紫玲忆

【全职高手韩叶】笔与镜头003

打开文档一边码字一边等着最后一次更新,什么样的结局我都会笑着看下去,这是虫爹给他们的结局,可我给他们的故事才刚刚开始呀>w0

最近被更新虐的不轻,自己发糖吃,这一章傻白甜傻白甜傻白甜,重要的事情说三遍

003

这还是他们学生时代的习惯,这个年纪的男人还这样做看起来不免有些傻气,但指节相撞的那一瞬间,叶修只觉得十年前的那腔热血再次在自己胸口涌动。

叶修和韩文清是大学同学。虽说现在提起两个人,外面都是一起说的,资历水平都算是同一辈儿,也少有人记得,韩文清比叶修长一岁,入学也早一年,说起来也算叶修的学长。

第一次见面是在新生登记处,韩文清坐在接待处,新生须知在桌上码成整齐的一摞,他板着一张威慑力十足的脸,现在想起来,叶修还是觉得好笑。

“你说你们当时怎么想的,把你搁那儿,给学弟学妹立威也不是这么立的呀,这一来还没感受到学院温暖就给你这儿吓哆嗦了。”那是在他们熟了之后,第一次组队写策划的休息时间,叶修这么问的时候伸手去戳韩文清眉心。

“那阵子学生会缺经费。”韩文清不急不慢地说,随手拨开叶修胡作非为的手,“他们说我负责接待,说不定会有额外收入。”

“怎么样,收了几个钱包?”叶修抿着嘴角笑,开起玩笑都一本正经,真不愧是老韩啊。

“我都给交到失物招领处了。”

“啧,看来什么也没赚到。”

也不算,倒是认识了你这么个人,韩文清看着身边的人,叶修打了个哈欠,懒洋洋地舒展开修长的四肢,桌前摊开的纸上密密麻麻写着补充内容,对方指尖白皙沾着点墨水的痕迹,他也活动了一下手腕,才淡淡地答了一句:“嗯。”

说来,当初报到的时候,叶修给韩文清的最初印象,就是那留着淡淡墨水痕迹的指尖。

报到时间截止到下午六点,但其实过了五点就没什么人了,各个学院的负责人也开始慢慢收拾东西,韩文清仍旧坐着,但看着天边那点霞光,也开始有些走神了,直到那只漂亮的手慢悠悠地扣了扣他面前的木桌子。

叶修在一堆新生里确实出挑,倒不是因为长相身高,只是他自然带着一份从容和闲散,不同于那些背着大包小包,开始前就排着队等着报到的新生,他只背着个双肩包,白体恤,垮着身子站在夕阳里,嘴角是个不咸不淡的笑。

他那副样子倒不像是新生了,游刃有余地如同个随意逛逛的老生,韩文清咋一下没反应过来,还当对方是外院派来办事的,却见叶修不急不忙从口袋里掏出一张录取通知书,笑着道:“学长,我报到。”

那句学长叫的,不知怎么,怎么听都不对味,没点尊敬的意思,反倒是带着点嘲讽,韩文清倒也没管,他虽然一向以严厉和压迫感闻名,却对资历辈分一向看得淡,此时也只是接了叶修的通知书,然后把新生须知和装着饭卡和钥匙的信封递到叶修手里,接东西的那双手修长白皙,指尖有淡淡的墨水痕迹,他抬头看一眼叶修,那种懒洋洋的笑容看着有些让人上火,但意外的并不烦人。

“谢啦,学长。”叶修转头走了,背对着韩文清挥了挥手,就朝宿舍楼那边走了,韩文清低头看一眼名单,孤零零地就剩一行了,他提笔顿了一下,然后在叶修的名字后头打了一个勾。

不过也就是那第一次见面叶修叫了他一声学长,新老生见面会之后,这位就一叠声的喊上老韩了。韩文清倒是不在意,反正就是个称呼,比起第一次见面那句半凉不热的学长,后来的称呼倒是更讨喜一些。

“你这人向来自来熟,之后都老韩老韩的唤上了,当初那一声学长倒也不含糊。”后来苏沐橙成了他们的直系学妹,有日闲谈时提起这段往事,苏沐橙也觉出些趣味来,她指尖一翘,指着叶修,抿嘴笑着。

“那不是后来知道名字了嘛。况且该有的礼节还是有的。”叶修摇了摇头,嘴角是个狡黠的弧度,他已经大三了,只在学生会挂着个空职,韩文清更是已经开始为实习和论文忙碌,不过两个人霸占会议室讨论的习惯倒还是一点没变。他伸直桌子下的两条长腿,打了个哈欠,才微微侧头看向韩文清,“你说是不是啊,学长。”

“幼稚。”韩文清低低地训斥了一声,叶修嘴角的笑意更浓了一点,他不置可否地冲苏沐橙耸了耸肩,然后接过对方递过来的那瓶水,舔了舔起皮的嘴唇,一仰脖子喝了个干净。

不过他们的合作也仅限于工作,大多数时候,他们领着各自的队伍站在讲台的两边,从大一到毕业,互不相让地争斗着。

“老韩那控制狂,谁受得了他?”

“叶修是合格的队友,却不是适合我的队友。”

“何况。”叶修勾住韩文清的脖子,懒洋洋地挑了挑眉,“我们两个组队,你们扛得住吗?哥这不是为你们留条活路吗?”

在一片半开玩笑的“不要脸”、“没下限”的咒骂声里,他漫不经心地笑着,抬起手,曲起指节,和韩文清轻轻撞了一下拳头。

毕竟长一届,韩文清毕业那天,叶修懒散地倚在对方寝室门框上,“你真没考虑继续读下去?”

“之前学校和我说了,我拒绝了。”韩文清站起身,他最后检查一次确认没有东西遗漏,

他回过身,看着这几年来的老对手,“毕竟,记者还是要在社会里,才算是记者。”

叶修眼睛亮了亮,然后他勾着嘴角笑起来,“一人职场打拼,寂寞的时候别想哥呀。”他从兜里掏出一支烟,慢悠悠地点燃,叼在嘴边。

“一年而已。”韩文清迈步走过去,他抬手和叶修碰拳,就像这三年里做过的无数次一般,然后伸手抽走叶修叼在嘴边的烟,放进口中深吸了一口。他不是不会抽烟,却是很少碰的,烟气呛进鼻子里,他不由皱了皱眉头。

叶修看着老对头微微皱起的眉头,不由嗤笑出声,他拿下烟,摁灭在水泥墙上,迎着对方带着责备的眼神,眨了眨眼睛。

“胡闹。”韩文清低低地斥责了一声,不知是指那支被叶修随手摁灭在墙上的烟,还是刚刚那烟时轻轻擦过他嘴唇的手指。他看着比他矮上一些的男人,眼睛明亮,带着点狡黠,眼神暗了暗。

烟头掉在地上,叶修有些茫然地睁大眼睛,他的手还搭在对方肩上,松松地,不推搡也不迎合,然后他放下手,指尖有些灰白的墙灰蹭在韩文清笔挺的裤子上,“喂,老韩,我现在是不是该闭上眼睛呀。”

“你闭嘴就行了。”

于是,他笑笑,难得赞同地闭上了眼睛。

蜻蜓点水般的一个吻,韩文清很快就退开了,这是之后十年里都少有的温存时刻,他们的第一个吻,因为太清纯反而意外的带上点羞耻的意思。

“世道险恶,英雄挺住啊。”叶修抬手拍了拍韩文清的肩膀,嘴唇还泛着红,嘴角那点笑意像是在韩文清心头点下一颗朱砂痣。

“你才是,一年后,别连和我较量的资格都没了。”他抬手搭上自己肩膀上那只手,但并没拂开,只把手虚握在上头。

“那自然。”

“不过真没想到啊,老韩你还能想到朱砂痣白月光这种酸的倒牙的比喻。”叶修托着腮,搅着自己面前那杯咖啡。

“你也就算根狗尾巴草,哪来的那么好的感觉。”韩文清拿过对方面前过多的放糖,把牛奶倒进那人杯子里。

“狗尾巴草就狗尾巴草呗,哥知道老韩你不需要红玫瑰和白玫瑰,也就哥这样生命力顽强坚忍不拔地才受得了你那张钱包脸。”叶修眯着眼睛笑了笑,并不在意的样子。

生命力顽强,坚忍不拔,韩文清在心里头默念着,况且,一种下,也就再也拔不走了,他摸了摸左胸口,那有一颗叫叶修的种子,牢牢地埋着,最终枝繁叶茂。

TBC

评论(3)
热度(30)

杂食又洁癖,主业追星,不定期掉落产出

© 紫玲忆 | Powered by LOFTER