向对方道谢。

Doge把他们送到屋外,外头月亮已经升起来了,韩文清和叶修继续赶路,他们要在月亮被云彩遮住之前穿过树林到树林外的小镇投宿,头上的月亮胖乎乎圆滚滚的,月光白花花地照在地上。

“你说他为什么这么讨厌妹妹和上帝?”

“大概是因为阿妹你看,上帝压狗吧。”叶修这么回答,然后他顿了一下,“不过,老韩,你看月亮,我好像看到doge的脸了。”

“是错觉,别看。”

“哦。”

005

傍晚的时候,他们顺利到达了树林那一头的小镇。旅店就开在镇口,怕招惹不必要的麻烦,叶修又飘回韩文清的帽子里。

“我住店。”韩文清把钱放在柜台上。

老板看一眼这位自带凶狠气息的客人,没说什么,毕竟到了这儿就快到山谷的入口处,什么人和鬼他没见过,叶修在韩文清帽子里打了个小小的喷嚏,阿飘是不会生病的,他猜是有谁背地里念叨他了。

叶修那一声喷嚏不大但还是有些声响,四处引来一些视线,韩文清淡定地接过了找零,然后抬头摁了摁帽子。

虽说对方这么做,既没有痛处也不会难受,但空间猛地变小了,叶修还是有点不爽,他点燃一支烟,一口烟气直接散在韩文清头顶,他餍足地叹了口气。

“你感没感觉到,不是人类的气息,除了说不定还能小赚一笔呢。”

“嗯,就在附近。”两个冒险者小声交谈着,循着气息看过去,就见一张坚硬威严的脸,心里立刻打起了鼓。

恰好叶修那团烟气吐在韩文清帽子里,微热的温度一在发间滚动开,韩文清脸色骤然一黑,对面的二人立刻背过身去不再说话了。

韩文清和叶修并不知道一出,韩文清只转身上楼进了房间,刚进屋子就把头顶的帽子一甩,叶修就势飘了出来,他刚刚点燃的那支烟还没熄灭,现在被他用手指夹着,看上去更像是悬在半空里的,在韩文清眼里,说不出的烦人。

而这种烦躁,若是平日里,早变成一股邪火被韩文清发泄在对方身上,一般意义上我们可以把这种行为用三个字形容,霸图粉丝向来深谙此道,这三个字叫“干死他”,不过相比起粉丝们的言语攻击,韩队长向来是行动说话。不过现在叶修飘在半空中,没有实体也没有触觉,韩文清只得在床边坐下,把随身的背包放下,又脱去了外套,露出精壮的上臂肌肉。

叶修看着对方只穿着一件紧身背心收拾床铺,不知为何有点喉头发紧,他有些惊讶于原来阿飘也会有这种感觉,又或许是韩文清早就把那种悸动和痒深刻进他的骨髓,这么说不免有些矫情,不过他们有小半年没见了倒是真的。

叶修舔舔嘴唇,看韩文清倒是面色如常地铺好床单,准备睡觉,蓦地有些不爽。

“你如今这个形态,应该不用躺下,只在旁边飘着……”韩文清话没说完,叶修半透明的唇就贴上来了。没有记忆中熟悉的柔软而微凉的触感,如今他能看到那个半透明的唇瓣紧贴着自己的唇,却没有任何触感。然而韩文清还是感受到了骚动,从心底涌起的,带着欲念和一些微胀的酸涩,这是他第一次清楚地意识到,他对叶修的欲望竟然不夹杂一点肉体的成分。

并没有深入,这个没有任何触感却又带起莫名欲望的吻其实只是一个简单的触碰,叶修很快就飘开了,他退开一点,重新又飘回半空中,有些有趣,有些得意,有些好笑地看着恋人微微鼓胀的裆部,笑道:“老韩,我可没想过我对你影响力这么大。”

韩文清冷哼一声,不置可否。

“不过我们也确实有小半年没见了。”叶修托着下巴,“你也别忍着了,要不自己撸出来呗,反正你怎样我都见过了。”

韩文清脸又黑了几分,叶修不管他,接着道:“生撸确实为难人,要不我给你叫两声。”说着他咿咿呀呀哼了两声,没一点撩人的意味,坏了的风箱似的,除了烦人还是烦人,韩文清原来那点兴致也给他彻底败没了。

他掀开被子躺下,黑着脸喝道:“睡觉。”

叶修发出一阵低哑的笑声,他飘过去帮对方关上灯,然后黑暗里传来韩文清带点哑的声音:“等变回来了,你给我等着。”

那点哑刮着耳膜,刮得叶修心头也有些不安稳,他笑笑:“好,我等着。”

006

第二日一早退了房,二人继续朝山谷走。离山谷入口越来越近了,眼前的景色变得开阔。正午时分,眼前那条一直不急不缓的小河终于越流越宽,韩文清停住脚步,叶修也从帽子里钻了出来,纵然这些年来走南闯北,游历四方,两人还是不由发出一声小小的惊呼。

湖水平静没有一丝波澜,此刻正是日光最盛的时候,阳光折射下,那汪湖水显出一种深沉而瑰丽的蓝,静谧又鲜艳。湖其实并不大,一眼就可以看到那端山谷的入口。

不过比起景色,韩文清握了握拳头,周身是一种蓄势待发的压迫感,叶修自然清楚,这湖这般小,又无活水更换,不但能保持自身的洁净,还不断有水流出,想来必然是湖底住了什么,只是不知是好是坏,是凶是善,无法不小心。

果然,原来平静如砥的湖水突然被搅乱,猛地翻起波浪,带来一阵劲风,韩文清下意识地退后一步,又忙回头查看叶修情况,见对方已经躲到一棵树后头,看上去并没有什么不妥,这才放下心来再次看向湖心的漩涡,波涛渐渐小了,露出个模模糊糊的人影来。

“少年人,别那么急躁。”水雾散开,是个操着一口粤语的少年,尽管表情销魂,但看得出年龄也不过十六七岁,这么叫韩文清着实奇怪。

韩文清并没有收势,全身的肌肉仍然紧绷着,“你是谁?”

“我并不只是一个人。”又是一阵水雾,那张脸已经变成了一个饱经沧桑的中年人,带着一股东北腔,“你可以叫我全明星。”

听到这儿,叶修也忍不住抽了抽嘴角。

“不用担心,我并没有什么恶意。”这次是个非洲人,“妈妈的。”他说着挥了两下手,带起的刀风劈断了近处的两棵树,叶修也干脆离开了刚刚避风的树,飘到了韩文清身边。

“抱歉,东仙队长的手刀总是不受控制。”戴着一副眼镜的男人字正腔圆地说道,“不过刚刚是从人群里钻出一个……”

“梁非凡!!!”

“凡——凡——凡——————”包大人的声音伴着山谷的回音一起响起“这是肥音你懂吗?是肥音你懂吗?肥音你懂吗?音你懂吗?你懂吗?懂吗?吗?”

“老韩,我好像懂了,又好像没懂。”

“你想做什么?”招式被他收起了,但是韩文清并没有完全松懈下来。

“只是想要讨要一点过路的礼物,要知道支撑起这里的湖水并不容易。”全明星有些为难地摇摇头,此刻他是一团模糊的水雾,并没有实体,话音刚落,各种声音此起彼伏。

“不喝大力我浑身难受。”

“非洲农业不发达,一定要有金坷垃。”

“日本资源太缺乏,必须要有金坷垃。”

“吔屎啊,梁非凡。”

……

叶修掏了掏耳朵,他飘过去,绕过还有些发愣的韩文清,拉开背包掏出那袋doge给他们的金坷垃,然后冲着湖中心的人摇了摇“这个可以吗?”

“当然可以。”全明星高兴地唱了起来,“小麦亩产一千八。”

叶修一扬手把那袋东西扔过去,韩文清也回过神来,两人绕过湖水就继续向前走,摇摇听到身后,传来一句“最后祝你,上帝压狗。”

“这也算标准结局了。”

“好评。”

007

山谷的入口就在眼前,此时无人,叶修也不再躲回对方帽子里,就在前面飘着,“按着张新杰的意思,沿着入谷的路直走,再左转就能看到长着植物的谷地了。”

韩文清点点头,却没有应和对方的话,叶修也没觉出什么不对,只接着道:“那快点走吧。”

那株植物很显眼,找起来也不难,但前面一番耽搁,等到他们画好法阵,将那株花放在法阵中心,准备好这一切,太阳已经渐渐落山了,夕阳投下一大片明媚而斑驳的阴影。

“下面要麻烦你啦,老韩。”叶修晃晃悠悠飘进法阵中心,他看起来表情闲适,没有一点担心或是焦虑。

“先等等。”韩文清抿着唇,看了看法阵中间的老对头,也是相恋多年的爱人,他语气不急不躁,没有责备也没有怀疑,“我们先把问题搞清楚。”

“什么问题?”叶修点燃了一支烟,在夕阳下也不抽,只让它慢慢燃着。

“比如你身上到底是不是地精的诅咒,你把我带到这里又是要做什么。”

“你什么时候发现的?”

“一开始我就觉得不对劲,你那点臭脾气。”韩文清冷哼一声,“要是真出了这种事,你还会来找我?”

叶修摸了摸鼻子,有些尴尬地笑了笑。

“况且你对地精说的那句话,你虽然说话嘲讽,不过嘲讽和恶毒还是有区别的。”韩文清没看叶修只是继续说,“况且,刚刚在湖那里,虽然怪了点,但全明星某种意义上该是算湖神,你若是真是鬼,怎么敢近身。”

“不错,不愧是哥看上的人。”叶修笑着从法阵里飘出来,“那这一路上你倒也没说什么?”

“你这么做自然有你的道理。”韩文清摇摇头,“但我信任你却是我自己的选择。”

叶修把烟丢了,抿着唇对着对方笑了笑,太阳的最后那点余晖散去了,月亮升起来,柔柔地洒下一地光。

“现在,解释一下,你为什么要这么做。”

“这确实是个古法没错,不过不关地精什么事,是哥自己给自己下的。”叶修眨眨眼睛,“施法者会变成半幽魂状态,需要有指定人通过法阵和植物解除魔法,魔法解除的同时,二人会缔结灵魂契约,即刻起生效。”

韩文清愣了一下,但立刻反应过来对方的意思,他张开嘴刚想说话,就见叶修对他眯着眼睛笑了笑,道:“所以,老韩,我在向你求婚,要接受吗?”

“滚回阵中心站好。”韩文清喝道,魔法在掌心聚成一团小小的光球。

“其实老韩,这法子没人试过,我也不知道行不行啊。”叶修飘回法阵中间,他这么对韩文清说。

“放心,我在呢。”韩文清冷笑一声,“你先想想变回来了今晚怎么过吧。”

以法阵为中心,耀眼的光辉照亮了半个山谷,那一瞬间,韩文清觉得心头微微一动,像是被什么东西系住了,轻轻打了一个结,属于另一个人的心跳一声一声和自己的心跳声交融在一起。

亮光渐渐消散了,韩文清迈步往法阵中心走,叶修整个人还被一大团烟雾包裹着看不清样子,韩队长开始认真考虑洞房花烛夜怎么度过,直到他听到那个熟悉又陌生的声音。

“老韩,好像出了点问题。”叶修看着自己长出一节的袖子,清脆的童音里带点软软的奶味,十岁的小男孩抬起头有些无奈地眨了眨眼睛。

FIN

评论(14)
热度(103)

杂食又洁癖,主业追星,不定期掉落产出

© 紫玲忆 | Powered by LOFTER