紫玲忆

【全职高手all叶主周叶】荣耀相声联盟030(全文完结)

终于顺利关窗了。no more me,顺利写完真是太好了,中间因为自己的拖延症一度断更,按我正常的尿性也许就真的坑了,但最后还是跌跌撞撞写完,感谢一直支持的GN们,其实我真正想买的安利是相声的,快来一起听相声啊233333333

校对,改改错别字之后,就把txt版本放出来

不过本子的话GN们如果愿意也可以买来垫桌角啊【什么鬼

以上,希望他们的故事永不完结

030

封箱的时候叶修没把那个单口拿出来说,本来就是独一家,何况他本来也没打算用这个招揽人气。历来封箱演出比上平时要更热闹一些,也没那么多规矩,各家都是这样。叶修带着几个小辈说了个群口,也没定固定的词,多半是临场发挥。

上台前魏琛嘬着烟笑着拍他肩膀,“你也真敢,别给包子噎住了,传出去闹笑话。”

“这哪能,哪有徒弟师傅噎不出话的。”叶修整了整长袍袖子,随口答道。但一回头瞧见包子袖子撸到手肘处,拎着块不知哪儿捡来的砖头,勾着罗辑脖子一口一个小弟,打了个寒颤,叶修觉得虽然自己是很牛逼,但有时也该学会对现实俯首。

“包子你衣服怎么穿的,还有手上拎的是什么玩意儿,都快上台了,还不快放下。”陈果刚从前面进来,演出就快开始了,今天的报幕特意安排了苏沐橙来,姑娘打扮得当都在场边候好了,前面舞台的灯也暗了,陈果寻思今年这最后一场也务必顺顺当当,一掀开帘子,就见包子这幅样子,一口气差点没顺上来。

“老大说封箱就是图个热闹,要找自己最舒服的状态。”包子不甘不愿地把那块砖头放下来,罗辑好不容易从对方快把自己勒死的胳膊里逃出来,心有余悸地按了按胸口但还是转身把对方翻到肘部的袖子放下理好。

“都别愣着了,准备上台了。”叶修看着包子这头也处理妥当了,苏沐橙报幕的声音也隐隐传过来,他又整理了一下领子,准备上台了。一只脚已经跨上台子了,叶修像是突然想起什么,他半回过身子,对着包子,神色严肃地说道:“上台不准唱《狮子座》。”

演出顺利进行,台下笑声一片,台上叶修这一年来一直紧绷着的神经也慢慢放松下来,他长舒一口气,群口快说到结尾了,叶修心里安稳,果然机智如哥不让包子唱《狮子座》是对的。

“既然老大不让我唱《狮子座》,我只好为大家献上一首vae的《玫瑰花的葬礼》了。”

从艺十年,再乱的场面也见过,思维灵活,考虑周全,舞台经验丰富的老演员叶修一瞬间无言以对,他嘴角抽搐了一下,真是千不该万不该,偏偏忘了QQ音乐三巨头,不过也不错啊,终于可以乘上酷炫的00后东风了。

新年前的最后一场演出就这样落幕,结束的时候,观众并没有急着离开,有几张面孔已经是熟悉的老面孔了,叶修下台前,底下几声“叶老师,明年见啊”叫的心头泛暖,叶修眯着眼睛笑了笑,慢悠悠接茬:“行啊,明年涨票价了。”

又是那一串的“噫吁”,抑扬顿挫,句尾拐弯曲曲折折如同B市那些小胡同,那声音他熟悉,听了许多年,分明是个起哄,却比叫好听着更让人舒心起来,这次他停下脚步,对着台下已经站起却还不离去的观众恭恭敬敬鞠了一躬,才站直身子,看着那些灯光下泛着亮光的眼睛,轻轻笑道:“明年见。”

封箱之后,今年的演出就算是正式结束了,也快过年了,兴欣剧场的小楼渐渐冷清下来,连魏琛都背着行李会南方过年了。陈果虽说是独身一人,但亲戚在H市还是有一些的,平日里不往来节庆时总要走动走动的,况且她也想给父亲上上香为他讲讲自己这一年来的经历,苏沐橙说她想吃楼外楼的龙井虾仁了,问陈果介不介意她和她一起回去,女神大人发话了,老板娘像是点了狂喜乱舞GIF一样,哪有理由拒绝的。这么一折腾,三十那天竟然只剩下叶修一个人留在兴欣了。

陈果心里头本来是有些过意不去的,本打算问叶修要不要一起回H市,却是苏沐橙拽了拽她的袖子,摇摇头:“他有人陪着,果果我们两个人回去就行了。”陈果想想也是,就在走前把东西置办齐了,要做的事情也嘱咐清楚,虽说是只有两个人,但年还是得过的。

“交代你的事别忘了做,到时候我打电话给你。”留下这么一句,苏沐橙拉着行李箱就和陈果去火车站了,叶修倚在门上,点了一支烟,看着两个姑娘渐渐走远的背影,挥了挥手。

苏沐橙真的说到做到,从早上到下午她一个一个电话打过来指挥叶修扫尘整理,到傍晚的时候,终于把一切都准备妥当了,叶修洗了手打开了电视。十五岁离家之后,他十多年没看春晚了,连主持人都不是自己熟悉的那一波了,想起来自己都觉得有些好笑。

八点正式开始,节目乏善可陈,叶修小小地打着呵欠,却也不想调台,最终还是把《张双喜捉妖》的稿子拿了出来,对着灯又校对了一遍。九点多的时候苏沐橙的电话又打了过来,这次是报平安的,女孩子的声音很欢快,带着点吃饱喝足的餍足,挂电话前她像是猛地想起什么补充道:“本来是打算让你把春联贴上再下饺子的,想想还是两个人做得好,不过倒是把果果买的那些烟火给放了,放到明年受了潮就浪费了。”

叶修皱起眉头,他瞥了一眼电视屏幕,语气里也有些不情愿的犹豫。

苏沐橙在电话那头,叶修带着点敷衍的回答听得清清楚楚,她勾起嘴角笑道:“你家小周的节目在十一点,现在还早着呢,你急什么?”她和周泽楷同辈,平常都是叫名字,小周那称呼分明是学的叶修,何况你家两字被她咬得格外重,暧昧不明缱绻异常,分明是在调笑。

叶修自然听得出来,却也不生气,只答应下来,就在女孩子不怀好意的笑声里挂了电话。走到门廊果然看见柜子上放着陈果买来的烟火,想想离周泽楷的节目还早得很,晚会又实在无聊,便抱着去了外面的空地。兴欣的剧场在城郊,也没有禁烟花的限制,叶修把几个大的在地上放好,点燃了,他本来是蹲在一边,后来也不怕地上凉,就这么坐在地上,仰头看烟花一个接着一个在夜空里炸开。

他不是多愁善感的人,自然也没有对景感怀的兴致,然而这十年来,曾经身处巅峰,也曾跌落谷底,直到如今,他从头走起慢慢前行,一路尘嚣四起,可他从没有后悔过,对这门艺术,对这些人。那些炸开的烟花亮过天边的星,却没有任何东西亮过他的眼睛。

直到手机短信的提示音响起,叶修才低下头,这才感觉脖颈有些酸痛,他抬手揉了揉,发现已经十点多了,短信是周泽楷发来的,“就要上台了,我结束了去找你。”

倒是一点没说紧张的意思,叶修这么想着笑了笑,站起身拍了拍裤子,但想了想还是回了一条。

短信只有加油两个字,一如最初周泽楷发给他的,也和当初一样,我的加油不是为了给你鼓励,我知道你并不需要这些,我只是为了告诉你我和你站在一起。

他等了一晚上,节目也就十分钟,周泽楷一身黑色的长袍大褂,领口滚了金边,衬得人眉目英挺,长身玉立,叶修隔着电视屏幕看着英俊的恋人,嘴角不自觉地勾起。周泽楷节目的最后有一段太平歌词,本来是另一首的,却是叶修为他找了这一段更贴切的,冷僻些,也正是叶修教他唱了这一段。此时周泽楷拿起那把扇子敲着掌心打起节拍,声音从电视里传出来,叶修也跟着轻轻喝起来,两个人的声音交织在一起,掩盖着电视的电流声和观众的掌声,似乎这一段,只是他们两个人的一段。

周泽楷刚鞠躬下台,叶修就起身去下饺子了,他本来是打算用保温盒装一会儿的,毕竟市中心到这儿还是有点距离的。却没想到,饺子刚捞出锅,周泽楷就带着一身的清冷进了门。

“这么快,为这点饺子,小周你不至于吧。”叶修把盘子端上桌,又走去接过对方的围巾外套在衣架上挂好。

“新年,不想让前辈等太久了。”周泽楷笑了笑。即使是已经确定关系这么久了,他似乎还是对叶修的调侃有些束手无策,便总是对着他笑,笑起来的时候眉眼弯弯,带点无奈和宠溺,却成了最好的应对方式。

“先坐下,候场这么久,估计你也饿了。”叶修叹了口气,他倒是越来越拿小周没有办法,对外再嘲讽再无下限,到他这里,对方一个笑,心脏都给化得干干净净了。

一顿饭吃完也快到十二点了,两个人休息了一阵去贴春联。周泽楷扶着春联,叶修就站在旁边帮他剪胶带。快到零点的时候,各家都开始放鞭炮了,里屋电视里也传来倒数的声音,叶修依旧倚在门框上,微微抬头看着周泽楷专心致志的侧脸,在门厅那盏灯的照耀下,镀上了一层暖光。他张嘴说了几个字,但鞭炮声越来越大,在耳朵边炸开,周泽楷贴好最后一张胶带,转脸对着叶修大声问:“你刚刚说什么。”

“我说,辞旧迎新。”叶修一字一顿地吼出来,然后他扯出一笑容,叶修常笑,但也总是淡淡地勾勾嘴角,嘲讽得很,此刻却是不一样,如同在嘴角绽开一朵花,喜悦仿佛要从其中溢出。

周泽楷也笑起来,他伸手抓住对方的手臂,把人拉进,额头相抵。

然后在新一年的第一秒,在那盏昏黄的顶灯下,他们接吻了。

END

评论(17)
热度(65)

杂食又洁癖,主业追星,不定期掉落产出

© 紫玲忆 | Powered by LOFTER