紫玲忆

【全职高手韩叶】笔与镜头002(双记者paro)

相声联盟顺利关窗了

所以来填这边的脑洞啦!

002

叶修下飞机的时候,虽说是做好了心理和生理的双重准备,还是被北京世界闻名的空气呛得咳嗽了一声,其实他该知足了夏末秋初这段时候是这座城市难得明媚的日子,否则若是赶上雾霾天,飞机能否顺利降落都说不准。

接机的是苏沐橙,他们两个少年的时候便结识了,当初叶修大学报考志愿,没有选父母要求的金融,而是选了新闻专业,也有不少要感谢她哥哥的帮助。苏沐橙比他小上几岁,叶修在象牙塔里已经混得如鱼得水的时候,苏沐橙还在备战高考,为了顺利走过那条挤着千军万马的独木桥。

从本心而言,叶修是万万不想苏沐橙进入新闻行业的,正因为自己是做一行的,才知道里面水有多深,一个女孩子想要在这个行业干出一番事业又是多困难。

“我又不想成为什么名记者,我只要在你身边就好了。”女孩子笑起来眉眼弯弯,五官已经张开好看的紧,可还是带着些稚气,说这句话的时候尾音拖着,撒娇一般。

可今天,当初那个跟在他身边,说话总像是在撒娇的小姑娘也成了独当一面的媒体人了。叶修看着远远走过来的苏沐橙,今天是周末,所以她穿的很随意,开衫外套牛仔裤,画着淡妆。其实和周末也无关的,叶修离开嘉世后不久,苏沐橙也甩手不干了。她在好多家报纸杂志都有自己的专栏,人气极高,也无需紧扒着嘉世这一家,何况嘉世私下这样给叶修下跘子,苏沐橙还愿意呆下去才是出了鬼。

叶修这几年很少回来,战地的环境也没法视频,所以记忆力的苏沐橙似乎还是当年马尾轻甩,一脸稚气的样子。虽说还像当初一样喜欢依靠叶修,可眼角也渐渐收敛出独当一面的气势来。

“这天气比想的还够呛啊,战场里也就是多吃点灰。”叶修摇摇头,点起那根烟,“不过,比起空气,回来之后,国内烟我还得适应一阵子。”

苏沐橙看着叶修少到不能再少的行李和点燃的香烟,不赞同地皱了皱眉头,这个人总是不知道把自己照顾好,然后她说:“那干脆戒了好了,抽多了也不好。”

“我这一下飞机就逼我戒烟,苏沐橙大大,心也太脏了吧。”他放下箱子,抬手揉了揉对方的头发,语气里带着点笑意,他一个人在外面久了,烟抽得凶,多年没听过劝他戒烟的,突然听了,也不烦,倒有些暖意。

“这是为你好,你也不想想这儿的空气质量,不抽烟都给你把肺搞黑了,你自己还一根一根地赶着糟践身体。”苏沐橙一边说一边领着叶修往停车场走,“过去你在外头没人管你,你自个儿也没个谱,又是熬夜又是狠抽烟的,以后别想回来。”她硬底的平跟鞋走在地上哒哒作响,说到最后一句的时候猛地回头,瞪了叶修一眼。

叶修脚下一顿,然后抬手摸了摸鼻尖,他不知道要不要告诉苏沐橙自己在中东那阵儿也不是没人管着。韩文清每一封电邮后头都固定格式一般写着“少抽烟,早点睡”,挺暖人的关心他那儿说出来都弄得和威胁似的。说来,叶修终日在战场里滚,按常理若是关心也该写些注意安全,韩文清却从来不提。他不提,叶修也懂,这种事他们两人都管不了,况且若是真在战场死了也是荣耀,按韩文清的意思,他不希望叶修死在熬夜猝死或是肺癌晚期这种没出息的死法上。离得远就算韩文清再有威慑力也没法真对叶修做出点什么,不过每次通信后,哪怕只有一两天,叶修还是会注意一下自己的作息,点烟的次数也少了不少。

这些事若是让苏沐橙知道怕是要笑话他了,叶修想了想还是没说,腿一迈就进了苏沐橙的车。车子开出机场,往市中心驶去,但没开多久,就堵上了,叶修托着腮看窗外,一副百无聊赖的样子。

遇到这种情况,苏沐橙也没办法,她用指节敲着方向盘,看着正前方动也不动的长龙,侧脸对着叶修说:“所以我和你说尽量坐早一班的飞机,你看这就赶上晚高峰了。”

“哪有那么容易的,说早就早,能有飞机回来都不错了。”叶修嗤笑一声,“不过,这么些年,这儿的路是越发不好走了。”

苏沐橙知道他话里半真半假总夹着些其他东西,车子在路上堵得严实,她干脆松了方向盘,曲起手指在叶修脑门上轻轻一敲:“一回来就想这些,你也不觉得累。”

“臭丫头,没大没小的。”叶修笑着把对方的手抓开,刚被敲那一下他也有点懵,现在倒是变得哭笑不得了,“我可没这么说,你倒是会想呢,我又不是天生劳碌命,难道不知道休息吗?”

苏沐橙给了他个不信任的眼神,“你是不是劳碌命,你自己最清楚。”她气呼呼地说,“你自己说的要休息,先说好了,这头两个星期给我好好歇着,不准工作。”

“是是是。”叶修举手投降,心里却是惦记着他从中东带回的那些还没整理好的照片和稿子,他这次受伤突然,回来的也仓促,好多东西都只是带回来,还不成型。不过,叶修摸摸下巴,这些东西在家里搞也是一样的,沐橙未必知道。

看叶修这样算是妥协了,苏沐橙叹了口气:“也不是我任性,你心总在外头,我拉不住也不打算拉,虽说知道你出事的时候我怕得要死,但记者那点心思,我是媒体人,我也清楚。做不了什么,大概也就是在你回来的时候把你看紧点了,免得糟蹋了自己。”

“沐橙。”叶修眨眨眼睛,他和苏沐橙一向如家人一般,他知道对方一定总是记挂自己,却没想到当初那个只会跟在他和苏沐秋后头的小姑娘如今也这般成熟了,“对不起,我道歉。”

“哼,全世界最没诚意的就是你的道歉。”苏沐橙闷笑一声,“不过今年逃不掉,一定要给你过生日。”

“这就免了吧。”叶修下意识地退了一下,才意识到自己身后只有车门了,他向来最讨厌过生日,却挨不住苏沐橙最好折腾这个,往年在外能免就免,这下可好,连逃的理由都没有了。

见叶修这样,苏沐橙也笑,也就她这几句能拿得住他。她这兄长一向又嘲讽又没下限,行业里从上到下,被他气得一口老血的不在少数,偏偏他自己又从来不露破绽,让好多人那口血只能积在胸口,郁闷得很。这次嘉世使了个绊子,叶修也回了国,看似是嘉世占了先机,也不知有多少人探着脑袋等着看叶修的笑话。不过苏沐橙清楚得很,回国是叶修自己的意思,从以前开始就是,不管是什么事,只要是叶修自己的意思,那些看热闹的被打脸不过是早晚的事。

叶修懒得管,可她是看不惯的,必定要跳到那些人面前好好问问他们打脸疼不疼。想到这儿,苏沐橙不由噗嗤一声笑出来。

“笑什么呢?”

“没什么。”

“你也知道我就拿你没办法,倒是还喜欢话说一半吊着我。”

这是车流又缓慢地移动起来,苏沐橙心情极好地哼着小曲,真是张口就来,哪里是只拿我一个人没办法,你把韩大记者放哪儿去了,苏沐橙心想。叶修还当她不知道他和韩文清的那点事,谁知道她心里头明镜似的,不过仔细想想也就霸图那位铁面无私的名记者能镇得住自己这么个没皮没脸的哥哥了。这么想着,她瞟了一眼身边依旧支着脑袋看风景的叶修,突然有了些玩心,方向盘一转,就去了另一个方向。

叶修本来也没在意,只当苏沐橙是带他去公寓,却发现路边的风景越来越熟悉,战场上锻炼出的危机意识让他感到不太对劲,懒洋洋地对苏沐橙道:“沐橙,我这刚下飞机,一身风尘的,见客不太礼貌吧。”

“不是什么客人,是你的熟人,况且我打包票,他肯定不嫌弃你现在这副样子。”苏沐橙仍不说她要带他去见谁,只眨眨眼睛买了个关子。

不过很快就不用她告诉叶修了,因为霸图的巨幅海报墙已经渐渐出现在视野里,叶修转头,只看见自己一手带大的女孩得意地看着自己,越发意识到了家庭教育的重要。

不过他很快也没心思感慨这些了,苏沐橙的车靠边停下,叶修刚要开车门,门却是已经被从外面打开了,他一抬头,韩文清那张威慑力十足的脸映入眼中,他们有几年没见了,对方没怎么变,眉心习惯性锁着,嘴角是个坚毅得有些硌人的线条。

“哟,劳烦你开门了,好久不见啊老韩。”

“好久不见。”那个声音硬邦邦地回复他。

叶修笑了,抬手和他击拳。

TBC

评论(1)
热度(34)

杂食又洁癖,主业追星,不定期掉落产出

© 紫玲忆 | Powered by LOFTER